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四):不調漲基本工資,是台灣經濟成長趨緩的元兇

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四):不調漲基本工資,是台灣經濟成長趨緩的元兇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和韓國是處於相似經濟發展階段的經濟體,台灣的成長應該與韓國相似。然而,雖然韓國在過去十年中的增加速度與東歐國家一樣快,台灣反而放緩了。而這背後的原因,其實和政府刻意壓低基本工資有絕對的關係。

在本文的其他部分,我多次提到台灣經濟成長減緩。這是什麼意思? 本文通過看數據來解釋。

正如本文其他部分所討論的,較不富裕的已開發國家往往會看到更快的經濟成長,因為它們會更快地提高工資以趕上生活成本,這也有助於其經濟更快地擴張。在較富裕的已開發國家中,他們的工資更足夠,因此只需要更慢地增加工資,他們的經濟成長也更慢。

因此,在下面的圖表中,我們可以看到,在東歐較不富裕的國家中,它們的經濟因此自1995年以來增加最快。另一方面,在紐西蘭和以色列等較富裕的國家,經濟規模比台灣大40%到50%,它們的經濟成長速度較慢。在韓國、馬爾他和斯洛維尼亞等中等財富的中等國家中,它們的增加處於中等水平。(本文中的比較是比較人均GDP更接近台灣的國家。)

在這個比較中,台灣和中間國家差不多,應該和韓國一樣有更快的經濟成長。然而,台灣的國內生產總值在這組國家中增加最慢。

a
作者製作提供
數據來源:其他國家台灣

正如本文其他部分所討論的,勞動收入和家庭收入是經濟成長的關鍵驅動力,而台灣經濟成長如此緩慢的原因之一,是其工資停滯不前。

在下面的圖表中,我們再次可以看到,在較不富裕的已開發國家中,他們的基本工資自1995年以來增加最快,其次是韓國和斯洛維尼亞等中等國家,然後是紐西蘭和以色列等較富裕的國家。

同樣,在台灣的經濟成長階段,其基本工資應該增加得更快,或者與韓國和斯洛維尼亞差不多。然而,台灣的基本工資再次增加最慢。

a
作者製作提供
數據來源:其他國家台灣

由於台灣的工資增加緩慢,台灣的人均家庭消費支出也因此在這組國家中增加最慢。

在其他國家中,我們繼續看到較不富裕的已開發國家的家庭消費支出增加更快,因為它們的基本工資增加更快。

以台灣的經濟發展階段來看,台灣的家庭消費支出應該在這組國家的中間,但反而是最慢的。

a
作者製作提供

由於台灣的基本工資和家庭消費支出增加緩慢,因此其利潤增加也是最慢的。台灣的勞動收入和家庭收入實在太弱,無法幫助推動企業增加。

但是,台灣的利潤實際上應該增加得更快,至少應該與韓國或以色列相提並論。

a
作者製作提供

由於台灣經濟成長緩慢,導致其他國家逐漸追趕並超越台灣。

當我們將台灣與較不富裕的東歐國家進行比較時,可以看到它們正在迅速縮小與台灣之間的經濟差距。

1995年,這些國家的經濟規模僅為台灣的13%至43%。到2019年,他們的經濟已經增加到台灣經濟的66%到87%。(本文著眼於2019年之前的GDP增加,以便觀察COVID-19疫情導致經濟成長減緩之前的總體增加趨勢。)

a
作者製作提供

如前所述,東歐國家經濟快速增加的一個關鍵驅動力是因爲它們的基本工資迅速上漲。我們在本文前面部分看到,在這些東歐國家中,他們的基本工資遠遠不足以支付生活費用,因此他們正在迅速提高工資以迎頭趕上。

