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LGBT難民創設NGO「大心之家」,盼落地生根從受助者轉變為助人者

法國LGBT難民創設NGO「大心之家」,盼落地生根從受助者轉變為助人者
12位來自非洲與東歐的LGBT難民在另一個LGBT團體相識,一年前在LGBT友善城市蒙貝列共同成立大心之家,協助人數越來越多因性傾向而出逃的庇護尋求者。成立一年後,協會人數增至64人,成員情同家人,互相協助、鼓勵。|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跨性別者志工克莉斯達(Krystal)是「大心之家」的翻譯、行政、司機,她覺得LGBT難民在法國最大的困難是「融入」,因為雖然法國是開放國家,但還是有很多恐同與歧視,「他們(LGBT)是三重弱勢:黑人、同性戀和難民」。

文:曾婷瑄(《中央社》記者)

(中央社)2022年3月4日,是「大心之家」(Famille au grand cœur)成立一週年,成員一大早來到協會手作蛋糕,一起慶祝。中午聚餐後,30多人擠在會議桌旁,有難民、法國工作人員與志工,他們舉起蛋糕,開心舞蹈,紀念一路走來的奮鬥與重生。

去(2021)年成立的「大心之家」(Famille au grand cœur)位於蒙貝列(Montpellier),是法國第一個由LGBT(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者)難民創設的NGO,旨在藉由過來人經驗,協助難民申請庇護,進行培力以融入法國社會。

「大心之家」被LGBT難民當做避風港,這裡的每個人背後都有故事。

離鄉背井逃亡路 湯瑪士惡夢連連

記者抵達「大心之家」這天,協會志工正在幫幾位新來的難民上法文課。現任會長湯瑪士(Thomas)歡迎記者到來,娓娓說出他的經歷。

在祖國賴比瑞亞,湯瑪士愛上鄰居男孩。有天他倆躲在工地接吻,被父親的教友撞見告發,閒話傳開,覺得丟臉的父親便把他送到外省寄宿學校。

他在新學校和男友的戀情被人發現後,一群人喊叫著衝進宿舍,把倆人從床上拖下,接著就是一頓暴打。湯瑪士趁亂逃跑,從此再不敢回去。

在朋友介紹下,湯瑪士向人借旅費出逃,一路經過獅子山、幾內亞、馬利、布吉納法索、尼日、利比亞,甚至在利比亞被抓蹲了四個月的牢,最後搭乘舢舨渡過地中海,抵達義大利。

然而,這卻是另一個惡夢的開始。

身無分文、舉目無親的湯瑪士被控制行動,所謂的「朋友」竟逼迫他接客。湯瑪士回想:「我每天要被3到5個人侵犯,只要喊累,他們就會賞巴掌。這不是像地獄,它就是地獄。」

是否曾嘗試逃跑?湯瑪士說對方以非洲部落盛行的黑魔法威脅,他一開始真的相信有黑魔法,直到2020年7月中,他無法再忍,認為死亡可能也不比當下慘,決心「冒死」出逃,結果證明黑魔法只是迷信。

每一步都是微小勝利 LGBT難民變身助人者

從一位羞澀的男孩到落腳蒙貝列、參與成立全法第一個由LGBT難民創辦的組織,湯瑪士說:「這不是我一人做到的,而是12個來自非洲和東歐的創會成員一起,我們是在『避難所』(Le Refuge)相識的。」

「避難所」是蒙貝列一個頗具規模的LGBT組織,專門收容並協助因性傾向而遇到困難的人。

一群難民發想:「何不成立協會,專門協助外國人?」畢竟難民申請、入境、語言、融入等問題,都是當地LGBT社群較少遇到的挑戰,且LGBT難民日增,所需的幫助也越來越多。

一年內,「大心之家」人數增至64人,並有能力聘請3位法國全職專員,而管理人員都由難民無給薪出任。此外,還有許多志工幫助他們處理行政文件、教導法文等。湯瑪士說:「我們想要回饋法國,同時協助有相同境遇的人。」

LGBT難民在流離過程中都經歷過相似的心路歷程,從一開始的恐懼和被排擠、逃亡路上挨餓受凍,到落腳接待國的掙扎疏離與行政難關,每一步都是奮鬥,也是貴人協助下得來不易的微小勝利。

受訪難民告訴記者,一路上太多人向他們伸援,幫助他們落腳、申請文件、學習法文,讓他們獲得重生,得以站穩腳跟在新環境中前行。如今他們懷著對法國的感激之情,慢慢落地生根,希望能從受助者的角色轉變為助人者,把這份互助精神傳遞下去。

