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爸媽共享的480天育嬰假背後,隱藏兩個你不知道的瑞典特質

新手爸媽共享的480天育嬰假背後,隱藏兩個你不知道的瑞典特質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瑞典的父母沒有我們習慣的性別角色:「誰應該做什麼」這個不尊重個體性的闡述。而這樣的觀念,可以透過家庭生活,得以實踐並且傳遞給孩子們。因此,瑞典的爸媽總是習慣讓孩子盡情地體驗不同的生活瑣事,尊重小孩去選擇自己喜歡且拿手的事情,並透過約定的形式,讓子女們養成做家事的習慣,了解一個家庭需要仰賴所有成員平等投入;而等他們長大了以後,便會將這種互相幫助、重視個體性、講求平等的家庭觀念繼續傳遞下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北歐各國以完善的福利政策聞名全球,其中育嬰假是最受關注的項目之一:高執行率、高普及率跟實質受惠父母的內容,讓北歐的爸媽可以安心地暫停工作,在孩子幼小的時候陪伴其成長。

根據研究指出,幼兒早期的成長環境對往後的自尊、安全感及學習能力有重大的影響力,而父母在嬰幼兒期的陪伴往往塑造正向的成長環境,對孩子的大腦認知、社會能力的發展有著顯著的幫助。但是,除了科學性的根據以外,北歐的育嬰措施卻有其文化價值的脈絡不容忽視。

身為全世界社會福利最完善的國家之一,瑞典早在四十年前就開始實施性別平等的育嬰假政策,鼓勵爸爸們脫下西裝工作服、繫上圍裙在家照顧小孩;育嬰假的時間的逐漸地延長,讓爸媽有機會參與更多幼兒成長的重要時刻。我把這個社會現象粗淺地歸因於兩種瑞典引以為傲的特質-性別平等、與以「家」為導向的文化。

性別平等

性別平等可以說是最鮮明的瑞典式價值。從《經濟學人》分析的「玻璃天花板指數」(一個由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研究的性別平等指標,旨在揭露不同國家的女性享有的工作性別平等狀況)來看,瑞典多年盤踞前三名,女性在職場受到的待遇逐漸改善,而男女之間的薪資差異也逐年減少,瑞典更被譽為「對職業女性最友善的國家」之一。

然而,我認為難能可貴的是,瑞典不是一味地提升女性的福利而已,真正的性別平等是在創造女性友善的環境之餘,讓男性在以往被女性獨佔的社會福利項目中,也得到實質的回饋及提升。

換句話說,在瑞典看不到聳動的福利競爭,因為瑞典人深信,唯有雙性都可以得到社會同等的尊重,才能攜手一同開創對雙方都有利的生活環境。而這也是為什麼瑞典人積極地把爸爸的角色,納入育嬰假的政策當中。

你知道台灣的給薪育嬰假有幾天嗎?現行法律保障女性6個月的育嬰假,然而真正申請的比例卻低得讓人心疼。那你知道瑞典的給薪育嬰假有幾天嗎?16個月,480天。在這480天當中,前390天可以得到政府補貼,金額為原有薪資的80%,後90天也可以享有足夠的生活補貼。

而為了落實性別平等,瑞典的育嬰假保留60天給新手爸爸們,也平等地保留60天給新手媽媽們,剩下的360天可依情況由爸媽們自行分配;也就是說,扣除掉不可轉移、保障給女性的60天育嬰假,瑞典爸爸們最多可以申請420天的育嬰假,但台灣卻還沒有給男性任何類似的保障。

根據《經濟學人》的調查指出,在2013年瑞典有接近90%的新手爸爸們申請育嬰假,平均時間為七週,讓爸爸可以積極地參與孩子的成長過程,並舒緩新手媽媽們的重擔。這背後的道理也非常簡單,瑞典人認為養育小孩是父母雙方的事,不應該因為性別而去區分家務事;性別平等,不應該只是工作場所的口號,而是要從生活中最細微的小事建立起,那有什麼比共同分擔新生兒的照顧工作更棒的呢?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以「家」為導向的文化

從街上玲琅滿目的家居店、總是擠滿全家大小一同購物的超市,到假日一起從事的戶外運動,不難看得出瑞典人對家庭生活的重視。家居生活絕對是瑞典家庭的核心經驗,也是瑞典孩子重要的社會化場域;瑞典的父母相信,不能只給予孩子物質的享受,而是從小就要學習諸多生活的技能。

根據我的瑞典朋友表示,他們從很小就要幫忙家事,洗碗拖地倒垃圾是必備的,有時候還會跟爸爸一起漆油漆、做木工,或是跟媽媽一起種花裁縫,冬天到了還要幫忙剷除車道上的積雪等等。這些生活技能往後都能幫助孩子融入社會,也練習獨立,並讓孩子了解到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必須付出心力才會得到收獲。

另一方面,瑞典的爸媽相信,家庭相處的時光是非常珍貴的,孩子可以藉由身體力行,實踐一些非常重要的價值觀,例如我們才剛討論過的「性別平等」。在一個瑞典家庭裡,爸爸背著嬰兒做菜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超市不只是婆婆媽媽的天下,往往有許多穿著西裝的男性們下班來買菜,而假日的公園裡我也常常看到爸爸們推著嬰兒車到戶外曬太陽。

瑞典的父母沒有我們習慣的性別角色:「誰應該做什麼」這個不尊重個體性的闡述。而這樣的觀念,可以透過家庭生活,得以實踐並且傳遞給孩子們。因此,瑞典的爸媽總是習慣讓孩子盡情地體驗不同的生活瑣事,尊重小孩去選擇自己喜歡且拿手的事情,並透過約定的形式,讓子女們養成做家事的習慣,了解一個家庭需要仰賴所有成員平等投入;而等他們長大了以後,便會將這種互相幫助、重視個體性、講求平等的家庭觀念繼續傳遞下去。

很多人說,北歐的高福利政策都是因為高稅收帶來的,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不完整的論述;瑞典的文化底藴造就他們追求社會福利跟正義,社會福利與正義又以一系列妥善的政策的姿態展示,而稅收充其量就只是達到目的的手段而已。

在分配妥當、政策又公開透明的情況下,讓高達83%的瑞典人民表示:「我們非常滿意目前的稅制與政策」,這是每天爭嚷不休的島國人民們怎麼也無法想像的吧。與其我們去羨慕瑞典的高福利,讓我們先捫心自問,我們有著性別平等、公平正義的文化價值嗎?

我們願意以更高的成本去換取對政府的信任、政策的信心嗎?而政府,我們現在的政府卻又值得人民的託付、擬定出符合社會正義的政策嗎?我想,這些根本性的問題才是我們該好好思索的,當我們可以微笑著肯定回答上述的三個問題時,我們離理想中的瑞典式社會福利就不遠了。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