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三):台灣企業總想學習美日星,那薪資成長的部分呢?

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三):台灣企業總想學習美日星,那薪資成長的部分呢?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台灣的基本工資增加速度遠低於韓國,其購買力的增加速度也遠低於韓國,若再比較立陶宛、英國、紐西蘭等地,會發現問題就在於台灣的消費物價和利潤率增加太快,因而超出了基本工資購買力的承受能力。

通過壓制工資,企業可能會認為他們可以獲得更高的利潤。他們沒有看到的是,當勞工的工資被壓制,他購買其他消費品的難度就會更大。當全國廣大消費者面臨消費困難時,全國層面的消費需求下降,即消費者消費量減少,對所有中小企業的需求將整體受到抑制。

對於單個企業主來說,如果只從短期的角度考慮,他們可能會通過支付較低的工資給他們的勞工,來節省幾千塊。但他們失去的是本來可以賺取的數萬利潤——換句話說,多付幾千塊工資給他們的勞工,可以使他們從新的額外客戶那裡獲得數以萬計的更高利潤。這是台灣企業需要意識到的。

央行下修全年經濟成長率至3.75%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壓低工資對企業造成了傷害,尤其是那些銷售基本必需品的中小型企業,例如銷售雜貨、食品和飲料、家庭必需品和電器以及基本娛樂、教育和醫療保健、當地電信、銀行和保險服務的企業 ,以及當地的假期和旅遊服務等。結果,台灣企業不得不以更快的速度提高消費者物價,因為消費需求放緩迫使他們尋找其他方式來增加利潤。

即便如此,正如我們在本文第一部分所看到的,如果目標是增加一個國家的整體利潤,除了增加工資和消費者需求之外,別無選擇。這就是為什麼無論台灣企業即便通過提高消費者物價來增加利潤,台灣的利潤與1997年以前的水平相比仍然停滯不前。

因此,台灣的低工資不僅傷害了台灣的勞工,也傷害了企業、經濟和國家。

基本上,從台灣中低階層手中抽走財富無助於經濟增加,因為這會剝奪他們消費和幫助企業發展的能力。真正該做的,其實是增加中下階層的財富,讓他們利用財富來支持台灣企業的發展,否則企業還能從哪裡獲得業務?如果工資太低,消費者被迫選擇自己可以消費的東西,而放棄其他消費,這意味著一些企業的利潤將被剝奪,而另一些企業則不得不為更小的經濟餅而戰。

擴大經濟大餅,是讓所有企業成長的最好方式。

台灣的政策制定者和企業需要以長遠的眼光看待經濟成長,並意識到台灣要變得更富裕、更強大、就必須像其他已開發國家一樣,採取以工資為主導的模式來擴大消費需求,以便來擴大經濟。儘管在疫情期間較高的出口有助於掩蓋台灣的低GDP增加,但這不是一個永續的解決方案。

台灣需要利用其目前在經濟和政治上的實力地位,開始轉型,使台灣重回增加的正軌。如果企業希望看到他們的利潤增加更快,他們也需要支持工資增加,以此作為增加消費者需求和利潤的方法。

  • 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四):不調漲基本工資,是台灣經濟成長趨緩的元兇
  • 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五):台北的生活成本其實和哥本哈根一樣貴,甚至比東京更貴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