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億元也買不了的誠信(下):高薪不是可以養廉嗎?為什麼這麼多關都擋不住弊案?

六億元也買不了的誠信(下):高薪不是可以養廉嗎?為什麼這麼多關都擋不住弊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鴻海本身已經有相當完整的體系,來評估供應商是否「夠格」,包括知名的「工管」(工程管理)、「品管」(品質管理)、「生管」(生產管理)與「經管」(經營管理)等四大系統。但老實說,要杜絕廖萬成案的狀況,還真的不容易。

白手套是如何養成的

其實,沒有人一開始就立志要當白手套。郝緒光原本就是鴻海合格供應商的負責人,為了生意必須長期經營SMT技委會、使用單位或其他供應商的人脈關係,加上積極迎合廖萬成的興趣,自然成為白手套不二人選。

而白手套也沒這麼容易。

郝知道廖萬成喜歡打麻將,廖萬成一下班,郝就會積極幫忙聯絡廖萬成的好友牌腳來摸幾圈。麻將底台3000台幣,一台1000,價碼並不低,一個晚上輸贏1、20萬是家常便飯;為了搞好關係,還必須不定時偶爾放水讓廖萬成贏錢,輸得不露痕跡才行。

這些牌腳也不是好應付的,多是廖萬成的好友,所以郝就讓他們在公司坐領乾薪,每月人民幣1萬5000到2萬5000元不等,主要工作就是陪廖萬成打麻將或唱歌。

是的,聚會、上酒店、KTV唱歌也是工作內容之一,費用之後再跟郝報帳即可,十分愜意。

為什麼要給白手套抽成?

白手套既要抽成,溝通又需要來來回回,自己直接拿錢不好嗎?

因為白手套好處多多。

第一,透過白手套,佣金掩護賄款,把賄賂合理化。廠商對外可以宣稱(甚至簽訂正式代理合約),因為透過代理商的關係,為了激勵銷售,所以需要支付佣金,賄款的帳務支出上也變得有憑有據。

第二,對廖萬成來說,不用直接跟這些供應商開口,減少了被錄音蒐證的風險。當郝被人舉報索賄,廖萬成大可說那是郝的個人行為,他根本沒有同意,也根本沒放水。

第三,製造資金斷點。廠商舉報,最多拿出匯款給郝的證據,無法一槍斃命。當然,檢調若介入,還是查得出來,但還是增加了一些困難度。

鴻海今天舉辦法說會  聚焦六大面向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為什麼這麼多關都擋不住?

據報導指出,鴻海本身已經有相當完整的體系,來評估供應商是否「夠格」,包括知名的「工管」(工程管理)、「品管」(品質管理)、「生管」(生產管理)與「經管」(經營管理)等四大系統,都會對供應商進行製造、品質與信用背景的審查,希望盡可能能去除人為弊端的可能。

但老實說,要杜絕廖萬成案的狀況,還真的不容易。

以買車為例,在相同的預算下,能說選擇賓士,一定比寶馬還好嗎,或是反之?許多供應商提供的產品本來就互相競爭,因此選擇向A廠商購買,而非B廠商,只要專業上有其必要性,通常也很難說背後一定有勾結;而廠商驗收付款拖延,對於鴻海好像也沒什麼損失(還賺了利息),自然也不會有人說話。

除非像貼片機這種高單價,又經過鴻海詳細性價比分析的設備,硬要採購性價比最差的日立,才會被說話。廖萬成當然也沒傻到這種程度,畢竟他在SMT只能算是二把手,只能核准台幣100萬元以下的採購單,真正老大(主委)是戴正吳。但是,收了錢就得辦事,人類的創造力是無限的,制度永遠可以鑽出漏洞。

為了生產iPhone 4S,原本計畫要購買SONY或PANASONIC牌的貼片機,但廖萬成收錢後,擅自把採購單改為36台日立貼片機。這種金額8億多日圓的單據照理說要簽核到戴正吳與郭董,但因為是紙本,所以沒簽也不會有人發現;會計單位付款前檢核,發現採購單上採買的品牌,跟請購單不符,而陸籍會計人員直接以手寫塗改請購單,好讓款項可以付出去。

雖說改成電子簽核,可以防止這種漏洞,但其實即使提早堵了這個洞,舞弊犯還是會找到其他方法來鑽。最根本的原因,是SMT技委會權力過大,廖萬成本身無人制衡,加上幾個重點角色的共犯協助,才是整個弊案的關鍵。

後續的牢怎麼補?

