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票日倒數 倒數
0
23
11
50

前往選舉專區

大馬能發展IC設計產業嗎?SKYECHIP創辦人鄺瑞強:美中科技冷戰是機遇

大馬能發展IC設計產業嗎?SKYECHIP創辦人鄺瑞強:美中科技冷戰是機遇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杜晉軒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鄺瑞強認為,過去30年馬來西亞累積了許多IC設計「功力」,而且人才素質不輸矽谷工程師,他認為馬來西亞與其一直幫跨國公司打工,不如從過去所學,發展自身的本土IC設計公司,以爭取龐大的中國市場,同時也是讓馬來西亞在全球半導體產業的位置,從下游的封測躍升至上游的IC設計。

在上一篇文章《為何馬來西亞半導體產業相當重要?一切要從50年前落腳檳城的「八武士」談起》,闡述了馬來西亞半導體產業的發展。接下來,本文將透過對馬來西亞半導體產業協會(MSIA)代表、SKYECHIP執行長鄺瑞強的訪談,來進一步了解馬來西亞半導體產業的現況與發展前景。

半導體產業鏈可分為前端(上游)的IC(積體電路)設計,中端(中游)的IC製造,以及後端(下游)的IC封裝測試,而馬來西亞半導體產業強項在於後端。

前文提到,自「八武士」在1972年投資馬來西亞半導體產業以來,催生了本土的半導體產業公司,有的公司已壯大並在馬來西亞股票交易所(BURSA)掛牌上市。例如,外包封測服務廠(OSAT)Inari Amertron、MPI、Gtronics和Unisem,還有半導體設備和服務供應商(ATE)的ViTrox、Pentamaster、Greatech、Mi Technovation和Frontken等。

中端的IC製造方面,除了有英特爾(Intel)、英飛凌(Infenion)、德國X-Fab 等數家跨國企業的晶圓製造廠外,本土的有SilTerra。馬來西亞國家主權基金「國庫控股」(Khazanah Nasional)支持的DNeX集團握有SilTerra的六成股權,而鴻海子公司BIH在去年6月透過取得DNeX集團約5.03%股權,間接投資了SilTerra的8吋晶圓廠。那前端的馬來西亞本土IC設計公司呢?根據馬來西亞投資發展局的介紹,有SyMMiD和MyMs兩家IC設計公司,前者屬於馬來西亞和法國合資公司,後者為本土公司,主要是設計馬來西亞國民身分證的晶片。

還有一家IC設計公司,就是本文受訪人鄺瑞強在2019年創辦的SKYECHIP,是馬來西亞少數本土IC設計公司,主要提供矽智財(IP)的服務。鄺瑞強表示,儘管馬來西亞半導體產業強項在封測,但不代表國內缺乏IC設計的專業人才,只是人才都集中在跨國公司裡。

跨國公司催生了本土IC設計人才

在半導體產業打滾30多年的鄺瑞強,1986年從馬來西亞科技大學畢業後,就進入英特爾的檳城公司工作20多年。大約在1990年,鄺瑞強在美國、日本間斷斷續續待了9年左右,當時正是英特爾(馬來西亞)開始發展IC設計部門的時候,而他也是第一個到美國學習相關技術的員工。

鄺瑞強提到,英特爾的檳城公司之所以成立IC設計部門,背後的推手正是現任馬來西亞半導體產業協會主席王壽苔(Wong Siew Hai)。也是馬來西亞半導體產業協會理事的鄺瑞強,相當敬佩王壽苔的先見之明,透過跨國公司培訓了本土的IC設計人才,才讓他有機會成立SKYECHIP。「我接手馬來西亞Intel的IC設計中心時,大概用了15年時間,規模就從100人擴增到1500人」鄺瑞強說。

後來鄺瑞強被邀請到Altera公司擔任研發副總裁,一直到該公司在2015被老東家英特爾收購。接著鄺瑞強加入博通(Broadcom),待了2年半,最終在2019年在檳城成立SKYECHIP。鄺瑞強談到,雖然馬來西亞在全球半導體產業鏈的位置,在後端封裝測試環節中是不可獲缺的角色,但不意味著這裡沒有IC設計的能力。

根據SKYECHIP官網介紹,該公司致力於為人工智慧和高性能計算提供先進的IP和IC設計解決方案,而團隊成員是由一批曾在英特爾、Altera、博通、Spansion、摩托羅拉等跨國公司平均工作經驗超過15年的IC設計工程師所創立的。如今SKYECHIP是馬來西亞少數的本土IC設計公司,其合作夥伴還包括台積電、三星、美光、日月光等國際級半導體公司。

