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準備迎接長照時代的到來:讓失智失能長者每天都過得快快樂樂,是世上最有意義的事之一

台灣準備迎接長照時代的到來:讓失智失能長者每天都過得快快樂樂,是世上最有意義的事之一
Photo Credit: 李季霖@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長保費可以看做健保費的附加險,就好像買壽險順便買意外險;健保費保的是看病吃藥打針開刀,而長保費保的是失智失能長期照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草案送達四年以後,立法院15日終於三讀通過了「長期照顧服務法」,預計在2017年正式施行。

今天平面媒體都寫「長照法」三讀通過,這樣的縮寫是錯誤的,應該是「長服法」,因為「長服法」只是長照雙法之一,另一個是「長照保險法」,簡稱「長保法」。「長服法」立法意旨在於規範長照服務網絡、服務軟硬體的建置,而「長保法」乃長照財源的徵集法源。

今天通過的「長服法」來自國民黨的草案版本,裡頭並未把長照財源寫進去,代表這只是長照法的上半部,而下半部的「長保法」草案,衛福部長蔣丙煌已承諾將在本會期送到立法院。也就是說,未來台灣長照體系,將走國民黨政府規劃的社會保險制度。如果「長保法」審議順利,或許也可以趕在2017年跟「長服法」一起上路。

問題是2016年也可能政黨輪替,會不會新政府改弦更張?看起來是大勢底定了,因為民進黨2016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原本反對長照保險,但2012年選總統時,已經列入政策考慮。今天立法院沒有歷經激烈對抗就表決通過「長服法」,也代表民進黨已被說服,知道長照保險是台灣長照該走的路。

除了長照保險,台灣的長照建置沒有更好的路可走了。台灣規劃中的長照保險乃仿照日本,日本仿照德國,而最早實施長照保險的國家是荷蘭。日本之後還有韓國,未來,荷德日韓台五國,將是全世界實施全民長照保險的代表國家。

美國有沒有長照保險?美國人連健保都弄不好,怎麼會有長保!法國有沒有?只有少部分的安養中心服務給付。英國呢?要自己想辦法。加拿大、澳洲,大部分人連長照保險都沒聽過。當然北歐國家的長照乃社會福利一部分,由稅收支付,比如瑞典的政府長照支出在幾年前就高達GDP的3.5%。

所以說台灣的長照建置,已經走在世界前端,原因是長照模範國日本鄰近台灣,他們的經驗很快影響了台灣的有識之士。

日本在2000年施行長照保險,40歲以上國民才須納保,因為40歲以上才能得到長照服務。接受服務前,必須先讓長照需求委員會評估,給予需求等級認定,然後拿著這樣的配額去找長照服務規劃人員,擬定照顧方案,再依據此方案由服務機構提供第一線照顧。

比如一位80歲罹患輕度阿茲海默症的阿嬤,另有膝蓋退化,走路緩慢不便,而且每個月都得上醫院看慢性病,如果她向居住地的長照窗口申請照顧服務,將會由當地的評估委員會經由實地訪查與醫師診斷後,集體做出需照顧等級的裁定,比如給阿嬤每個月一萬兩千元長照費用。阿嬤就可以拿這一萬兩千元的額度,找社區的長照管理員為其規劃服務包裹。

比如每天中午送餐服務、三餐服藥督促、每周居家打掃,或者每天沐浴協助等,也可以申請代步計程車,甚至陪同看病人員,只要不超過一萬兩千元的額度就行。如此一來,這樣一位失智失能的阿嬤,大部分時間就能獨自生活,不必仰賴家屬。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現在「長服法」已經通過,再來就是「長保法」,目前最大挑戰,是必須說服國人多繳一筆長保費。長保費約是健保費的五分之一,比如現在每月繳五百元的健保費,未來就須多繳一百元做為長保費。全民繳交長保費以後,一年將有一千億的長保基金。現在的「十年長照」花多少錢?一年才三十億。

長保費可以看做健保費的附加險,就好像買壽險順便買意外險;健保費保的是看病吃藥打針開刀,而長保費保的是失智失能長期照顧。

民眾對於健保費調漲都反彈了,有可能接受增繳長保費嗎?要知道日本民眾對於長保的滿意度遠高過健保,而台灣幾次民意調查顯示,七成民眾可以接受多繳長保費,因為長照問題已經非常嚴重。

長保時代就要到來,長照建置不僅是台灣邁入高齡社會的重要因應策略,也是未來的重要產業,對於許多行業、團體、個人都有深遠影響。

比如教育,很奇怪的,台灣社會還有人搶著蓋醫學院護理學院,要知道醫療的黃金年代已經過去,未來任何照顧行業與單位,如果沒有長照概念,不能將老年客群當成重點,很可能就會被淘汰。台灣的大學裡有多少長期照顧系?台灣的高職裡有沒有長期照顧科?

有沒有高中同學,立志將來要照顧老人家?沒有,因為老師沒有教。不要只是往士農工商裡鑽,要知道老年照顧是未來藍海。照顧老人家,讓失智失能長者每天都過得快快樂樂,是世上最有意義的事之一。

未來有了長保,許多照顧項目都有給付,老人家的食衣住行、休閒與娛樂,都可以是長照服務的項目,也需要各行各業投入。比如計程車,未來需照顧老人家可以領到乘車券,免費搭車,將會需要為數龐大的長照計程車。

老年照顧的動人故事,將會在社會各角落上演,都是文學電影音樂與其他藝術創作的好題材。

又比如醫療機構,如果打算做長照,有很多地方可以著力,因為醫療與照顧有直接關係。比如訓練照服員,未來幾年台灣需要幾萬名有執照的照服員,誰來訓練?當然是有興趣有能力的醫療人員。未來連外籍看護都需要訓練,不能像現在一樣,每個月花兩萬元請個語言文化不通的外國朋友陪老人家,然後什麼都不管。

台灣有多少人會講印尼話、越南話?很奇怪的,台灣有四十萬外國勞工朋友,但會講他們話的人很少。長照施行以後,狀況將會不一樣,比如實施照顧訓練,如果老師會講印尼話、越南話,當然效果更好。

還有更多更多,比如志工,需要更多台灣人加入照顧老人家行列,今天你照顧我阿公,明天我照顧你阿嬤,這種非專業人員提供的照顧可以減輕長照財源的負擔。又比如小型失智之家的開設,溫馨家庭氛圍讓老人家沒有住到冰冷病房的感受;日間照顧,白天來上學晚上回家,家屬可以獲得半日喘息。

老人家為社會付出一生,老了當然要得到良好照顧,這是天經地義。動物都知道相互照顧,老象老了,癱了,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小象不曉得怎麼辦,也會本能地用著小小象鼻子努努老象,給一些安慰。

長照時代就要到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社會就要在台灣實現。失智失能的阿公阿嬤,還有辛苦的家屬們,請再多撐幾年,國家就要來照顧你們了。

除了老年照顧以外,台灣的長照也涵蓋非老年族群,比如年輕的身障者或者智障者,這是年輕人也要繳長保費的理由。有沒有看過佝僂老媽媽帶著憨厚稚氣嘴角流涎中年孩子的畫面?未來這些老憨兒也會由國家提供長照服務。

慢性精神病患也可能從健保切出,納入長照保險,荷蘭就是如此。全台目前有一萬多張慢性精神床位,未來可能都會劃入長保範圍。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沈政男臉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沈政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