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膽小的男生,為什麼願意不顧一切去跳傘......

一個膽小的男生,為什麼願意不顧一切去跳傘......
Photo Credit:tpsdave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那天我明白了一件事情。最大的勇氣,就是守護滿地的破碎。然後它們會重新在半空綻開,如彩虹般絢爛,攜帶著最美麗的風景,高高在上,晃晃悠悠地飄向落腳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文摘自《從你的全世界路過》,新經典文化出版。

TNL編按:底下歌曲為TNL編輯所挑選,可搭配故事一起服用。

我發現,有懼高症的大多是男人。我身邊沒幾個男人敢坐雲霄飛車,包括徒步穿越無人險境的一些戶外運動愛好者。反而是女人,在彈跳球、海盜船、風火輪上面大呼小叫,激動得臉蛋通紅。

何木子就這樣。她身高一五五、大波浪捲,蘿莉面孔,其實是外商主管。她膽大包天,摯愛這些高空項目,每天碎碎唸要去跳傘。

我親眼見識她的能量,是和一群朋友在模里西斯一個度假村喝酒時。坐在酒店大廳,喝至後半夜,把啤酒喝完了。何木子說:「你們大老爺們繼續聊,酒的事情交給我。」

我陪著她去買酒,走了近兩百公尺到度假村超市。她買了兩箱,我說你先走,我來搬兩趟。她說不用,然後蹲下來,嬌滴滴地喊:「我喳!」然後把整箱酒扛到肩膀,搖搖晃晃地搬到酒店。

朋友毛毛送她去房間,回來後說,何木子往床上一躺,一手揉肩膀,一手揉腰,「哎喲哎喲」叫喚了十分鐘,越叫聲音越小,睡著了。

*

在沙灘,我看到了更震驚的一幕。何木子穿著長裙,舉著一個巨大的火把,比她個子還高,脆生生地狂笑:「哇哈哈哈哈!」瘋狗般躥過去,後面大呼小叫跟著七、八個黑人。我大驚失色,問旁邊的阿梅。阿梅說:「何木子一時興起,搶了黑人的篝火……」

何木子就是傳說中的「暴走蘿莉」。

阿梅囁嚅地說:「我在生篝火,半天生不起來,被旁邊黑人嘲笑了。我聽不懂英文,反正他們指著我又笑又鼓掌。何木子暴怒,就去搶了黑人的篝火……」

我呆呆地看著阿梅,嘆氣道:「阿梅呀,你跟何木子究竟誰是男人啊!」

這兩人屬青梅竹馬,在南京老城區長大,兩家相隔狹窄的石板街道面對面。因為阿梅出名膽小,就得了這個娘娘腔的外號,之所以沒被其他男生欺負,就是因為一直處於何木子的保護下。

*

何木子有段不成功的婚姻。她跟前夫古秦是在打高爾夫時認識的,相戀三年結婚。七月結婚,十一月古秦出軌,跟舊情人滾床單。被一個哥們兒在酒店撞到,古秦不認識他,結果哥們兒匆匆打電話給何木子,何木子當時在北京出差,小聲說「我知道了」。

哥們兒嘴巴大,告訴了我。我查了查,查到古秦的舊情人其實也是已婚婦女。阿梅擔心何木子,我就陪他趕到北京,恰好碰到何木子呆呆站在雪地裡。她出差時間過一個星期了,可是不想回去。阿梅緊張得雙手發抖,我嘆口氣,正要告訴她這些,何木子的手機響了。

她朝我笑笑,打開擴音。是古秦的母親。

老太太很溫和,說:「何木子,我對不起你。」

何木子說:「不,沒人對不起我。」

老太太說:「怎麼辦?」

何木子說:「交給他們選擇吧。」

老太太說:「怎麼可以,會拆散兩個家庭。」

何木子說:「是啊,但我們有什麼辦法呢?」

老太太說:「他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何木子臉色慘白,帽子沾滿雪花,說:「是我沒有照顧好他。如果他和那個女人在一起了,阿姨你不要看不起那個女人,因為從這一天開始,她是你兒子的妻子。」

我注意到她已經不喊「媽媽」,改了「阿姨」的稱呼。

老太太沉默很久,說:「木子,你是一個了不起的女人。」

了不起?

