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四):不調漲基本工資,是台灣經濟成長趨緩的元兇

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四):不調漲基本工資,是台灣經濟成長趨緩的元兇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和韓國是處於相似經濟發展階段的經濟體,台灣的成長應該與韓國相似。然而,雖然韓國在過去十年中的增加速度與東歐國家一樣快,台灣反而放緩了。而這背後的原因,其實和政府刻意壓低基本工資有絕對的關係。

在經濟成長的驅動力、工資、家庭消費和支出方面,韓國的增加速度與東歐國家一樣快,這也使其經濟迅速擴張。

然而,台灣的成長已經放緩,落後於這些國家。

我們還可以看到這些經濟成長驅動力,如何相互作用以促進經濟成長:當工資增加高時,家庭消費支出也增加更快,以幫助利潤和經濟更快地擴張。當工資增加低時,家庭消費支出放緩,導致利潤和經濟成長減緩。台灣就是這種情況。

a
作者製作提供

當我們將台灣與其他財富水平相近或稍微更富裕的國家進行比較時,台灣經濟成長放緩最為明顯。

按照邏輯,台灣應該以與人均GDP相似的國家以相似的速度增加;與人均GDP較高的國家相比,台灣應該增加得更快。

換句話說,當我們看下面的圖表時,台灣經濟與其他國家的比較線應該是平的,以反映類似的增加,或者呈上升趨勢以反映更快的增加。

a
作者製作提供

然而,自1995年以來,這些線反而都呈下降趨勢。與這些國家相比,台灣的經濟實力相對變得越來越小。

1995年,台灣人均GDP是斯洛維尼亞的128%,但此後下降到2019年的104%。與韓國相比,台灣經濟萎縮幅度更大,從148%下降到87%。但是,台灣應該要與這些國家並駕齊驅。

另外,1995年台灣人均GDP是紐西蘭的67%,2019年下降到60%;而對澳洲,這一比例從56%下降到49%。然而,鑑於台灣經濟較不富裕,它的增加速度應該更快,而不是更慢。

台灣的經濟成長已經放緩。

韓國之於其他國家的狀況,和台灣完全不一樣

當我們接下來將韓國與這些國家進行比較時,我們會看到一個不同的畫面。

韓國的經濟成長,與斯洛維尼亞相比從87%增加到119%,與紐西蘭相比從46%增加到69%,與澳洲相比從38%增加到56%。

換言之,韓國經濟正在加速,而台灣經濟正在放緩。但韓國的增加實際上是其經濟發展階段的正常現象。台灣的增加卻不正常。

a
作者製作提供

同樣,我們看到這種情況在其他經濟成長驅動力中重複出現。

台灣的基本工資從斯洛維尼亞的237%下降到79%。基本工資從紐西蘭和澳洲的70%和48%,下降到這些國家的40%和35%。

a
作者製作提供

另一方面,韓國的基本工資從斯洛維尼亞的106%上升到145%,從紐西蘭的31%上升到73%,從澳洲的22%上升到64%。

台灣的基本工資增加較慢,經濟因此放緩。韓國的基本工資增加更快,其經濟規模因此增加更快。

a
作者製作提供

家庭消費支出也是如此——台灣的成長已經放緩。

a
作者製作提供

而韓國則加快了步伐。

a
作者製作提供

在營業盈餘中也可以看到同樣的趨勢——台灣相對於其他國家放緩。

a
作者製作提供

但韓國再次加速。

a
作者製作提供

將台灣和韓國並排繪製圖表,使它們的增加路徑差異更加明顯。

在下面的圖表中,我們可以看到,與這些國家相比,韓國的經濟成長速度快了1.4到1.8倍(請參閱下表中的藍線)。

a
作者製作提供

然而,台灣經濟相對於這些國家只增加了0.6倍至0.9倍。與這些國家相比,台灣的經濟大餅實際上變得更小了。

換句話說,台灣經濟成長減緩,韓國經濟加速。

與上列國家相比,韓國的基本工資增加速度也快了1.5到3.5倍,而台灣的增加速度只有0.3到0.7倍。再一次,台灣相對於這些國家是萎縮的。

a
作者製作提供

與這些國家相比,韓國的家庭消費也增加了1.4到1.8倍。然而,台灣的增加速度只有0.6到0.8倍。

a
作者製作提供

在利潤方面,韓國的增加速度也快了1.1到1.5倍,而台灣的增加速度只有0.7到0.9倍。

在每一個例子中,韓國經濟擴張,台灣經濟萎縮。

a
作者製作提供

台灣採取了錯誤的經濟政策

通過這些比較,我們可以明白了解台灣經濟成長為何會放緩。

與東歐國家相比,由於他們的富裕程度較低,因此與台灣相比增加更快是正常的。隨著這些國家為了趕上生活成本而更快地提高基本工資,這也導致其家庭消費支出迅速上升,從而也帶來利潤和經濟的快速增加。

台灣和韓國是處於相似經濟發展階段的經濟體,台灣的成長應該與韓國相似。然而,雖然韓國在過去十年中的增加速度與東歐國家一樣快,台灣反而放緩了。

更糟糕的是,與其他處於類似發展階段的國家(如斯洛維尼亞)和其他稍微富裕的國家(如澳洲、紐西蘭和以色列)相比,台灣的增加速度應該與它們相當,甚至更快。然而,與所有這些國家相比,台灣已經相對落後。與此同時,韓國的經濟成長相對於這些國家來說是持續加速的,這也是台灣經濟本該的表現。

台灣經濟本應加速,實際上卻放緩,台灣正在失去其增加潛力。

有人可能會認為,台灣經濟成長減緩是合理的,因為台灣正在採取低成本的方式經營。但如果台灣採取低成本的方式時,台灣消費物價也停止增加,那樣台灣的低經濟成長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台灣政府和企業的目標仍然是GDP的大幅增加,因此不能只想靠低成本的方式來運行。

正如本文其他部分所示,這兩者是不兼容的。

我在前文指出,台灣的基本工資增加與日本一樣緩慢,但日本的消費物價自1995年以來一直保持不變,而台灣的消費物價卻一直在上漲。這產生了兩個問題。

第一,消費物價上漲過快,不僅台灣消費者失去購買力,更無法滿足基本需求。

這將我們引向下一個問題。如果台灣的工資繼續像東歐國家或韓國一樣快速增加,這將使消費者購買越來越多的基本必需品,並幫助台灣企業的利潤不斷增加。相反,由於台灣消費者連基本需求都難以滿足,台灣企業因此失去了原本可以賺取的利潤。這種未實現的利潤實際上很容易獲得,方法是把更多的工資放在勞工手中,這樣他們就可以將工資用於支持企業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