失去左眼 穆罕默德黑暗中看見微光

「愛,無法交易,它就在我體內;愛,來自內心。若你愛的是女性,就應該和女性在一起;若愛的是男性,就該和他在一起。他們為何反對,我不理解」。LGBT難民穆罕默德(Mohamed)這番話藏著顛沛流離與刻骨銘心。

記者跟著社工師楚謝(Anaïs Trouchet)來到接待穆罕默德的寄宿家庭,他一年前從西非幾內亞逃出,目前還在等待難民庇護的申請結果。

初見穆罕默德,他拘謹向記者伸出手,卻在握手時格外前傾、正臉對著記者。記者以為那是他表現親切的方式,但卻不然。

他說,在男孩談論女孩、圍著女孩團團轉的年紀時,他就已經知道「女生不在我心裡」。

穆罕默德的父親是負責在清真寺塔頂召集穆斯林做禮拜的宣禮員,從小逼他學習可蘭經,後來父親離家並中斷他的學費;2012年母親病倒,家裡無法再供他唸書。

為籌措學費與母親的醫藥費,穆罕默德迎娶家境優渥的女孩為妻,以換取岳父資助。一年後,女孩發現真相憤而離婚,並在鄰里間大罵穆罕默德是同性戀。他在父親強迫下,再婚娶了表妹,但仍一邊繼續和初戀男友交往,最終紙包不住火,穆罕默德倉皇出逃,躲到男友家。

令人料想不到,一個月後,警察突然闖入穆罕默德男友家,逮住他的男友,他和警察對抗過程中左眼被警棍重擊,額頭留下傷疤。他說:「我這隻眼睛,再也看不到了。」這或許解釋為何穆罕默德剛才特意用另一邊臉靠近記者。

害怕被送到監獄的悲慘下場,穆罕默德開始流亡的日子,那也是他和男友的最後一面,對方如今是生是死,毫無音訊。

LGBT難民與寄宿家庭情同母子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除宿舍外,大心之家目前也有兩個寄宿家庭,幫助庇護尋求者能更快習慣法國生活、融入社會。受訪者穆罕默德經歷千辛萬苦,輾轉來到法國,如今與寄宿家庭情同母子。寄宿媽媽告訴記者,沒有理由不提供幫助,也希望更多法國人加入行列。

他逃到鄰國馬利後致電舅舅,原本的猜想獲得證實。原來是他父親為了臉面而報警抓人。接著,他和一位朋友一起逃難。輾轉經過阿爾及利亞、利比亞,再搭船偷渡至義大利。

然而造化弄人,小舢板翻船了,64人喪生,包括資助他出逃的朋友,「他就這樣留在了海裡」。穆罕默德感慨地說,「這一天是2021年2月18日,我永遠記得。」


猜你喜歡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同領域的創意工作者怎麼應用 Photoshop 來創作?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在節目中分享他們各自入行以來的甘苦,從自學修圖軟體到得心應手地使用,做出近百萬粉絲追蹤的圖文與動畫,以及讓業主很有感覺的設計提案。

收聽管道如下:

這集節目邀請到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兩位創意人來聊聊他們使用Adobe Photoshop的心得,與他們一路堅持在創意產業的工作的動力。微疼在10多年前自己慢慢摸索PS繪圖,透過Photoshop自學從無名小站發跡,走上全職插畫家之路;顏伯駿是三頁文設計公司藝術總監,大學時期就開始接案做MV,從五月天演唱會的動畫設計開始踏入唱片產業,而後又從音樂產業拓展到許多大型活動的視覺統籌,包括多屆金曲獎、文博會、全運會、白晝之夜等。

☞現在就下載Photoshop自學!


沒有靈感的時候就睡一覺吧!(01:05)

兩位的平時的工作都是產量高、創意強度密集,讓人非常好奇他們平時的靈感來源,以及他們是怎麼紀錄與整理這些靈感,最後轉化成廣受歡迎的動畫作品與視覺規劃,沒想到兩人竟不約而同地在睡夢中找到答案!

