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痘疫情入侵亞洲,疾管署研擬列第2類法定傳染病,WHO將儘速改名避免污名化

猴痘疫情入侵亞洲,疾管署研擬列第2類法定傳染病,WHO將儘速改名避免污名化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內第2類法定傳染病有登革熱、傷寒、麻疹等,據《傳染病防治法》規定,第2類傳染病應於24小時內完成病例報告,必要時得於指定隔離治療機構施行隔離治療。

(中央社)猴痘疫情入侵亞洲,新加坡出現猴痘為今(2022)年東南亞首見,韓國也疑有2例,衛福部疾管署副署長莊人祥22日表示,台灣上週通報1例疑似個案已排除,近日猴痘將增列入第2類法定傳染病。

近期於歐洲、美洲及大洋洲等非屬猴痘流行國家爆發疫情,新加坡衛生部21日晚間證實出現1起境外移入猴痘病例,是這種病毒性疾病今年在各地爆發疫情以來,東南亞首度通報病例;另外,韓國也首傳2起疑似猴痘病例。

《路透社》報導,韓國在22日稍晚通報首起猴痘病例,將警戒層級提高到「注意」,並且將持續強化監測及回應系統。

韓國疾病管理廳(KDCA)表示,首起確定病例為韓國國民,21日自德國入境韓國後就出現症狀,經檢驗後呈現陽性反應。此名病患目前正在仁川醫療中心接受治療。

韓國總統尹錫悅也在22日這天要求衛生主管機關加強在機場對國外入境者的檢疫管理,並且在醫療場域備妥疫苗以及治療藥物。

至於韓國疾病管理廳在22日稍早傳出的2起疑似案例,其中一例經過檢驗後結果為陰性。

國內迄今尚未曾出現猴痘病例及相關通報,將持續監測國內疫情發展,必要時將研議強化相關防疫措施。莊人祥22日下午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疫情記者會中表示,上週在邊境通報了1例猴痘疑似個案。

莊人祥會後接受媒體聯訪時說明,該名旅客為60多歲男性,5月下旬到歐洲出差,5月31日出現咳嗽、流鼻水,6月1日在當地確診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同日皮膚上開始出現水泡。

莊人祥說,這名男子6月12日返台入境時,因為皮膚上有水泡水痘樣的皮疹,經防疫人員特別評估,謹慎起見送至負壓病房隔離,當時疹子已結痂消腫,將檢體送至實驗室檢驗,沒有驗出猴痘病毒,住院第2天就排除可能性。「確實因此緊張了一下,所幸排除了。」

莊人祥強調,疾管署持續關注國際猴痘疫情發展,已研擬將猴痘列為第2類法定傳染病,現階段已在簽核中,最快22日或23日就會列入。國內第2類法定傳染病有登革熱、傷寒、麻疹等,據《傳染病防治法》規定,第2類傳染病應於24小時內完成病例報告,必要時得於指定隔離治療機構施行隔離治療。

猴痘臨床症狀與天花類似,但傳染力較弱,嚴重度較輕微。常見症狀可用目前天花臨床條件進行通報,如醫師診治到病患有突然發燒攝氏38.3度上,接著會依序出現不同型態及進展一致的皮膚病灶如紅疹、丘疹、水泡或膿疱,且無其他明顯病因,並須特別與水痘(VZV)做鑑別診斷。

臨床醫師對該等疑似病例可以於傳染病通報系統選擇天花通報項目,並於備註中填寫「疑似猴痘」,檢體採檢與送驗方式同天花,送疾病管制署昆陽實驗室進行檢驗。疾管署提醒,民眾返國入境時如出現上述症狀,應主動告知航空公司人員及機場港口檢疫人員,儘速就醫,告知醫師旅遊接觸史。

