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三):台灣企業總想學習美日星,那薪資成長的部分呢?

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三):台灣企業總想學習美日星,那薪資成長的部分呢?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台灣的基本工資增加速度遠低於韓國,其購買力的增加速度也遠低於韓國,若再比較立陶宛、英國、紐西蘭等地,會發現問題就在於台灣的消費物價和利潤率增加太快,因而超出了基本工資購買力的承受能力。

在美國,近年來的討論主要集中在將基本工資提高一倍以趕上生活成本,一些美國的州和城市已經這樣做了。如果美國將基本工資從現在的每小時7.25美元提高一倍至15美元,這將使低收入人群的消費需求和家庭消費支出恢復到美國的整體水平,這將有助於更快的提高利潤和經濟。

a
作者製作提供
數據來源: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

在新加坡,政府去年還決定實施一項為期六年的計劃,到2028年將低收入勞工的基本工資提高一倍——勞工的工資將平均每年增加約4000新台幣或10%。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勞工在2028年將獲得的基本工資仍然太低,因為到那時他們將獲得的工資是他們現在應該獲得的數額,根據新加坡學者計算出的滿足當今基本生活水平所需的最低收入的金額。不論如何,新加坡已經採取了行動,但台灣沒有採取類似行動。

a
作者製作提供
數據來源:On Minimum Wages, Singapore Is Playing Catch Up

在日本,企業也在推動提高基本工資的對話,以此作為啟動日本停滯經濟的一種手段。在今年日本參議院議員通常選舉之前,其主要反對黨日本立憲民主黨也提議將日本的基本工資從930日元提高38%至1500日元。

台灣實際上與這些國家處於類似的情況,今天的台灣是較不平等的已開發國家之一,再加上工資是最不充分和最低的,這為台灣帶來了個人健康與社會治安問題。由於台灣往往被排除在全球比較之外,台灣人沒有意識到低工資和貧富差距,正在加劇國家的許多社會問題,以及由此產生的心理和社會壓力。

當人要靠炒房才能翻身,經濟當然進入惡性循環

根據這篇文章的比較和日本的數據,鑑於台灣的工資增加緩慢,台灣的消費物價本不應該上漲。然而,由於消費物價持續上漲,這意味著台灣的工資跟不上生活成本,購買力也未能增加,甚至下降。但同時,考慮到消費者物價和利潤率的過度增加,這些錢必須流向某個地方,並被用來助長對房價的過度投資,而這反過來只會進一步惡化購買力。

由於工資受到壓制,導致經濟增加停滯,許多台灣人因此也試圖複製美國、新加坡和香港的方法,試圖以房子作為增加財富的手段,但這進一步加劇了問題, 導致台灣局勢更加不平衡

問題在於,台灣的房價上漲幅度如此之大,以至於房價已經超出了許多普通消費者的承受能力。台灣人要買新房,其他方面的消費就得縮減,而由於工資本就不足,其他基本生活必需品就更要縮減,進而拖垮其他中小企業。尤其是提供基本需求的企業,例如雜貨、食品和飲料、家庭必需品和電器、基本娛樂、教育和醫療保健、本地電信、銀行和保險服務,以及本地度假和旅遊服務等。

更糟糕的是,與經濟發展水平相近的國家相比,台灣的利潤和經濟實際上已經放緩,這意味著以炒房作為手段來加快經濟增加並不成功。

因此,由於台灣採用錯誤的經濟模式,讓工資壓制剝奪了台灣的經濟成長,高房價剝奪了其他服務業和工業部門的增加,導致經濟不平衡,增加動力不足。由於工資太低,無法維持台灣增加的關鍵引擎,即國內消費。

台灣或許終究需要一個警鐘,需要房地產泡沫破滅或社會問題惡化,台灣的決策者才會最終認真對待這個問題。

但我們真的需要等到那一天嗎?其實中國的房地產泡沫危機,已經給台灣一個教訓,利用房地產投機拉動經濟增加是一種不永續和危險的經濟增加方式。

正如本文其他部分所表明的,工資增加和增加國內消費,是促進台灣經濟和利潤增加的最永續方式。

如果我們將台灣與韓國進行比較,自2011年以來,兩國的利潤率一直以相似的速度增加。(利潤率是根據消費者物價增加速度超過生產者物價的速度之間的差距來衡量的,如本文其他部分所述。)

a
作者製作提供

然而,由於台灣的基本工資增加速度遠低於韓國,因此自2011年以來,其購買力的增加速度也遠低於韓國,如下圖所示。(購買力是通過基本工資增加速度超過消費者物價之間的差距來衡量的,如本文其他部分所述。)

韓國的高利潤率加上購買力的快速增加,也解釋了韓國如何以如此之快的速度擴張以超越台灣

a
作者製作提供

在立陶宛,其利潤率的增加速度也幾乎與台灣一樣快。

a
作者製作提供

然而,與韓國一樣,立陶宛的購買力增加速度也遠快於台灣。韓國和立陶宛的利潤率增加了約1.25倍,而它們的購買力分別增加了1.65倍和2.30倍。

台灣的利潤率增加速度與韓國和立陶宛一樣快(甚至比這兩個國家還快),但其購買力的增加速度卻遠低於這兩個國家,這表明台灣勞工的處境更糟。但重要的是,這也意味著台灣勞工沒有足夠的購買力,來擴大台灣當地的消費群,也無法幫助企業進一步擴大。

a
作者製作提供

我們可以比較購買力增加與台灣相似的國家,以用另外一個角度來理解這個問題。

在英國,其購買力的增加速度與台灣大致相同。

a
作者製作提供

然而,英國的利潤率增加速度遠低於台灣。

在紐西蘭,其購買力的增加速度也與台灣大致相同。

a
作者製作提供

然而,紐西蘭的利潤率增加速度也遠低於台灣。

在英國和紐西蘭,幾年之間購買力增加了約1.25至1.30倍,而利潤率僅增加了約1.05至1.10倍。然而,台灣的利潤率增加速度與購買力一樣快,甚至更快。

鑑於台灣的購買力增加緩慢,其利潤率的增加速度應該與英國和紐西蘭一樣慢。換句話說,台灣的消費物價和利潤率增加太快,超出了其基本工資和購買力的承受能力。

a
作者製作提供

如果台灣的利潤率應該像英國或紐西蘭一樣增加,那麼台灣的消費者物價應該根本沒有增加,甚至應該下降(下圖中的藍色虛線是消費者物價應該處於的水平)。

a
作者製作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