鄺瑞強指出,馬來西亞大部分IC設計人才都在跨國公司,只有一兩家本土IC設計外包服務的公司,這些公司僅專長於一兩項技能,主要是承接跨國公司IC設計部門的外包項目,提供人力在較後端的環節上合作,扮演輔助的角色。

_DSC1820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杜晉軒
SKYECHIP創辦人鄺瑞強與聯合創始人鄭誌學

美中科技冷戰下的契機

SKYECHIP在2019年創辦之時,正值中美貿易戰,美國尋求半導體產業鏈與中國脫鉤,封殺了華為、中芯等中國重要的科技公司。也同樣在2019年,時任首相馬哈迪同馬來西亞數位媒體發展機構(MDEC)訪問中國時,中國高官詢問MDEC的營運長,馬來西亞半導體產業除了封裝測試,是否還有其它強項? MDEC的營運長則稱馬來西亞也有IC設計能力,而中方也表達想在半導體產業上與馬來西亞有進一步的合作。

之後MDEC聯繫了鄺瑞強,希望他成為拓荒者,推動馬來西亞的本土IC設計產業。鄺瑞強認為,過去30年馬來西亞累積了許多IC設計「功力」,而且人才素質不輸矽谷工程師,他認為馬來西亞與其一直幫跨國公司打工,不如從過去所學,發展自身的本土IC設計公司,以爭取龐大的中國市場,同時也是讓馬來西亞在全球半導體產業的位置,從下游的封測躍升至上游的IC設計。

對於是否擔心SKYECHIP的產品遭美國制裁,鄺瑞強回應稱,公司提供給中國的產品,主要是在商用領域,不會參與敏感的技術,也不參與軍事領域。鄺瑞強表示,過去中國是不會考慮跟馬來西亞買晶片或技術,而是優先考慮美國、日本、台灣,如今因為馬來西亞是立場中立的國家,因此有了更多機會與中國在半導體產業上合作。

鄺瑞強介紹,SKYECHIP的矽智財產品主要是兩種,包括高頻寬記憶體(High Bandwidth Memory,HBM)和片上網路(network-on-chip,NoC),這兩種技術主要運用在高效能運算、深度學習的領域。由於馬來西亞國內尚未有更高端技術需求的客戶,因此鄺瑞強主張將市場放眼至海外,尤其中國,「長遠來說,我們希望在人工智能、深度學習,還有在高效能運算方面製造IP,也能為中國客戶提供一些方案」鄺瑞強說。

人力問題困擾產業發展

東南亞國家中除了馬來西亞,新加坡也是半導體產業鏈的重鎮,最近《華爾街日報》報導,新加坡政府憑優惠的稅務政策、豐沛的高素質人才以及鼓勵發展自動化技術,吸引了格羅方德等國際半導體公司前來投資設廠。

對於如何看待「競爭對手」新加坡,鄺瑞強認為在半導體產業鏈環節上,新加坡的強項同樣是在封測的環節上,但相比馬來西亞,新加坡在物流方面的基礎建設完善,政策方面,更因為薪水高、移民政策開放以及有稅務優勢,容易聘請到世界各國的工程師,也相對成功吸引世界級半導體公司前來投資晶圓製造廠,因此半導體產業鏈相對完整。反觀馬來西亞,儘管有多年的半導體產業基礎,但在稅務、薪資、移民政策上不如新加坡,許多馬來西亞人才也選擇南下新加坡發展。鄺瑞強感嘆,馬來西亞的現實面是移民政策不友善,薪資水平是新加坡的三分之一,形成招攬國際人才的阻力。

在半導體產業各環節上,根據鄺瑞強的觀察,新加坡還沒有本土IC設計公司,也許有,但規模不大。晶圓製造方面,鄺瑞強認為馬來西亞起點較慢,且耗資巨大,至少100億美元,而且投資一次後,五年後又趕不上新一代的技術,因此馬來西亞能做到的只有提供稅務優惠吸引外資、國際人才過來,並往更高端的IC設計環節發展。

