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之間被沖走的青春——談《瀑布》中親子角色的反轉

一夜之間被沖走的青春——談《瀑布》中親子角色的反轉
Photo Credit: 本地風光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國片《瀑布》中,小靜因為父母離異、母親罹患思覺失調,因此形成親職化的立場反轉,成為親職化小孩。現實生活中也有不少因為各種家庭樣態,而被被迫早一步長大的「小大人」,他們需要承擔的比同齡的要多,不但要面對青春期的難題,也要擔起家庭照顧者的庇護責任。

文:陳姝蓉(身心診所諮商心理師)

看了兩次《瀑布》,劇終時心裡都有微微的酸楚和甩不掉的沉重感。那是對小靜的心疼,也是對現實難以忍受。一個才剛滿18歲的青少女,為何得要承受母親品文生病、父親另組家庭這樣令人喟嘆的難堪處境?就算成人也會有種想逃的衝動吧,但劇中的小靜,卻一一承擔下來了。

失去那個曾經能照顧自己的母親

沒有人是準備好,才成為思覺失調病患的照顧者。所有人都是經歷了家人失序、混亂的行為後,才逐漸從驚慌失措中,認識思覺失調症是怎麼一回事。

青少女再怎麼叛逆,整體生活還是接受著母親的照顧,吃母親準備的飯菜,搭母親的車上學。但當品文開始翻箱倒櫃地找根本不存在的外幣存摺和黃金,並惡狠狠地罵小靜「賤人」時,驚慌失措的小靜,可能根本不知道母親怎麼了?

剛剛咆哮的是一個陌生人嗎?清晨坐在床旁的母親,用著平淡的語氣描述著一個女人為了保護自己孩子而失速墜樓的夢境,小靜到底該怎麼想?是要為夢裡那個失去母親的孩子難過嗎?抑或得要提防現實中的母親,再次失控。

無論如何,小靜面對的真實是:原本能照顧自己的母親,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隨時可能受到症狀干擾的病患。那晚,躲回隔壁房間的小靜,突然從一個伶牙俐齒的青少女,變成驚恐害怕而抱著熊貓玩偶安撫自己的小女孩。

《瀑布》魏如萱劇照
Photo Credit: 本地風光提供

被迫成為照顧者的那個夜晚

在品文覺得下著大雨的夜晚過後,小靜從一個孩子,變成了被通知去醫院的家屬。醫師熟練地給予衛教,告訴小靜得要看著母親規律服藥,要站在母親的角度理解她,改變彼此的相處方式,站在病房門外看著母親落淚的小靜,或許是哀悼自己失去了那成熟、有能力的母親,也或許是哀悼自己即將不復存在的青春任性。

青少女自身往往需要被父母理解與照顧,此刻小靜卻得忽略自身需求,向學校請假,放下考試,處理母親離職後沒完成的事。還要按捺著性子,聽母親講述不切實際的妄想,扮演著母親幻想中的士兵,以安頓她不安的心情。

這其實是「親職化小孩」的特徵,包括工具性的親職化──成為父母生活上的照顧者,以及情緒性的親職化──成為父母情感上的依託。

小靜努力撐起這一切,直到打掃阿姨不放心地前來探視,她才好不容易嚅囁地說出自己內心真實的擔憂:「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即使如此,她還是勉強自己像個大人一樣,向母親的公司要了一個月現金,給了阿姨薪資,償還積欠的帳單。

但青少女能有多少社會歷練?

雖然能像個大人似的去找房仲洽談,卻被看似好心的房仲大哥給欺騙;在銀行面臨要家長或律師陪同才能檢視財產的窘境,因為已經沒有大人能出面替小靜處理這些事,使她得提早闖蕩、受騙才能學到經驗,而不是看著大人處理這些事務,慢慢的學習。

外遇又再婚的父親,還能是小靜依賴的大人嗎?

親職化子女之所以得要負擔大人的責任,除了父母一方生病,離婚或另一方父/母的缺席、缺失功能,也可能導致孩子失去原本可能擁有的照顧資源。

當打掃阿姨問:你打電話給爸爸了嗎?醫師也問:上次來的那個是爸爸嗎?面對小靜,大家也都在尋找能否有另外一個大人來承擔這些事。但為何小靜不向父親求救?我覺得是她心中對父親失望又憤怒的情緒,使得她即使很需要有大人的協助,卻也不想再依賴父親。

回到母親第一次進急診的時刻,小靜在夜裡騎著腳踏車狂奔仍被擋在醫院外,終於找來父親,暫時有了依靠。卻在此刻知道父親早有另一個家,灑滿陽光、美滿又溫馨,阿姨帶小靜看著那寬敞舒適的房子,說著:「每天早上我們三個一起吃早餐」時,小靜立刻震驚地想離開,畢竟這美滿的圖像,原本該是屬於父母和自己三個人的生活啊!