暴走蘿莉沒有暴走,她掛上電話,對我們微笑。小臉冷得發青,那個笑容像冰裡凍著的一條悲哀的魚,而紅色的帽子鮮艷醒目,在紛紛揚揚的雪花中無比驕傲。

她扯下帽子,丟給阿梅:「冷,給你戴。」

阿梅戴上女款針織帽,樣子滑稽。

*

離婚時,何木子一樣東西也沒要,房子,車子,全部還給了古秦。

很平靜如常地過了小半年,大家小心翼翼誰也不去碰觸,她與朋友照常談笑風生,只是眼神底下有著不易覺察的悲傷。

一次在阿梅家喝酒。何木子看著天花板,突然說:「兩個人至少有一個可以幸福。」

阿梅悶聲不吭,但我覺察他全身發抖。

我用胳膊肘頂頂阿梅,阿梅支支吾吾地說:「木子,小時候你經常保護我,可我保護不了你。」

何木子斜著眼看他,接著暴走了。

她大叫:「我的確對他不好啊,沒有耐心,他想要個溫柔的老婆,可是我脾氣差,別問我脾氣怎麼差了,我告訴你,就是這麼差!」

她喊叫著,滿屋子砸東西。

小小的個子,眼花繚亂地沿著牆瞎竄,摸到什麼砸什麼,水壺、相框、花盆、鍋碗瓢盆……她氣喘吁吁地推書架,書架搖搖欲墜,我要去阻止她,被阿梅拉住,他搖搖頭。

然後書架倒了,滿地的書。

何木子淚流滿面,說:「我不知道,我就是難過,你救救我好不好?」

她蹲下來,抱著腦袋,哭著說:「你救救我好不好?」

這次暴走,幾乎把阿梅家變成了一地碎片。

*

過了一個月,大家打算聚會,酒吧訂好桌子。阿梅先去,我們到後,卻發現坐了人,阿梅呆呆站在旁邊。原來位置被占,阿梅不敢跟他們要回來。

何木子一字一句地跟阿梅說:「你不能老這樣,跟我學一句話。」她頓了頓,大聲說,「還能玩兒啊!」

阿梅小聲跟著說:「還能玩兒啊……」

何木子一把推開他,走到那幾個男人前,娃娃音聲震全場:「還能玩兒啊!」

我們一起吼:「還能玩兒啊!」

警察過來請走了他們。

*

又過一個月,何木子請了年假。她的朋友卡爾在模里西斯做地陪,於是她帶著我們一群無業游民去模里西斯玩。

玩了幾天,深夜酒過三巡,何木子的手機震動。她讀完短信,突然抿緊嘴巴,抓著手機的手不停顫抖。我好奇接過來,是古秦發來的,大概意思是:你和我母親通過話?你怎麼可以沒有經過我允許,跟我母親說三道四呢?你還要不要臉?你懂自重嗎?

我心中暗叫:「我靠,這下要暴走了。」

果然,何木子拍案而起:「他媽的,這樣,我們明天去跳傘。誰要是不跳,我跟他沒完!」

大家面面相覷,望著暴走邊緣的何木子,不敢吭聲。所有人頭搖得像撥浪鼓,齊聲說:「去你的,跳跳跳跳個頭啊……」

*

第二天,在卡爾帶領下,直奔南模里西斯跳傘中心。大家坐在車上,一個個保持著活見鬼的模樣,誰都不想說話。抵達後換衣服,簽生死狀,接著坐在屋子裡看流程錄影,管春第一個出聲:「真的要跳嗎?」

何木子冷冷看著他,於是全場噤若寒蟬。

何木子在大家閃著淚光的眼神中,指揮卡爾拒絕了教練捆綁串聯跳。

做了會兒培訓,眾人表情嚴肅,其實腦海一片空白,嗡嗡直響,幾乎什麼都聽不進去。我嘶吼著:「三十五秒後開傘!我去你們的大爺,啥都能忘記,別忘記三十五秒後開傘!晚開就沒命了!」

管春哆嗦著說:「真的會沒命嗎?」

登機了。爬升到三千多公尺高空。我們一共六個人,配備了兩個教練。教練一遍又一遍替我們檢查裝備,卡爾喊話:「準備啦,現在平飛中,心裡默背要領,教練會跟你們一起跳。來,超越自我吧!」

何木子不屑地掃了眼大家,弓著身子站到機艙口,站了整整十秒,回過頭,小臉煞白,說:「太高了,我們回去大老二吧!」

一群人玩命點頭。

教練比畫著,卡爾說:「不能輸給懦弱,錢都交了,不跳白不跳,其實非常安全……」

教練來扶何木子胳膊,何木子哇地哭了,喊:「別他媽碰我,你他媽哪個空軍部隊的!我同學的爸爸是軍區副司令,你別碰我,我槍斃你啊!別碰我我要回家!我靠,奶奶救命啊,模里西斯渾蛋要弄死我……古秦你個狗娘養的把我逼到這個田地的呀……我錯了我不該跳傘的……我要回家吃夫妻肺片嗚嗚嗚嗚……」