因此,這些東歐國家的基本工資從1995年僅占台灣基本工資的6%到19%,此後數倍增加到2019年台灣的61%到80%。事實上,立陶宛的基本工資今年已與台灣持平,未來幾年其他國家也將超過台灣。

a
作者製作提供

這些東歐國家基本工資的快速增加也導致其家庭消費支出迅速趕上台灣。他們的家庭消費支出從1995年僅占台灣支出的16%到39%增加到2019年的73%到85%之間。

a
作者製作提供

同樣,東歐國家不斷上升的家庭消費支出,也使它們的利潤迅速趕上台灣。他們的利潤從1995年僅占台灣利潤的18%到54%,增加到2019年台灣利潤的54%到84%之間。

a
作者製作提供

乍看之下,東歐國家追趕台灣的速度如此之快可能是正常的。按照邏輯,他們一開始不如台灣富裕,因此應該增加得更快。

但是,當我們與韓國相比時,我們將能夠看到台灣的表現實際上並不盡如人意。

在韓國經濟持續快速增加的同時,台灣卻放緩了

韓國是最接近台灣經濟發展階段的經濟體,理論上台灣和韓國應該會出現類似的增加勢頭。

然而,當我們看下面的圖表時,會發現東歐國家對台灣經濟的增加速度,比對韓國的增加速度要快得多。綠色線表示他們對台灣的增加,而藍色線表示他們對韓國的增加。

a
作者製作提供

換句話說,台灣經濟成長如此緩慢,以至於讓這些東歐國家更快地迎頭趕上。

與台灣經濟相比,東歐國家在1998年至2019年間增加了1.9至3.4倍,而與韓國相比,它們僅增加了1.1至1.9倍。

事實上,當我們看這些線的梯度時,藍線在過去十年左右一直是平的,這意味著韓國的增加速度與這些東歐國家一樣快。但是,但是台灣的發展速度並沒有那麼快。

換言之,在韓國繼續快速增加的同時,台灣卻放緩了。

同樣的趨勢在其他經濟成長驅動力中重複出現。

比較基本工資,東歐國家對台灣的基本工資增加速度是台灣的3.2至4.9倍,而與韓國相比,其基本工資僅增加0.9 至1.5倍。換言之,韓國的基本工資再次以與這些國家一樣快的速度增加,而台灣則沒有。

因此,台灣的成長,已經開始趨緩。

a
作者製作提供

比較家庭消費支出,我們再次看到東歐國家對台灣的增加速度為1.9至3.5倍,而對韓國的增加速度僅為1.1至2.0倍。韓國再次以與這些國家一樣快的速度增加,而台灣則停滯不前。

a
作者製作提供

與利潤相比,情況也是如此——東歐國家對台灣的增加速度為1.4到2.8倍,而對韓國的增加速度僅為1.1到2.1倍。

在經濟成長的驅動力、工資、家庭消費和支出方面,韓國的增加速度與東歐國家一樣快,這也使其經濟迅速擴張。

然而,台灣的成長已經放緩,落後於這些國家。

我們還可以看到這些經濟成長驅動力,如何相互作用以促進經濟成長:當工資增加高時,家庭消費支出也增加更快,以幫助利潤和經濟更快地擴張。當工資增加低時,家庭消費支出放緩,導致利潤和經濟成長減緩。台灣就是這種情況。

a
作者製作提供

當我們將台灣與其他財富水平相近或稍微更富裕的國家進行比較時,台灣經濟成長放緩最為明顯。

按照邏輯,台灣應該以與人均GDP相似的國家以相似的速度增加;與人均GDP較高的國家相比,台灣應該增加得更快。

換句話說,當我們看下面的圖表時,台灣經濟與其他國家的比較線應該是平的,以反映類似的增加,或者呈上升趨勢以反映更快的增加。

a
作者製作提供

然而,自1995年以來,這些線反而都呈下降趨勢。與這些國家相比,台灣的經濟實力相對變得越來越小。

1995年,台灣人均GDP是斯洛維尼亞的128%,但此後下降到2019年的104%。與韓國相比,台灣經濟萎縮幅度更大,從148%下降到87%。但是,台灣應該要與這些國家並駕齊驅。

另外,1995年台灣人均GDP是紐西蘭的67%,2019年下降到60%;而對澳洲,這一比例從56%下降到49%。然而,鑑於台灣經濟較不富裕,它的增加速度應該更快,而不是更慢。