科學家聯手寫信呼籲:迫切需要非歧視性的命名方式

(中央社)近日科學家呼籲做出改變,以消除非洲被視為「病毒大熔爐」的刻板印象。在短期之內,猴痘很可能會有新的名稱。

世界衛生組織(WHO)上週宣布正「和來自世界各地的合作夥伴和專家合作,以更改猴痘病毒、演化分支與引發疾病的稱呼」。

猴痘是猴痘病毒家族的不同演化分支,因以非洲地區命名而備受爭議。

世衛去(2021)年正式以希臘字母為COVID-19變異株命名,以避免污名化病毒首次被發現的地點。

就在世衛宣布更改猴痘名稱的前幾天,一個由29名科學家組成的小組寫信呼籲,猴痘病毒「迫切需要非歧視性且非污名化的命名方式」。

這封由多位著名非洲科學家簽署的信件呼籲修改「西非」、「中非」或「剛果盆地」等猴痘演化分支名稱。

直到幾個月前,猴痘還大致局限於西非和中非地區。

但自5月以來,新版本的猴痘病毒已在世界許多地區傳播。寫這封信的專家建議將這個版本視為新的演化分支,並稱之為hMPXV,也就是人類猴痘病毒。

根據世衛上週發布的最新更新,今年全球通報的2100多例猴痘病例中,84%出現在歐洲,12%在美洲,只有3%在非洲。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5G帶來的低延遲、高頻寬與多連結等特性,在產業上也創造出更多場景應用。但在打造場景背後,存在著不少需要被突破的技術與人才需求,此時,產學合作就成了重要關鍵,由產業出題,讓學生們得以在求學時期就先學以致用,才能快速掌握5G未來的致勝關鍵。

隨著基礎建設的逐步完備,5G頓時成了推動各式產業向前躍進的大浪,即便各式場景都將因5G而進入下一章,但也考驗著當前掌舵手從技術到場域整合的實力,這艘船應該怎麼順著5G浪潮航行,更凸顯產業對「有能力駕馭5G場景應用」人才的渴求。

對此,經濟部工業局也超前部署,為解決未來5G產業人才缺口,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藉由企業對市場敏銳的嗅覺進行出題,攜手學子的創新與創意,以產學合作的方式讓人才有機會搶先跨入實戰場域,不只是學以致用,更能為研究計畫或職涯規劃帶入全新觀點。

今年,有不少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與學生,透過計畫豐富的資源,在各自研究的領域上有了全新體驗。「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經過密集聯繫了解後,找出三所各有特色的學校教授,作為本次訪談對象,其中包括:推動跨域人才的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和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以及專攻天線應用領域的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

資策會教研所_廣編圖表_(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從推薦學生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後,教授們觀察到學生有什麼樣的改變?以及如何以傳道授業解惑的角度帶領同學成長?以下是本次《關鍵評論網》直擊各實驗室教授們對於5G全新世代的見解,也帶大家了解產官學如何方向一致的航行在5G大浪上,發現市場與需求的新契機。

鼓勵學生參與計畫,發揮創意接招產業出題挑戰

Q1:您對於經濟部工業局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看法及觀察為何?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以下簡稱臺科大)呂政修教授:這就像「試婚」過程。產業始終在面臨人才荒,若能藉由產學合作會是個好的開始,透過企業出題,尋求學界支援,讓業界培養未來所需人才,同時學生也能在步入職場前了解市場上正面對的挑戰及自我欠缺的技能,加速未來5G產業的落地應用,特別是也有機會培育出跨域人才,讓5G發展更加多元。

國立成功大學(以下簡稱成大)張御琦教授:我認為這是一個很棒的計畫。我們的學生在台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業師的帶領下,發揮自己課堂所學,捲起袖子動手解決產業提出的挑戰,對技術落地、成本考量以及跨部門溝通都有大幅度進步,這是課本無法提供的寶貴經驗,並且產學合作的計畫中,讓學生能更快了解他們的所學究竟在解決未來5G產業的哪些問題,相當有意義。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以下簡稱高科大)陸瑞漢教授:就我觀察,這樣的計畫能發揮兩個不同價值,其一是率先掌握產業需要的技術研發、其二則是培育產業人才庫。我一直很鼓勵學生在能力可及下多參與這樣的計畫,目的是希望藉由產業合作過程中,減少產學之間的落差,特別是5G產業發展日新月異,需要更有韌性的學習態度才能因應未來各種挑戰。

JOHN421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左起為: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柯承佑執行長、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國立臺灣科技大學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

Q2:「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對未來產業將帶來哪些潛在的影響?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5G產業的應用已不再是單一領域,需要集結跨域人才一同找出解方。當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願意任用非本科系的研習生時,我想就已成功一半。因為產業需要整合有技術、創意與場域應用等各式人才,透過計畫讓學生能學到跨域知識,同時創造彼此的溝通機會,對未來推動5G產業發展將能激盪出更有創意的火花。