據新聞報導,在調查局建議下,鴻海在法務處及稽核處之外,設立一個全新的單位,稱為弊端防制處,專門調查集團舞弊事件。透過強化內部舉報制度,只要員工發現可能的不法情事,弊端防制處就會主動出擊,舉報人也有實質的獎勵。

另外,也削弱了SMT技委會在採購上的決策權力,以免特定高管長期把持採購大權,同時深化輪調制度,不讓單一員工長期負責同一物料的評估與採購。

為什麼六億買不到誠信?

廖萬成雖然是從德州儀器過來,但他趕上了鴻海集團2000年後的快速成長期,還做到資深副總一職,據郭董表示,廖萬成這15年來的分紅跟抽獎股票若都沒賣,加上領的獎金跟薪水,至少有新台幣六億元。

高薪不是可以養廉嗎?六億了怎麼還會貪?而且還只貪了1億6000萬,太不合理了吧?

一點也不會不合理。

第一,極少極少人會嫌錢太多,也不會嫌鈔票重,畢竟轉帳過去就是存摺數字的變化,大概補摺的時候會重那麼零點幾克吧?第二,誘惑是很難抵抗的,白手套盡心盡力投其所好,也許可以抗拒第一次,也許可以抗拒99次,但只要拿了那一次,就再也回不了頭了。

有趣的是,郭董自爆曾經給過廖萬成機會,曾經警告廖萬成,並逼他退休,且未有深究責任的意圖,但廖萬成太過貪心(也無法回頭),在退休後運用原有人脈與同夥,繼續透過白手套收受回扣,讓郭董忍無可忍,祭出殺手。

數位鑑識角色越來越重要

白手套、供應商與廖萬成共犯集團間金流複雜,但只要讓白手套們交出關鍵帳戶,案情絕對可以水落石出。但是要他們在沒有強力證據的狀況下就乖乖交代,是癡人說夢。而檢警搜索弊案相關人士在台住所後,發現幾個隨身碟,送到調查局數位鑑識單位,協助將刪除資料還原後,就找到了所謂的「關鍵帳目」,而白手套們也因此認命地招供了。

裁判書曝光了什麼有趣的內幕

夏普強攻8K應用和空氣清淨機  社長戴正吳親主持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戴正吳

Sony貼片機其實本來是沒通過量產測試的,但Sony有太多產品由鴻海集團代工,像是電視、PS遊戲機、手機等,是非常重要的大客戶(重要策略伙伴),所以還是把Sony不符合要求的貼片機納入考量,這就是商場上的現實。

成為鴻海供應商的黑市價碼,據裁判書記載,牌價為人民幣6萬元,但可殺價,買越多越便宜。成為AVL只是有資格參賽,會不會拿到訂單,又得各顯神通了。

現任夏普社長戴正吳曾說,他不會用電子郵件,也不會電腦輸入,也沒有秘書, 所有指示都是當面或打電話。通常越高階的主管,真的都不太會用電腦…

戴正吳表示,2011年Sony副會長就曾跟他抱怨,貼片機的貨款遲付半年 ,且帳目不清,對比廖萬成對於Hitachi貼片機兩、三個月的付款速度,簡直天壤之別,因此當時就逼他離職。

郝緒光跟初代白手套吳山林,原是部屬與長官的關係,後來郝才自立門戶,而且青出於藍。

二審為何輕判?

一審結果,廖萬成的背信罪判10年6個月,認定犯罪所得1億6000多萬,到了二審變成1年4個月,犯罪所得230多萬。

這時,二審法官總會被罵「縱放壞人」或是「恐龍法官」等等。

其實問題在於現在的法律,而不是法官。所以問題在於立委諸公們。

既然是告背信罪,那犯罪行為就得符合背信罪的條件,罪名才會成立。其中一個重要的條件,就是必須證明確實造成「 損害財產或其他利益」。廖萬成確實收賄,但二審法官認為,在是否造成鴻海「未能取得最佳議價結果之利益損害」,檢察官並沒舉證到「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的程度,所以部分收賄行為並沒有罪。

到了2021年5月最高法院駁回上訴、全案定讞,犯罪所得跟刑期分別為316萬與2年。由此案所衍生的商業回扣與背信罪關係,可參考《台灣怎麼會成為「回扣天堂」?》一文。

參考資料

本文經高智敏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出處1出處2出處3

若想了解更多,歡迎前往我的部落格破弊修練手冊,或粉絲團財星500大企業稽核師的舞弊現形課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