台灣的經濟成長已經放緩。

韓國之於其他國家的狀況,和台灣完全不一樣

當我們接下來將韓國與這些國家進行比較時,我們會看到一個不同的畫面。

韓國的經濟成長,與斯洛維尼亞相比從87%增加到119%,與紐西蘭相比從46%增加到69%,與澳洲相比從38%增加到56%。

換言之,韓國經濟正在加速,而台灣經濟正在放緩。但韓國的增加實際上是其經濟發展階段的正常現象。台灣的增加卻不正常。

a
作者製作提供

同樣,我們看到這種情況在其他經濟成長驅動力中重複出現。

台灣的基本工資從斯洛維尼亞的237%下降到79%。基本工資從紐西蘭和澳洲的70%和48%,下降到這些國家的40%和35%。

a
作者製作提供

另一方面,韓國的基本工資從斯洛維尼亞的106%上升到145%,從紐西蘭的31%上升到73%,從澳洲的22%上升到64%。

台灣的基本工資增加較慢,經濟因此放緩。韓國的基本工資增加更快,其經濟規模因此增加更快。

a
作者製作提供

家庭消費支出也是如此——台灣的成長已經放緩。

a
作者製作提供

而韓國則加快了步伐。

a
作者製作提供

在營業盈餘中也可以看到同樣的趨勢——台灣相對於其他國家放緩。

a
作者製作提供

但韓國再次加速。

a
作者製作提供

將台灣和韓國並排繪製圖表,使它們的增加路徑差異更加明顯。

在下面的圖表中,我們可以看到,與這些國家相比,韓國的經濟成長速度快了1.4到1.8倍(請參閱下表中的藍線)。

a
作者製作提供

然而,台灣經濟相對於這些國家只增加了0.6倍至0.9倍。與這些國家相比,台灣的經濟大餅實際上變得更小了。

換句話說,台灣經濟成長減緩,韓國經濟加速。

與上列國家相比,韓國的基本工資增加速度也快了1.5到3.5倍,而台灣的增加速度只有0.3到0.7倍。再一次,台灣相對於這些國家是萎縮的。

a
作者製作提供

與這些國家相比,韓國的家庭消費也增加了1.4到1.8倍。然而,台灣的增加速度只有0.6到0.8倍。

a
作者製作提供

在利潤方面,韓國的增加速度也快了1.1到1.5倍,而台灣的增加速度只有0.7到0.9倍。

在每一個例子中,韓國經濟擴張,台灣經濟萎縮。

a
作者製作提供

台灣採取了錯誤的經濟政策

通過這些比較,我們可以明白了解台灣經濟成長為何會放緩。

與東歐國家相比,由於他們的富裕程度較低,因此與台灣相比增加更快是正常的。隨著這些國家為了趕上生活成本而更快地提高基本工資,這也導致其家庭消費支出迅速上升,從而也帶來利潤和經濟的快速增加。

台灣和韓國是處於相似經濟發展階段的經濟體,台灣的成長應該與韓國相似。然而,雖然韓國在過去十年中的增加速度與東歐國家一樣快,台灣反而放緩了。

更糟糕的是,與其他處於類似發展階段的國家(如斯洛維尼亞)和其他稍微富裕的國家(如澳洲、紐西蘭和以色列)相比,台灣的增加速度應該與它們相當,甚至更快。然而,與所有這些國家相比,台灣已經相對落後。與此同時,韓國的經濟成長相對於這些國家來說是持續加速的,這也是台灣經濟本該的表現。

台灣經濟本應加速,實際上卻放緩,台灣正在失去其增加潛力。

有人可能會認為,台灣經濟成長減緩是合理的,因為台灣正在採取低成本的方式經營。但如果台灣採取低成本的方式時,台灣消費物價也停止增加,那樣台灣的低經濟成長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台灣政府和企業的目標仍然是GDP的大幅增加,因此不能只想靠低成本的方式來運行。

正如本文其他部分所示,這兩者是不兼容的。

我在前文指出,台灣的基本工資增加與日本一樣緩慢,但日本的消費物價自1995年以來一直保持不變,而台灣的消費物價卻一直在上漲。這產生了兩個問題。

第一,消費物價上漲過快,不僅台灣消費者失去購買力,更無法滿足基本需求。

這將我們引向下一個問題。如果台灣的工資繼續像東歐國家或韓國一樣快速增加,這將使消費者購買越來越多的基本必需品,並幫助台灣企業的利潤不斷增加。相反,由於台灣消費者連基本需求都難以滿足,台灣企業因此失去了原本可以賺取的利潤。這種未實現的利潤實際上很容易獲得,方法是把更多的工資放在勞工手中,這樣他們就可以將工資用於支持企業的發展。