成大張御琦教授:產學合作是串起業界跟學界的橋樑。學生目前所面臨到的產業題目,多半都還是跟製程有關,但當全球都在倡議淨零碳排的此刻,實驗室所賦予他們的能力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有機會導入到產業中,可以說在計畫的推動下,開始讓學生學習多元思考,從不同角度看問題,就能為產業未來的發展注入一股創意活水,創造產業與學界互利、共創價值的生態。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所投入的產業比較專一,就是以天線技術為本位,相比其他應用領域可能需要的跨域人才,這塊所追求的反而是,在本職學能上的實際場域該如何落地應用。因此,在計畫的推動下,我相信能讓學生們更早了解在整個5G產業鏈中,筆電、移動裝置、電動車等不同應用上,天線的設計該如何發揮最佳效益,以求為產業未來發展取得最佳利基點。

陸瑞漢教授

Photo Credit:陸瑞漢教授提供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分享產業與學界應如何互助合作,開創更多產業發展新機會。

企業靠計畫超前部署,培育5G場域人才應戰

Q3:您認為「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產學合作能如何紓解求才若渴的現象?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我們希望能「以戰養才」,而這項計畫相比單點式的競賽而言,更具全面性及前瞻性。透過企業出題讓學生能將實驗室及課堂所學與實務結合,在了解產業問題之前也能洞察自己本職學能的不足,進而誘發學生主動求知的慾望,想必對未來5G產業的人才培育上將有長足的助益。

成大張御琦教授:我們有不少博士生加入這項計畫。過去社會整體氛圍一直對博士生有偏見、認為他們多以學術研究為主要任務,在實務經驗上相對缺乏,但我認為博士生的技術養成是條漫漫長路,同時也為培育未來人才帶來機會:產業能善用博士生的獨立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訓練他們在本職學能上的深化,同時在實驗室研究計畫的時間管理上,也能發揮統御能力,例如掌握好碩士班學弟妹的研究進度,為未來成為管理職做準備,透過計畫是博士生領導力培養的最佳練兵場。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已經與川升股份有限公司簽訂MOU,可以見得產業相當積極希望透過產學合作育才、留才。我也告訴實驗室的學生們,市場上不只有一個護國神山,其實還有許多領域值得去關注,並發揮解決問題的能力,所以我不認為市場上真的存在人才荒,反倒是企業應挹注資源與學界合作,儘早培育產業需要的人才技能;而學生也該透過這樣的訓練,找出自己的興趣,提早對未來職涯作出規劃,深度挖掘自己的潛能。

DSC_262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綠能元件實驗室的同學們一同參與本次訪談,分享自身參與學習經驗。

Q4:您如何看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中,教授與學生其角色扮演的重要性?

臺科大黃振皓教授:學生比我們都還要積極爭取這項計畫的實習機會。對我們來說,學生在其中得到的不只是與業界溝通的能力,也能將經驗帶入研究計畫,並傳承給學弟妹為學習帶來更正向的影響;而作為教授,則是盡量讓學生自由發揮,確保學生在加入計畫後能獲得有系統的訓練,而這項計畫也確實為學生規劃了非常紮實的內容,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支持學生持續參與。

成大張御琦教授:技職體系的學生有比較多銜接產業的技能,我認為高教體系的教授應該要站在「鼓勵」的角度出發,讓學生能多參與這類讓學生可近距離接觸產業的計畫,提早培養跨域的技能與接觸相關環境,唯有教授願意放手讓學生嘗試,學生才會在求學過程中找出自己的興趣並學以致用,5G產業的多元性也才能遍地開花。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身為教授非常贊成學生投入產學合作,但我認為參與計畫不應因噎廢食,反而要懂得學習時間分配,實驗室的計畫、論文的研究及實習的案子,都能帶來不同的學習與腦力激盪,不只是本職學能更是職場態度的磨練,每個角色對學生都充滿挑戰,能為實驗室裡注入活力,學生更應該要感激政府這類的人才培育計畫帶來的學習機會。

DSC_281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與參與「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學生。

計畫持續進行,助5G產業揚帆升級

面對學生加入這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教授們不約而同地認為從個人到實驗室,學生們都像是脫胎換骨般帶來了全新活力,對於知識的渴求也比過往更加積極,並且讓學弟妹們看見參與計畫帶來的前後改變。正因5G列車已經開始啟動,臺灣作為全球產業鏈中的要角,接棒人才更應持續強化技術量能保有即戰力、並更接地氣,而透過未見歇止的計畫推動,在這個趨勢浪潮上縱使產業發展仍充滿挑戰,但能攜手產官學各方力量,在不同場域中持續磨刀練兵,依舊能為下個新世代在5G產業裡找到自己發揮的舞台與新天地。

▶瞭解更多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為5G職涯啟程做準備!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