這時我聽到角落裡傳來嘀咕聲:「還能玩兒啊還能玩兒啊還能玩兒啊……」

我沒來得及扭頭,阿梅彎腰幾步跨到機艙口,撕心裂肺地喊:「還能玩兒啊!」

他頓了下,從胸口扯出一頂紅色的女款針織帽,緊緊抱在懷裡,用盡所有的力氣喊:「何木子,我愛你!」

然後阿梅縱身跳了出去。他緊緊抱著紅色女款針織帽跳了出去。彷彿抱著一朵下雪天裡凍得發青的微笑,所以要拚盡全力把它捂暖。

我們聽到「何木子我愛你」的聲音瞬間變小,被雲海吞沒。

何木子一愣,大叫:「還能玩兒啊!有種你等我一下!」

她縱身跳了出去。

管春一楞,大叫:「還能玩兒啊!看來阿梅也要找個再婚的了!」

他縱身跳了出去。

毛毛一愣,大叫:「還能玩兒啊!春狗等老娘來收拾你!」

她縱身跳了出去。

我跟韓牛一楞,他大叫:「還能玩兒啊!你說咱倆這是為啥啊!」

然後他抱著我縱身跳了出去。

我能隱約聽見卡爾在喊:「你們姿勢不標準……」

我們自雲端墜落,迎面的風吹得喘不過氣,身體失重,海岸線和天空在視野裡翻滾,雲氣嗖嗖從身邊擦肩而過。整整半分鐘的自由落體時間,我們並沒有能手抓到手,並沒有跟想像中一樣可以在空中圍個圓。我感覺自己連哭都顧不上,心跳震動耳膜,只能瘋狂地喊:「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

開傘後,我看到藍色綠色的地面,下方五朵盛開的彩虹。

我們被這個世界包裹,眼裡是最美麗的風景,高高在上,晃晃悠悠飄向著落地點。

*

出發去模里西斯的前幾天,我去阿梅家。他打開門,我嚇了一跳。

他家裡依舊保持著兩個月前,何木子砸成滿地碎片的局面。我說:「靠,都兩個月了,你居然沒收拾?」

他小心地繞開破碗、碎報紙、凌亂的書本、變形的書櫥,說:「我會收拾的。」

那天喝高了。

他說:「這些是被木子打爛的。我每天靜靜看著它們,似乎就能聽見木子哭泣的聲音。我可以感覺她最大的悲傷,所以當我坐在沙發上,面對的其實是她碎了一地的心吧。我很痛苦,但我不敢收拾,因為看著它們,我就能體會到她的痛苦。」

他說:「她的心碎了,我沒有辦法。天氣不好的時候,我只能把自己心上的裂縫拚命補起來,因為她住在裡面,會淋到雨。很多時候,不知道自己要怎樣努力,怎樣加油,怎樣奮不顧身,才配得上她。」

他哭了,低下頭,眼淚一顆一顆地滴在地板上:「木子說,她很難過,我救救她好不好。張嘉佳,你說我可以做到嗎?」

我點點頭。

那天我明白了一件事情。最大的勇氣,就是守護滿地的破碎。然後它們會重新在半空綻開,如彩虹般絢爛,攜帶著最美麗的風景,高高在上,晃晃悠悠地飄向落腳地。

不管他們如何對待我們,以我們自己全部都將幸福的名義。

作者簡介:

張嘉佳,一九八○年出生於江蘇南通,作家、編劇。曾任雜誌主筆、電視編 導。大學期間多才多藝,發揮自小愛閱讀的文學涵養,自導自演多齣戲劇演出、發表近百萬字的文章。創作多元豐富,二○○五年寫了以大學生活為藍本的長篇小說 《幾乎成了英雄》、二○○七年完成網路小說《小夫妻天天惡戰》與《情人書》。二○一一年首次擔任電影編劇,以《刀見笑》榮獲第四十八屆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提名。

二○一三年,他隨手在網路上寫東西,晚上八點開始寫,十點前放在網上讓大家睡前讀。這些故事有些是他自己的,大多數是別人的。 他將這些題材重新打碎融合,記下來來往往的人們,記下他們在城市裡揮灑汗水,澆灌愛情,用力生活的模樣;他讓所有故事繞著一間酒吧發生,並把胡言、悅悅、 管春、毛毛,甚至自己,還有一隻狗寫在故事裡。

〈老情書〉把大家逗得又哭又笑,引發最多共鳴、分享;〈我希望有個如你一般的人〉在一 個晚上感動上萬讀者,有讀者直呼拍成電影會破十億票房;〈擺渡人〉在第一時間受到王家衛導演青睞;〈初戀是一個人的兵荒馬亂〉則記下了自己學生時代朦朧青 澀的幾段感情……這些陪伴大家每一晚的文字,後來集結成短篇小說集《從你的全世界路過》。

最近出了一本以愛犬梅茜為視角的創作《讓我留在你身邊》。

張嘉佳微博

書籍介紹:

引爆150萬次轉發、4億人閱讀、超過10家電影公司搶購版權。暢銷近300萬冊,10年來最暢銷的華文故事。

Photo Credit: 新經典文化提供

Photo Credit: 新經典文化提供

Photo Credit:Morgan Sherwood@Flickr CC BY 2.0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鄭少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