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爆《Ari 帶著問號往前走》:在長庚護專那五年,我學到「你所不知道的原住民」這一課

阿爆《Ari 帶著問號往前走》:在長庚護專那五年,我學到「你所不知道的原住民」這一課
Photo Credit: Asia Pride Games 2022 臺北亞洲同志運動會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所以說到我真正的文化啟蒙,就是在長庚發生的。雖然我從小到大一直都在原漢混合的環境中生活,但在長庚之前我沒有太強的使命感,多半屬於觀察者角色。但大學時期,和不同族群的原住民相處,我好像真正有了意識,覺得可以做點什麼。

文:阿爆(Aljenljeng)、李郁淳

念護專的日子,開了另一種眼界

小時候大家對我的評價就是「很聰明」。我有很多叔叔伯伯會來家裡拜訪,記得有個叔叔是開統一麵包車的司機,他的工作內容就是開著車到處送麵包。我記得他會特地把車繞過來,停在我家樓下,拿麵包給我爸。因為那時候麵包都會附贈玩具,他跟我爸說:「你小孩很聰明,我每次給她玩具,她都可以很快拼好。」我想,他應該是沒見過真正的聰明人才會這樣說吧。

又或者,聰明可能在我身上,以另一種形式展現。

如果沒念護專的話,我應該會考上公立高中,然後不靠加分念到大學。我爸在我幼時開計程車,三十七歲才去考警察學校走入公職,他是希望我念大學的。但我們家境並不好,媽媽為了生存,換過很多工作,公職或一般公司的工作,對她來說太抽象、太遙遠。她擔心我以後出路有限,叫我去念長庚護專,那是近在眼前的方便考量。

回想起來,我們的確會因為身為原住民,而被加諸許多刻板印象,話是這樣講,但我也一直都是因這個身分而受惠的人。國中畢業後,我媽叫我去考長庚護專,那間學校幾乎是原住民的第一志願。為什麼?因為在甚至國立大學學費都可能是一筆負擔的情況下,長庚護專一進去就學費全免,還有許多打工賺錢的機會,畢業後也不必工作償還。

我參加了一九九六年第三屆長庚護專的獨立招生,成為村子裡第一個考上長庚護專的學生。那時一個年級有二十個班級共約一千名學生,原住民就佔了一百多個名額。能參加獨立招生考進去的,多半都是排名原住民前百分之十,大家都很認真念書才拚進來的。

王永慶成立長庚護專的用意之一,就是讓原漢界線更模糊,也幫助原住民早日融入社會,所以原住民學生會被平均分散到各個班級,一班約七到八個人。在長庚護專的五年,我的確開了眼界。原來啊,台灣有這麼多來自不同地方的原住民。也打破我一個迷思,原來啊,原住民不見得了解原住民。

不禁讓我想起我媽常說的一句經典名言:「我們原住民都不知道自己有幾族,你們漢人考試還要全部背出來!」

跟漢人相處,我很有經驗,但一下子跟這麼不同的原住民當同學,我還真是得重新學起。在這些原住民中,阿美族很常見;布農族是超級慢熟;蘭嶼達悟族說話的口音,就是有自己的味道;鄒族的基因據說有荷蘭血統,所以五官高聳;但賽夏族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見到,他們的女生五官好精緻,每個都是美人。

在長庚護專,我才知道其他原住民是長這樣,並且這樣生活的。

有趣的是,當來自各地的原住民首度在學校碰頭,除了族裔和部落這種很明顯的小圈圈,另一個展現身分差異的方式,就是「都市 VS. 部落」。原住民這樣的對立,好像童年的事件重演。我們看著其他原住民,理應像看到自己的倒影,不都是台灣社會裡的少數族群嗎?儘管這樣,我們還是會對彼此有差別心。都市長大的,看不起部落來的,部落來的覺得你怎麼忘了本。

好比說,以前我們住宿生想打公共電話,就是要排隊,等待的同時你也常會聽到別人說話。如果你是部落來的,打電話回家會用母語講,對我們來說這是正常且理所當然的事。可是換到「都市原住民」,他們會用國語講,甚至已經不會用母語說話,這時候雙方就會在內心有各種murmur,可能是「我好羨慕她可以用全母語聊天!」和「她怎麼都不會說母語?」有一條看不見的線,隱隱劃開了我們之間。

