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案未拿錢被判7年4月,前立委徐永明首公開說明:從未講過「錢呢?」這句話

SOGO案未拿錢被判7年4月,前立委徐永明首公開說明:從未講過「錢呢?」這句話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徐永明強調,李恆隆後來有向他表達冤屈,自己也表達因為立委任期要滿了,不可能去關心這件事情,結果這場幾分鐘的見面,就被檢察官、法官就認定是契約的達成。

前太流公司董事長李恆隆涉嫌行賄跨黨派立委,台北地院日前判處前時代力量黨主席、立委徐永明7年4月徒刑,徐永明在宣判後表示遺憾會上訴,並開始公開發言、活動,今(13)日召開記者會,強調他不是要喊冤而是澄清事實,他從來沒有講過「錢呢」這句話;經歷了這些,他認為不能再像過去相信「法律歸法律,政治歸政治」,希望能出來跟說明清楚。

徐永明:從來沒有跟李恆隆要過錢

徐永明昨晚在臉書發文表示,過去兩年「錢呢」一詞彷彿成為了整起案件的代名詞,各種「錢呢」嘲諷留言充斥了網路社群,相關哏圖對他以及時代力量進行毀滅式的攻擊。但其實「錢呢」一詞,從頭到尾都是媒體人虛構出來的;最早出於2020年八月,媒體人黃創夏的一篇臉書。

他想澄清相關案內證卷並沒有對他的監聽譯文,他也從來沒有說過這句話。一句他沒說過的話,就這樣如幽靈般糾纏了兩年。而他沒做過的事,也以期約之名錮之以刑。徐永明今天也強調,自己沒有直接參與這案子,尤其法官在法庭上、檢察官在偵訊也從來沒提到「錢呢」這兩字,「錢呢」根本不是法庭上的攻防重點,可是卻變成社會輿論談論這個事情的重點,「常常覺得這就是失焦」。

徐永明也強調,自己從來沒有跟李恆隆要過錢,他在2019年擔任立委期間,借用立法院的會議室,由東吳大學舉辦《公司法》修法的公聽會,但他自己只出席了5分鐘,發言的內容則是《礦業法》修法;當天在公聽會結束之後,李恆隆有派秘書聯絡辦公室、想要見他的主任,「我當時就說不行,沒有這個需要」,因為自己很怕會發生什麼事,看李恆隆其他的案例就知道。

徐永明表示,李恆隆很清楚他沒有要錢,當時李恆隆還聲稱,他非常喜歡前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很多企業界的朋友都是昌粉」,所以很關心時代力量在下階段的發展、可以認識這些朋友;徐永明認為,從法官和檢察官的角度來看,他有很多有利的事實,「我很清楚地拒絕李恆隆送錢來」。

徐永明強調,李恆隆後來有向他表達冤屈,自己也表達因為立委任期要滿了,不可能去關心這件事情,結果這場幾分鐘的見面,就被檢察官、法官就認定是契約的達成,「這個是誤會、誤解、溝通不良」。

不過《鏡傳媒》報導,吳世昌曾向李恆隆表示,時代力量是小黨,馬上要選舉了,希望他能夠支持。然而讓李恆隆氣的是,他要求徐永明至少在場一小時,但徐永明卻僅發言5分鐘,且未針對太流增資登記爭議指責經濟部即離場,形同「坐5分鐘就要200萬」,為此他向郭克銘砍價,要求降為100萬元且遲未付款。

李恆隆事後和統領百貨老董翁俊治在電話中抱怨,並稱徐永明「突然抽手」;合議庭根據相關對話,認為徐永明期約索賄事證明確,與中間人吳世昌犯後無悔意,飾詞狡辯,即便分文未到手,仍予以重判。

徐永明:會尋求法律途徑上訴

徐永明坦言,他對於宣判過程非常遺憾,他的兩位律師更震撼,因為他們本來以為將會是無罪宣告,他們從有利事證的專業角度出發,「我有時對他們覺得很抱歉,因為他們從專業角度出發,他們是相當有信心」。

徐永明說,本來想保持距離,好好打官司,也重新回去教書,從事學術研究;畢竟他在立法院待了4年,對於立法研究、行為,他也有有很多看法及研究構想;但很多事情不斷把他拉回來,讓他認為必須要出來跟大家報告,不能像過去那樣認為「政治歸政治,法律歸法律」,他也坦言,這跟他之前的期待有很大的距離。

徐永明說明,作為這個案件的當事人之一,看到這些起訴跟判決,常常有蠻大的懷疑,跟他原本的期待不同;但不管怎樣,他會繼續依循法律途徑尋求上訴,也希望未來的二審法官能夠把事實面向考量進去。

至於開始對外公開發言,是否有打算要重新在政壇「復出」?徐永明未正面回答,僅表示,他是政治學者,對選舉及台灣發展有自己的看法,對現在的選舉他也認為一直在很多低層次的事情上打轉,沒有認真思考台灣下一階段要怎麼改變,人民要過什麼樣的生活。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