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三):台灣企業總想學習美日星,那薪資成長的部分呢?

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三):台灣企業總想學習美日星,那薪資成長的部分呢?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台灣的基本工資增加速度遠低於韓國,其購買力的增加速度也遠低於韓國,若再比較立陶宛、英國、紐西蘭等地,會發現問題就在於台灣的消費物價和利潤率增加太快,因而超出了基本工資購買力的承受能力。

顯然這並沒有發生。

因為正如我們在本文其他部分看到的那樣,在已開發國家中,每年的消費者物價上漲是大勢所趨,因為企業將尋求利用價格上漲來賺取更高的利潤,除非發生重大經濟危機扭轉局面。因此,即使在生產者物價下降的情況下,台灣的企業仍在繼續提高消費者物價。台灣企業當然可以效仿日本,不提高消費者物價,但實際上並沒有。

如果台灣政府的策略是壓低生產者物價,以減緩消費物價的上漲,那麼這並沒有奏效,也不是一個好的策略。顯然,生產者物價下降並不能阻止消費者物價上漲。相反,企業一直在利用生產者物價的下降來賺取更高的利潤率,這是資本主義社會典型的商業思維方式。

台灣只想著讓企業從大餅中多拿一些走,而不思考怎麼讓餅變大

通過比較上述國家的例子,這表明購買力有必要在利潤率之上有更多的增加空間,這樣才能讓消費需求增加,從而幫助利潤增加。

基本上,如果購買力增加不夠快,那麼消費群也會受到限制;所以即使台灣的利潤率增加很快,這種增加也是建立在有限的消費群之上的。因此,要擴大利潤,就必須擴大消費者基礎,這意味著要讓工資和購買力更快增加。

由於工資增加不夠快,台灣的利潤率增加因此在某些年份甚至超過了購買力,但這只會進一步扼殺消費需求,阻礙利潤和經濟的擴張。

因此,台灣正在做的是從同一個經濟大餅中,想辦法讓企業分得更多,而不是試圖擴大經濟大餅以使消費者和企業都能獲得更多收入。

因此,如果企業認為通過更快地提高消費者物價和利潤率,他們將能夠獲得更高的利潤,這是不夠的。如果目標是確保利潤增加的最大潛力,那麼確保消費者需求增加非常重要,即確保工資和購買力也增加。事實上,台灣自1997年以來利潤和經濟增加停滯不前的一個關鍵原因,就是工資增加和消費需求受到限制。

鑑於台灣的利潤率增加速度與韓國和立陶宛一樣快,並且其經濟增加階段相似,這表明台灣的基本工資應該與這些國家一樣快速增加,以確保消費需求能夠出現健康增加。因此,如果台灣的基本工資增加與這兩個國家一樣快,到2021年,其基本工資應該增加到3萬2000新台幣和4萬5000新台幣左右,而不是只有2萬4000新台幣。

a
作者製作提供

與新加坡一樣,台灣需要緊急實施一項將基本工資翻倍的計劃,以趕上生活成本,並提振台灣的經濟和利潤。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台灣將討論明年基本工資的增加幅度,但傳聞基本工資只會增加4%至5%,但這仍然是非常不足的。

如果台灣實行與新加坡類似的計劃,將基本工資提高一倍——即每年增加10%,到2027年,台灣的基本工資有望會增加到新台幣4萬元,到本世紀末達到新台幣5萬元。考慮到與台灣處於經濟發展階段的其他新興經濟體每年將基本工資提高17%之多,每年10%的增幅實際上並不高。

例如,從2017年到2019年,捷克的基本工資連續三年增加超過10%。

a
作者製作提供
數據來源:勞動部

事實上,韓國從2000年到2009年整整10年,其基本工資也平均每年增加10%,最近從2015年到2019年這5年,韓國基本工資也以平均每年10%的速度增加。因此,由於韓國在過去20年有15年,平均將基本工資提高了10%,這就是韓國趕上並超過台灣的原因。

我們只需要看看下面的圖表,就知道韓國的基本工資如何漲得如此之快。2014年,韓國的基本工資是台灣今天的水平。兩年之內增加到3萬多台幣;5年內增加到4萬多台幣。如果台灣從今天開始,開始每年增加10%,台灣也將如此增加。

a
作者製作提供
數據來源:Minimum Wage Commission, Republic of Korea

在下面的圖表中,我們將韓國過去從2007年到2020年的基本工資成長,與新加坡到2028年的計劃成長,以及台灣到2028年基本工資每年增加10%的成長進行對比。我們可以看到,如果台灣的基本工資在未來6年每年以10%的速度增加,它將跟隨這兩個國家的增加路徑。

a
作者製作提供

因此10%的年增加率並不特別,這是正常的。台灣傾向於效仿這兩個其他已開發國家,因此也應該效仿它們的基本工資增加路徑。歸根結底,工資快速增加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這將使家庭消費支出快速上升,也可以更快地擴大台灣的經濟和利潤。

擴大經濟大餅,是讓所有企業成長的最好方式

過去,我總是責怪企業在工資被壓制的情況下,過快地提高消費者物價。

然而,正如本文其他部分所見,提高消費者物價是所有已開發國家的普遍行為。如前所述,較不富裕的國家往往會加快工資增加以趕上生活成本,這也導致消費者物價以相應的快速增加速度上漲。

因此,消費者物價上漲是正常的,因為這是所有資本主義國家企業用來增加利潤的方法,然而,消費者物價增加需要與相應的工資增加相結合,否則工資將太低,無法讓消費者增加需求來支持企業。這就是在台灣發生的事情。

在台灣,一些政策制定者和企業認為,壓低成本和工資可以幫助企業發展,但正如本文所討論的,壓低工資反而減緩了消費需求和家庭消費支出,導致台灣整體利潤停滯不前。

這些企業中普遍的想法,可能是他們不想把錢放在勞工手中,認為這會剝奪他們的利潤。但問題是,勞工的工資會去哪裡?當勞工用他們的工資消費時,錢會回到企業。因此,如果我們不希望勞工的工資增加,這也意味著企業被剝奪了更多的資金來發展。基本上,允許勞工賺取更多意味著允許企業賺取更多,因為經濟是以周期性方式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