如果父親沒有另一個家庭,當母親生病的時候,至少父親能面對與處理這些狀況。小靜還能和同學一起在校園裡打球、聽課,這些再平常不過的高中生生活,現在都只能嘎然而止,因為母親,只剩下自己可以依靠了。

這是父母的婚姻、父親選擇照顧另一個家和妻小,並不是她能干涉、置喙的。小靜生氣或抗議,有用嗎?母親生病後的小靜,雖然無助,如果此時接受父親的照顧,那母親知道了,會有被背叛的感受嗎?選擇回到母親身邊當個小大人,除了母親需要她,或許也想逃離讓自己難以自處、那只屬於父親的家。

在公園與父親見面的片刻,小靜終於忍不住地哭喊著:「為什麼我要承受你們的爛婚姻,為什麼是我!」這個處境,是大人的決定,卻得由小靜承擔。轉身離開前,小靜要父親保重,似乎是對心裡所愛的那個父親道別,放下對父親的留戀、與想依賴的心情,與現實中的父親劃下界線。

不要再問「你還好嗎」是品文重回母親位置的決心

品文出院後,病情逐漸好轉,對思覺失調的症狀產生病識感,描述著耳裡的幻聽,從轟隆的巨響,變成潺潺的瀑布聲。面對小靜詢問「你還好嗎?」品文回應:「我一定會好起來,跟你好好的繼續過日子」,我覺得這是導演的溫柔,讓品文重新意識到自己的母職,為了能再次照顧自己和女兒而努力。

疾病雖存在家庭中,但只要能適時地接受治療、讓各方資源進入家庭,品文仍能當一個稱職的母親。親職化的小靜也不全然只有失去,她也因為願意付出、照顧與陪伴母親、一起面對變動的情境,而修復了過去與母親劍拔弩張的關係,能更親密地相處,也得到母親的感謝。

鍾孟宏作品陽光普照、瀑布  台北限時上映
Photo Credit: 本地風光提供

當小靜考完試,與同學出遊的場景,我覺得是小靜回到青少女身份的象徵,只是仍無法輕鬆地提醒母親:「有事情打電話給我」。然而導演給了品文一個重回母職的機會,等待小靜回家的品文,熬著湯時,接到了意外發生的通知電話,得知小靜和同學被洩洪的大水沖走,彷彿品文內心也受到煎熬。

有些影評認為這是品文的幻覺,但我覺得真假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品文內心知道自己仍然是個母親,能感受到自己為女兒擔心、焦躁,看到女兒平安地出現在新聞報導的影像中時,會鬆一口氣。母親的角色,也是幫助品文復原的力量,讓她知道,孩子終究是孩子,當女兒有需要時,自己也得要撐住。

青少年長大的過程,父母得要穩定自己,才能提供孩子生活照料、情感關注、以及安全的庇護。但有時父母本身所承受的壓力所導致的疾病或是問題行為,就會迫使孩子無法得到應有的照顧,而變成親職化小孩。

而父母們若能試著從品文的角度,重新思考在自己困頓的時候,還能如何維持父母職,或許有機會與孩子成為家庭中互相支持的夥伴,但在心理和生活的界線上,讓父母還是父母、孩子還能當孩子。

本文經人本教育札記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原標題: 一夜之間被沖走的青春——談「瀑布」中親子角色的反轉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溫偉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台灣人偏好的威士忌風味?甜美風味是大宗,帶果香、蜜香風味威士忌男女皆愛

台灣人偏好的威士忌風味?甜美風味是大宗,帶果香、蜜香風味威士忌男女皆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每人一年平均品飲2.3瓶威士忌。不過,隨著女性愛好者逐年增加、族群年輕化的全球趨勢,威士忌的喜好風向正默默地變化著,更同時影響著國際酒廠推出熱門酒品的未來計劃。TNL Research 關鍵議題研究中心針對普羅大眾進行了威士忌的品飲喜好調查。

每年近800億元規模的台灣酒類市場中,威士忌最是一大重點。然而,近年來品醇族群結構的變化,加上酒友們對風味的求新求變,不少品牌開始尋覓下一個令人沈醉的風味。未來台灣威士忌市場主流,將吹向哪種風味的酒品呢?TNL Research 關鍵議題研究中心針對普羅大眾進行了威士忌的品飲喜好調查。

根據蘇格蘭威士忌協會公佈的2021年國際出口市場表現報告,台灣這個僅2300萬總人口的市場,一年竟進口了將近新台幣85億元的蘇格蘭威士忌,在全球排名第三。若再加上日本、美國等其他產地的酒品,統計資料也顯示全年威士忌市場消費總金額約550億新台幣,台灣每人一年平均品飲2.3瓶威士忌。不過,隨著女性愛好者逐年增加、族群年輕化的全球趨勢,威士忌的喜好風向正默默地變化著,更同時影響著國際酒廠推出熱門酒品的未來計劃。