微疼以白色兔子為主角創作插畫,他分享自己一開始都是從生活周遭親友的經驗,延伸發展出創作主題與角色,「但我發現最大的問題是,這些東西很容易被消磨殆盡,就像切蛋糕一樣,有一天會被切完。」對他來說找到更多靈感的方式之一就是走上街去,多多接觸人、觀察人。

顏伯駿則反問:「大家是不是對靈感太執著了?」他在帶領設計團隊時會透過幾種不同的路徑找到「靈感」或所謂的解法。顏伯駿認為找到靈感的前提是「先對生活有感覺」,接著按照主題分析每件事情,把累積的資料放進對應的資料夾,需要時把它們調出來,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內容。

相較於這樣井然有序的整理方式,微疼形容自己屬於感覺派,「找不到的時候就睡一覺,靈感就來了。」聽到這個回應,顏伯駿直呼自己也有類似的經驗,笑說大家以後會不會要發想題目之前,都會跑來說「老闆,我要睡一覺」!而有趣的是,微疼也分享,現在工作室裡面還真的就有放一張床!

☞睡醒打開Photoshop實現你的創意

插畫家微疼
插畫家微疼

從 0 開始的 PS 之路(09:00)

要成就好作品當然不能只是睡個覺,而是要動手將這些絕佳的靈感實現,這時候設計師和插畫家使用的工具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顏伯駿分享他除了就讀設計系因為課堂考試而學習使用Photoshop之外,早期使用PS創作的前輩像是藝術家李小鏡,以及言情小說封面繪者平凡、陳淑芳,都是促使他探索 PS 強大功能的榜樣,「我從PS 10一路到現在的Adobe CC,每年看著這個軟體,你本來想某個功能怎麼沒有,有一天突然間就蹦出來,到最後有一些讓你覺得『這是黑魔法嗎?』的功能。」顏伯駿感觸很深地說道。

☞立即體驗Photoshop黑魔法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三頁文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微疼接觸Photoshop的路徑比較特別。大學時期因為一場車禍讓他必須長期在家休養,從未受過美術訓練但熱愛畫畫他,在朋友介紹下認識Photoshop,「那時候無名小站很風靡,有些前輩創作者像我是馬克、彎彎都在上面做自己的圖文創作。」微疼心想自己也許也能試試看,而當年Photoshop自學的他已經進化成PS老手,從PS畫圖到影片製作,拓展出更多創作上的應用,「說出來大家可能很驚訝,我Youtube上的動畫影片都是在PS完成的。」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Photo Credit:微疼
微疼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儘管有不少人推薦過他用其他軟體,但微疼始終認為Photoshop是最直觀也最好調整細節的,工作室的所有夥伴也都非常熟悉這套軟體,在溝通過程中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只要打開PS示範就能讓大家馬上理解,「我覺得PS已經不是工具,而是一個語言了。」

☞學會設計的語言,現在就下載Photoshop

提案雙神器:Photoshop與Illustrator(13:31)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顏伯駿接著分析 Adobe 兩套重要的軟體:Illustrator跟Photoshop,許多學習設計的人在初初接觸繪圖軟體時,「就像戴上分類帽一樣分成Illustrator派跟Photoshop派,這兩種人是截然不同的思考路徑。」 前者是向量繪圖軟體,像工程圖一樣非常理性;後者則接近畫畫的原理,有PS筆刷、圖層和色調等功能可搭配使用。雖然設計師們對於習慣使用的軟體各有鍾愛,但Adobe在跨軟體、跨平台的高度整合性,現在不論是PS轉AI,或是反之,都能輕鬆跨軟體操作,是他認為非常優異又親民的特點。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三頁文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我做所有的簡報一定都是從Photoshop和Illustrator開始。」顏博駿分享他與團隊在向客戶提案時會做PS mockup,讓客戶看到Logo在不同介面上的呈現,除了提供客戶意想不到的創意,更要透過圖面證明你怎麼實現它。「下一個世代,應該是人人都會用Photoshop和Illustrator,不只是設計系,而是所有的企劃、專案都會用。」

☞升級你的提案!免費試用Photoshop

保持初衷?不!別再說那些熱血的話(28:18)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節目尾聲談到兩位在各自的領域努力多年,除了有一路陪伴他們創作、成長的Adobe,他們持續投入的動力是什麼呢?微疼坦承他過去在演講中常用熱血的話鼓勵其他人,「可是我後來發現什麼初衷都是屁啦,」他笑說自己從小到大幾乎沒有別的擅長的技能,「我堅持下去的原因就是,這輩子我可以做好的就是這件事了。」

顏伯駿也提到自己不想再對人說「保持初衷」,設計產業裡的每個崗位都有不同的挑戰,到處都會遇到挫折,但要思考那個挫折是否有跟成就感達成平衡,「如果沒有的話,你就要換個路走。」找到自己最擅長的事,不斷突破難關、維持品質,如同他們多年來的累積都是最好證明了。


☞ 現在就訂閱 Adobe Photoshop,開啟你的創作之路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