我比較像處於兩個圓圈中間的交疊地帶,因為我同時有都市與部落的成長背景,使我看得出他們的差異,知道他們在意的點,而我熱愛交朋友的個性也可以扮演他們的橋樑。

其實,部分都市原住民,他們對自己的身分會缺乏安全感,他們不想被人家看到他們不懂原住民文化這件事。他們從最早的部落生活圈遷移到都市,體驗到從部落的傳統和教會系統被解放出來的滋味,好像到了都市,他們才能當自己。一到過年過節返鄉時,他們又得乖乖當回部落的孩子。

這樣不斷在城市與部落之間切換,已經是現代原民必須面對與適應的生活方式,有時矛盾,有時焦慮於何時可以安身。而我所做的就是聆聽,或給予他們想學習的資源。

很多原住民認為漢人看不起我們,可是我覺得不只是漢人,連我們也會看不起彼此,所以得要先解決自己的問題才是。我的方式是,我不可能改變別人,但可以從磁場相近的人開始改變起。

原民身分也會帶來意外的驚喜。長庚五年校園生活,我們常會參與很多社團活動或校內比賽,在某些特定社團,原民籍的同學反而特別吃香,大家搶著要延攬我們入社。以我加入的熱舞社來說,那時因為大量接觸黑人音樂與舞曲,這些都成為日後我創作的養分,我黝黑的皮膚、活潑的肢體,過去可能是刻板的負面印象,到了熱舞社反而令眾人羨慕。為什麼?說來可能政治不正確,但我不論外型或穿著打扮,都更符合大家對黑人文化的投射。因為這樣,在一些全國性的大專盃比賽,我們也因為擁有高比例的原民女孩而被其他學校記住,在這樣特定環境中,黝黑膚色反而像一種加分,一種優勢。

除了熱舞社,也有原住民族團康社團,固定到部落做些服務,協助山區或部落的健檢與衛教,我們社團會練習傳統原民舞蹈,在成果發表會時也會看到各族的傳統服飾。我以前在台東、高雄接觸的族群,以阿美、排灣、布農居多。而長庚時期,應該是我第一次看到台東、高雄以北的族服。這些泛文面族群(例如泰雅、太魯閣和賽夏)的服飾有許多相同之處,例如代表祖靈之眼的菱形圖紋,由貝殼、獸牙或種子做成的配件,用色以紅白居多,主要運用編織手法製作衣服等。


猜你喜歡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同領域的創意工作者怎麼應用 Photoshop 來創作?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在節目中分享他們各自入行以來的甘苦,從自學修圖軟體到得心應手地使用,做出近百萬粉絲追蹤的圖文與動畫,以及讓業主很有感覺的設計提案。

收聽管道如下:

這集節目邀請到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兩位創意人來聊聊他們使用Adobe Photoshop的心得,與他們一路堅持在創意產業的工作的動力。微疼在10多年前自己慢慢摸索PS繪圖,透過Photoshop自學從無名小站發跡,走上全職插畫家之路;顏伯駿是三頁文設計公司藝術總監,大學時期就開始接案做MV,從五月天演唱會的動畫設計開始踏入唱片產業,而後又從音樂產業拓展到許多大型活動的視覺統籌,包括多屆金曲獎、文博會、全運會、白晝之夜等。

☞現在就下載Photoshop自學!


沒有靈感的時候就睡一覺吧!(01:05)

兩位的平時的工作都是產量高、創意強度密集,讓人非常好奇他們平時的靈感來源,以及他們是怎麼紀錄與整理這些靈感,最後轉化成廣受歡迎的動畫作品與視覺規劃,沒想到兩人竟不約而同地在睡夢中找到答案!

微疼以白色兔子為主角創作插畫,他分享自己一開始都是從生活周遭親友的經驗,延伸發展出創作主題與角色,「但我發現最大的問題是,這些東西很容易被消磨殆盡,就像切蛋糕一樣,有一天會被切完。」對他來說找到更多靈感的方式之一就是走上街去,多多接觸人、觀察人。

顏伯駿則反問:「大家是不是對靈感太執著了?」他在帶領設計團隊時會透過幾種不同的路徑找到「靈感」或所謂的解法。顏伯駿認為找到靈感的前提是「先對生活有感覺」,接著按照主題分析每件事情,把累積的資料放進對應的資料夾,需要時把它們調出來,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內容。

相較於這樣井然有序的整理方式,微疼形容自己屬於感覺派,「找不到的時候就睡一覺,靈感就來了。」聽到這個回應,顏伯駿直呼自己也有類似的經驗,笑說大家以後會不會要發想題目之前,都會跑來說「老闆,我要睡一覺」!而有趣的是,微疼也分享,現在工作室裡面還真的就有放一張床!