由於台灣剝奪了勞工更高的工資,因此也剝奪了企業更高的利潤。

如前所述,受影響最大的企業是那些銷售基本需求的企業(包括各種商品和服務,如雜貨、食品和飲料、家庭必需品和電器、基本娛樂、教育和醫療保健、當地電信、銀行和保險服務 ,以及當地的假期和旅遊服務等)。

再者,台灣若要採取低成本的方式,就必須採取一貫的低成本方式,同時還要抑制房價。但事實上,台灣的房價在過去十到二十年中,已成為已開發國家中增加最快的國家之一,也是已開發國家中最昂貴的之一。

房子是基本必需品,當房價超出普通公民的承受能力,反而成為世界上最昂貴的房子之一時,我們不能談論維持低成本的做法。因此,將台灣視為低成本不再有意義,因為財富是相對的,台灣在經濟上仍然不如其他已開發國家富裕,而且由於台灣自稱已開發國家,國民渴望變得更富有。

鑑於工資停滯不前,利潤停滯不前,這也導致公民尋找其他增加財富的方式,例如過度投資房子,但這反而進一步加劇了台灣的不平衡增加,導致經濟從多方面變得越來越扭曲。即如前文所述,在台灣經濟發展階段,台灣的工資實際上漲得太慢,物價漲得太快,過度的利潤被引導到過度投機的房價,導致工資上漲。工資價格差距如此之大,導致台灣經濟成長不平衡。

這種情況是不永續的,因為台灣的高房價將威脅到經濟的穩定,而社會不平等可能會撕裂台灣的社會結構。顯然,房地產投機既不是一種明智的經濟成長方式,也不是永續的方式。台灣的決策者需要開始更加認真地對待台灣經濟不平衡的問題。

調查:9成民眾認為目前房價太高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過去壓低基本工資的國家,都已逐漸發現自己的錯誤

有一種想法是,工資增加是為勞工服務的,利潤增加是為企業服務的,由於一直存在工資和利潤增加相互排斥的概念,這導致企業認為工資增加意味著利潤減少。

然而,通過抑制工資增加,這反而導致利潤停滯不前。為什麼會這樣? 這是因為工資和利潤增加並非旨在相互獨立。從整個經濟的功能來看,拉動工資增加也會拉動利潤增加,因為它們是經濟周期增加路徑的重要組成部分,需要同步移動,經濟才能隨之移動。因此,抑制工資增加意味著抑制利潤增加。

基本上,我們不可能在不增加工資和家庭收入的情況下擴大經濟和利潤。因為使用這種方法,經濟將無法永續地運轉。如果從經濟方程式中剔除一個經濟驅動力,經濟周期就會在一個方面出現故障,就像台灣發生的那樣,導致增加放緩的惡性循環。所以,如果我們壓制工資,那麼利潤也會被壓制。沒有其他方法可以繞過這個問題,我們需要解決根本問題。

這是大多數其他已開發國家都明白的一個學習,因此他們選擇使用以工資為主導的方法來增加消費需求,從而促進經濟成長;通過更快地提高工資,這使得他們的利潤和經濟也增加得更快。因此,以工資為主導的政策是一種以利潤為主導的政策。

採取這不平衡面經濟方式的國家屈指可數,主要是台灣、新加坡、英國和美國等國家,採取了時任美國總統雷根和時任英國首相柴契爾推動的經濟方針。

但就連新加坡和英國也認識到了自己做法的愚蠢——新加坡去年決定實施工資增加政策,在6年內將低收入勞工的基本工資平均每年提高10%,而英國在過去的幾年裡,王國的基本工資增加得更快——2016年高達8%(考慮到英國的經濟成長階段,這個數字很高)。

即使在美國,也正在進行一場全國性的對話,將其基本工資翻一番,幾個州和城市已經這樣做了。在韓國,在過去二十年的大部分時間裡,它的基本工資也以每年平均10%的速度增加。

其他國家已經認識到過去做法的愚蠢,現在已經放棄了抑制工資的政策。只有台灣堅持使用這種無效的模式。

其他國家正在提高工資以保護其經濟,台灣也需要實施類似的計劃以迅速提高工資,否則會被進一步甩在後面。

  • 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五):台北的生活成本其實和哥本哈根一樣貴,甚至比東京更貴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