封裝測試方面,相比新加坡多依靠外國公司前來設廠,馬來西亞誕生了本土的封測公司,而且多是用本地人才,而新加坡則依靠各國人才。不過,儘管馬來西亞在製造封測方面有優勢,但在封裝研發方面,鄺瑞強認為馬來西亞的技術發展較慢,台灣已做到2.5D、3D的技術,馬來西亞還無法做到,因此SKYECHIP只能尋求國外的公司替他們封裝測試。

至於產業界關注的勞動力問題方面,鄺瑞強主張馬來西亞的大專學府應多開IC設計方面的課程,就算畢業生最終不是進入IC設計公司,至少在封測公司時也懂得相關知識。鄺瑞強進一步指出,就讀工藝科的馬來西亞學生越來越少,而要扭轉這方面趨勢,除了鼓勵更多學生去讀電子方面的科系,還得提高薪資,因為不可能以製造業的薪資去請工程師,得讓學生覺得電子產業在馬來西亞是有前景的。

馬來西亞政府在今年5月1日開始,將基本薪資從馬幣1200元(約新台幣8084元),提高至1500元(約新台幣10104元),這政策受到許多依賴移工的眾多行業批評,尤其封測廠依賴眾多的外國移工。鄺瑞強認為,馬來西亞政府背後的用意是要鼓勵製造業要往上爬,如果持續依賴廉價的移工,那製造業就不會提升技術發展自動化,永遠只會在舒適圈賺少許毛利。

鄺瑞強指出,儘管馬來西亞以良好的基礎建設吸引投資者,但這些優勢不是永久的,因為周邊的越南、印尼、柬埔寨的基礎建設也提升了,而且有更多的廉價勞動力。他認為,馬來西亞能做的就是提供更好的薪水,並將產業持續往上走,將競爭對手放眼到韓國、日本、台灣,否則永遠停留在中等收入國家陷阱。鄺瑞強也提到,許多外商之所以將產業撤出中國,是因為中國的勞動力薪資開始因變貴而沒「競爭力」,而中國政府也清楚必須讓產業升級。

另一方面,鄺瑞強認為COVID-19疫情的爆發,也讓許多投資者意識到產業鏈不能太集中中國,因一旦封城,整個行業就面臨lockdown的風險,因此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印尼都從這波產業外移潮中受益。

shutterstock_151875966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圖為檳城島的峇六拜(Bayan Lepas)工業區,是馬來西亞半導體產業重鎮,包括Intel、AMD等企業都在此設廠。

人才回流是關鍵

對於整個東南亞半導體產業的發展,鄺瑞強總結道,新加坡可以說是排第一,因為產業鏈最完整,官方政策優惠、基礎建設最齊全、有安全的居住環境,得以持續吸引跨國半導體公司前來投資。而馬來西亞則排第二,主要是有過去半世紀以來的產業基礎。

至於也有封測厰多年的菲律賓,鄺瑞強認為菲律賓的半導體產業發展之所以不如馬來西亞,有各種因素影響,如官方政策不健全、天災頻繁等,而最重要的是人才流失更快,因為英文流利的菲律賓工程師只要做得好,就會尋求到美國發展。此外,隨著英特爾開始在越南投資封測廠,也開始進入IC設計服務行業,他也相當看好越南半導體產業發展前景。

對於周邊國家的競爭,鄺瑞強認為馬來西亞還是有機會的,因為過去有英特爾的跨國公司的培育,以及國內大專學府的支持,還是有足夠的人才去發展IC設計,幫助馬來西亞半導體產業往高端走。

對於馬來西亞半導體產業與台灣的關係,鄺瑞強稱台灣是全球半導體產業的老大,如日月光等公司多年來在馬來西亞也有投資,他希望台灣能延續此前在馬來西亞打下的基礎,繼續帶領馬來西亞的半導體產業在技術發展上有所提升。

根據教育部的統計,目前約有12615名馬來西亞學生在台灣大專學府求學,其中有不少學生就讀半導體產業相關的科系。鄺瑞強注意到,多年來有許多馬來西亞留台畢業生留在台灣,或到中國大陸的半導體公司就業;他坦言,儘管馬來西亞半導體產業發展了很久,但礙於薪資水平較競爭國家低,因此回來的始終不多。

最後,鄺瑞強希望海外的馬來西亞人才總有一天能夠回流母國發展,也許在海外的話只是一直幫別人打工,而回流母國加入SKYECHIP等本土公司,雖然也是上班族,但至少馬來西亞還有往上發展的市場空間,在自己的家鄉還有許多大展拳脚的機會。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核稿編輯:吳象元


“馬來西亞半導體產業”的相關議題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