☞睡醒打開Photoshop實現你的創意

插畫家微疼
插畫家微疼

從 0 開始的 PS 之路(09:00)

要成就好作品當然不能只是睡個覺,而是要動手將這些絕佳的靈感實現,這時候設計師和插畫家使用的工具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顏伯駿分享他除了就讀設計系因為課堂考試而學習使用Photoshop之外,早期使用PS創作的前輩像是藝術家李小鏡,以及言情小說封面繪者平凡、陳淑芳,都是促使他探索 PS 強大功能的榜樣,「我從PS 10一路到現在的Adobe CC,每年看著這個軟體,你本來想某個功能怎麼沒有,有一天突然間就蹦出來,到最後有一些讓你覺得『這是黑魔法嗎?』的功能。」顏伯駿感觸很深地說道。

☞立即體驗Photoshop黑魔法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三頁文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微疼接觸Photoshop的路徑比較特別。大學時期因為一場車禍讓他必須長期在家休養,從未受過美術訓練但熱愛畫畫他,在朋友介紹下認識Photoshop,「那時候無名小站很風靡,有些前輩創作者像我是馬克、彎彎都在上面做自己的圖文創作。」微疼心想自己也許也能試試看,而當年Photoshop自學的他已經進化成PS老手,從PS畫圖到影片製作,拓展出更多創作上的應用,「說出來大家可能很驚訝,我Youtube上的動畫影片都是在PS完成的。」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Photo Credit:微疼
微疼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儘管有不少人推薦過他用其他軟體,但微疼始終認為Photoshop是最直觀也最好調整細節的,工作室的所有夥伴也都非常熟悉這套軟體,在溝通過程中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只要打開PS示範就能讓大家馬上理解,「我覺得PS已經不是工具,而是一個語言了。」

☞學會設計的語言,現在就下載Photoshop

提案雙神器:Photoshop與Illustrator(13:31)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顏伯駿接著分析 Adobe 兩套重要的軟體:Illustrator跟Photoshop,許多學習設計的人在初初接觸繪圖軟體時,「就像戴上分類帽一樣分成Illustrator派跟Photoshop派,這兩種人是截然不同的思考路徑。」 前者是向量繪圖軟體,像工程圖一樣非常理性;後者則接近畫畫的原理,有PS筆刷、圖層和色調等功能可搭配使用。雖然設計師們對於習慣使用的軟體各有鍾愛,但Adobe在跨軟體、跨平台的高度整合性,現在不論是PS轉AI,或是反之,都能輕鬆跨軟體操作,是他認為非常優異又親民的特點。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三頁文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我做所有的簡報一定都是從Photoshop和Illustrator開始。」顏博駿分享他與團隊在向客戶提案時會做PS mockup,讓客戶看到Logo在不同介面上的呈現,除了提供客戶意想不到的創意,更要透過圖面證明你怎麼實現它。「下一個世代,應該是人人都會用Photoshop和Illustrator,不只是設計系,而是所有的企劃、專案都會用。」

☞升級你的提案!免費試用Photoshop

保持初衷?不!別再說那些熱血的話(28:18)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節目尾聲談到兩位在各自的領域努力多年,除了有一路陪伴他們創作、成長的Adobe,他們持續投入的動力是什麼呢?微疼坦承他過去在演講中常用熱血的話鼓勵其他人,「可是我後來發現什麼初衷都是屁啦,」他笑說自己從小到大幾乎沒有別的擅長的技能,「我堅持下去的原因就是,這輩子我可以做好的就是這件事了。」

顏伯駿也提到自己不想再對人說「保持初衷」,設計產業裡的每個崗位都有不同的挑戰,到處都會遇到挫折,但要思考那個挫折是否有跟成就感達成平衡,「如果沒有的話,你就要換個路走。」找到自己最擅長的事,不斷突破難關、維持品質,如同他們多年來的累積都是最好證明了。


☞ 現在就訂閱 Adobe Photoshop,開啟你的創作之路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