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傳佛法傳入後,有開始與台灣的民俗文化互動嗎?

藏傳佛法傳入後,有開始與台灣的民俗文化互動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藏傳佛教在西藏本土,一直是非常積極與民俗信仰互動的。最典型的表現,就是蓮花生大士建立西藏的第一座寺院並為其開光時,大修煙供,成就「世界煙供日」。

其實,藏傳佛教在西藏本土,一直是非常積極與民俗信仰互動的。最典型的表現,就是蓮花生大士建立西藏的第一座寺院並為其開光時,大修煙供,成就「世界煙供日」。

煙供(Sang),是早在佛法傳入西藏以前,就非常流行的西藏民俗信仰。本來是象雄苯波文化,在迎請大神降臨時所會獻上的供品,古典記載那能淨化大神降臨的時的氣氛、讓其愉悅。所以,煙供是藏族的神明們最習慣的祭拜方式,佛教進入藏地後,也就融合了這種方式,成為藏傳佛教最重要的特色之一。

據說,佛教剛剛開始傳入西藏時,遇到本地部分神明極大的反抗。因此,蓮花生大士從印度來到西藏,一位一位神明去溝通:有的透過激烈的鬥爭才平息、有的透過軟性的對話而理解,這些神明最後都與佛教結緣,「不一定」完全信仰佛法,但至少能接受與做朋友。

蓮花生大士與所有的西藏本地神明都結盟之後,並沒有強迫他們接受佛教的供養方式。相反地,他在建立了桑耶寺之後,修的第一場法就是煙供:藏傳佛教第一座寺院建立的那天,也就成為了世界煙供日。(題外話,今年的世界煙供日很接近囉,7月13日。)

我去年曾聽過一位前輩說:「佛教文化是一種軟性的紐帶,將不同世界觀、文化民族的人繫在一起。」誠然是言,我覺得這也是佛法的魅力所在。

鑑古應知今:那麼,藏傳佛法有開始與台灣的民俗文化互動嗎?

藏傳佛法來到台灣這塊土地,比較知名並有正當性的的第一代人士、無疑應該是章嘉呼圖克圖,這是與達賴喇嘛並列藏傳佛教統領前後二藏、內外二蒙共四大政教領袖之一,他還出任了中國佛教會來台後第一任理事長。

可惜大師來台不到10年即離世,並沒有與本土的民間信仰有太多的互動。

從此之後,藏傳佛法在台灣經過了幾個階段的發展:戒嚴時期主要由直接或間接師從藏族上師的漢人弘法。解嚴後開始有更多藏族上師來台,或是建立中心、或是舉辦法會。

不可否認的,這一波波的藏傳佛法浪潮中,最為積極並有效與本地社會互動,甚至產生結合與質變的,大都是由漢族上師主持的藏傳佛法團體;我覺得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在台灣推動免費臨終助念,利人無數的諾那華藏精舍。

然而,若談到與「民俗信仰」的互動,特別是制度性互動,則寥寥可數到幾乎不可見:雖然或多或少,有聽過某些中心自己了塑造自己獨有的民俗神像,或是有仁波切將藏傳佛法的金剛舞文化以遶境的形式呈現,與其寺院所在地的宮廟互動;然而這都只是一種「接觸」、離互動甚有距離,遑論這還只是「個案」。

其實,早在50年前就有一個非常有代表性的藏族人士,與台灣的媽祖信仰總本山北港朝天宮接觸:西藏流亡政府的軍事領袖嘉瑪倉・桑佩將軍,就曾於1971年前後向朝天宮致獻「恩敷宇宙」匾額一面,以表對媽祖慈悲精神之崇敬。

我們這次「度母迎聖母共為三寶輔」的計劃,是否能在前人「接觸」的基礎之下、成就「互動」的緣起,為藏傳佛法在台灣與民俗信仰的緣起開創新篇章?Who knows?

  • 作者正在推動的「度母迎聖母共為三寶輔」計劃、本質上是從佛法的角度定位「天上聖母」,這個計畫現正值功德億倍增長的衛塞節期間募捐中

本文經熊仁謙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