三分之一女性愛好者 有力影響威士忌市場風潮

根據TNL Research關鍵議題研究中心於7月11~12日,針對年齡分布於30歲以上ShareParty會員所進行的「威士忌品飲習慣調查」,分析376份有效回收問卷之後發現,40.9%受訪者有品飲威士忌的習慣,且男女比例已達逼近2:1之譜,顯見女性在威士忌同好族群中已成長至三分之一的比例,其風味喜好必將更具市場聲量。

風味偏好調查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然而,再進一步詢問關於威士忌風味的偏好,倒是能從中一窺在男女族群上的異同處。台灣民眾近年來普遍偏好風味較為甜美、順口易入喉的威士忌,而兼具有果香者獲得最多受訪者的喜愛(57.4%),其次則是帶有蜂蜜風味之酒品(36.3%)。至於較具獨特個性的煙燻風味,訪問後倒是出現了35.9%男性喜愛,但僅有14.5%女性能夠接受的明顯差異。

提到風味甜美的威士忌,深諳威士忌的酒友們,腦海中必然會浮現百富單一麥芽威士忌的名稱。百富的傳奇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David C. Stewart),運用將近60年的經驗和深厚的製酒工藝,讓標誌性的「香甜蜂蜜」風味在每一款百富威士忌中都有一致但又獨特的展現。而大衛史都華更令人讚賞不已的,是他於1980年代所發明的「過桶」(Cask Finish)工藝:先將威士忌置於傳統橡木桶中熟成若干年後,再移至另一種橡木桶進行第二次的熟成,而二次熟成的時間並非定數,全靠大衛史都華帶領團隊的耐心定期監控,直到風味達到標準之後方才進行裝瓶。40年來運用「過桶」工藝,百富將酒廠經典的蜂蜜、香草基調,變幻出多樣的迷人風貌,因而廣受全球消費者歡迎。

私聊聚會 最是品飲威士忌的好時機

配圖警語_3
Photo Credit: 百富

關於最適合享飲威士忌的生活情境,則有近七成(68.8%)受訪者鍾意於私人會所或家庭聚餐時,與三五好友共享黃金酒液,其次還有「商務應酬場合」(35.9%)及「餐廳等公開場合聚會」(35.6%)成為品飲威士忌的常見場景;也有超過三成(32.8%)受訪者鍾愛與另一伴在家中親密啜飲。

若要在私聚餐會上品飲明顯具有果香風味的威士忌,百富12年雙桶DoubleWood是威士忌愛好者的首選之一。百富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精選首次裝桶之Oloroso雪莉桶,陳放9個月過桶的百富12年雙桶單一麥芽威士忌,從1993年販售迄今已近30年,為百富的最經典酒款。此外,百富酒廠歷史上推出的第二種過桶酒款:百富21年波特酒桶PortWood威士忌,經長時間窖藏熟成,醞釀極具深度的風味,是百富獲得首獎最多,也是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個人最愛的酒款之一。

首創過桶工藝 讓百富威士忌在甜美蜂蜜風味上 更增添多變的層次

配圖警語_2
Photo Credit: 百富

最後,綜合分析威士忌市場的主流風味,果香、蜂蜜、煙燻和花香是台灣民眾鍾愛的四大風味。然而,想要品飲這四種風味,藉由百富首創的過桶工藝,體驗品牌經典的香甜蜂蜜風味之餘,如果想要體驗熱帶水果的果香,就可選擇百富14年加勒比海蘭姆桶單一麥芽威士忌。過桶加勒比海蘭姆酒桶(Rum)的金黃酒液,先帶來熱帶水果、熱帶香料及太妃糖的香氣,再引出香草、橡木桶甜味,口感濃厚圓潤,餘韻柔和且綿長。若是喜歡煙燻泥煤風味,百富故事系列14年泥煤週威士忌是個很好的選擇,溫和的煙燻泥煤融合著細緻奶油蜂蜜氣息與淡雅花香調,品飲時還能感受到些微的柑橘和橡木氣息,猶如天鵝絲絨般的滑順飽滿口感,加上引出水果香氣的尾韻層次變化,怎會不讓人念念難忘。

配圖警語_4_V2
Photo Credit:百富

近來領先全球、在台首發上市的百富16年法國皮諾甜酒桶單一麥芽威士忌,是百富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的最新傑作,先在美國橡木桶陳年16年,再經由法國皮諾甜酒桶二次熟成,讓百富的蜂蜜甜香層疊出更多層次感,不僅讓品飲者能嗅聞到美妙平衡的蓮花與天竺葵花香,更有蜂蜜基調和細緻蜜餞、嫩薑辛香,加上清爽順口的尾韻,豐富感受、很是令人著迷。

一心一藝,百富持續以「過桶工藝」在標誌性的香甜蜂蜜風味之上,尋找新的可能。相信只要曾感受過桶工藝的魔幻般奧妙,肯定會為台灣日益增長的威士忌愛好者族群,開拓出更為寬廣多元的嗅味覺體驗疆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