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這次通膨比上世紀兩次石油危機更難處理,但三個局勢發展可能帶來一線曙光

美國這次通膨比上世紀兩次石油危機更難處理,但三個局勢發展可能帶來一線曙光
聯準會大樓|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引發的通膨的原因和1970年代比其實更難處理,除了共同因為戰爭導致石油供應減少引發價格上漲,還有上海封城讓供應鏈再度斷裂外,這次多了一個來自需求面的衝擊。

文:趙君朔

在重大國際事件接連對全球化經濟造成強烈衝擊,美國政府紓困政策太過浮濫,以及聯準會判斷失誤等諸多因素影響下,美國5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還是有高達8.6%的增幅,這創下了41年來的新高。也促使聯準會在6月的會議中決議一次性的升息3碼(0.75%),這是該會自1994年以來最大的升息幅度,明顯的想和市場傳達打擊通膨的清楚訊號。

聯準會決策雖正確,但來得太晚

雖然這個鷹派意味十足的動作毫無疑問是正確的,然而卻來的太晚,使得全球經濟前景還是面臨很大的不確定性。因為聯準會有可能無法順利從需求面快速壓下通膨但供給面的衝擊持續不退的話,1970年代停滯性通貨膨脹的惡夢便有可能重現。

即使聯準會靠強力手段在接下來的幾次公開市場操作會議後,持續以超過一碼的幅度升息澆熄過熱的經濟,讓物價漲幅開始加速減緩,還是有讓美國和世界經濟硬著陸,也就是出現大幅衰退的風險。

首先值得點出來的是,當下的通膨經常被拿來和1970年代做類比,只是現在的情況還是被認為沒有那麼嚴重,所以雖然聯準會一定要趕快轉向,以強硬的姿態和市場發出訊號。但升息的幅度不至於需要像1980年代的聯準會主席伏克爾一樣將利率拉高到將近20%,換來經濟陷入不景氣才解決了通膨的難題。

但是很不幸的,由美國前財長、知名經濟學家Lawrence Summer和兩位同行最新發表的一篇論文中有一個很重要的發現:在1983年之前,發布消費者物價指數的美國勞動部統計局,計算物價中的房價部分時是計算房屋所有人承擔的房價、房產稅、房貸利率和維修成本。

只是後來政府發現這樣的算法會高估住房的真實成本,於是從1983後勞工部統計局改變了房價的計算方法:只看如果房屋所有人把房子租出去,他會獲得多少收益。Summers和兩位論文合著者根據這個新定義將1946-1983年的通膨數據重新計算發現,原來是通膨高峰的1980年3月的數據14.8﹪需要下修為11.4﹪。扣掉食物、燃料後該年6月所出現的最高核心通膨率要從13.6﹪下修為9.1﹪。

AP2217509729815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聯準會主席鮑爾

近來的通膨其實與1970年代差不多,但美國政府的作法有誤

換言之,最近這幾個月在百分之8點多高居不下的(扣除食物和能源的核心通膨率一樣高達6﹪)通膨數據,其實和1970年代因為兩次石油危機引發的惡名昭彰通膨其實相差無幾。但是聯準會在去年大部分時間都還是認為物價上漲是暫時性的,而遲遲不採取動作,直到今年第一季才開始感覺到事態不妙。

而這次引發的通膨的原因和1970年代比其實更難處理,除了共同因為戰爭導致石油供應減少引發價格上漲,還有上海封城讓供應鏈再度斷裂外,這次多了一個來自需求面的衝擊。拜登政府在上台後在經濟活動已經開始復甦下,卻延續川普政府很大方的財政刺激,推出了規模高達1.9兆美元的紓困方案,其中大概5千億美金是以現金的形式發放,其中每人可獲得1400美金,一些低收入家庭獲得的補助更多。

這一方面催出生更多消費需求,另一方面讓一些人在經濟無虞下決定暫時不急者出去找工作,結果造成勞動市場缺工。在雇主搶人之下,不但美國的失業率達到非常低的3.6%,薪資也開始和物價一起上漲,讓通膨雪上加霜。

這些因素其實都是去年就已浮現,所以前面一開始提到、兩度在民主黨政府擔任官職的前哈佛大學校長Lawrence Summers從去年夏天開始便頻頻在各媒體上發出警訊,認為聯準會主席鮑威爾低估了通膨的風險。因此現在拜登政府都將眼下的通膨稱為「普亭通膨」(Putin’s Hike)是說不過去的,畢竟通膨的徵兆和原因早在俄烏戰爭爆發前就已種下,開戰後因為制裁帶來的石油供給減少只是雪上加霜而已。

聯準會決定恐難樂觀

那麼聯準會現在急轉彎還來的及嗎?情況恐怕難以讓人樂觀,因為供給面短缺的問題不是聯準會能解決的。美國的汽油價格一年以來漲了驚人的50﹪,但國內的煉油廠卻因為疫情時需求低迷很多,在財務考量下決定關閉,所以美國煉油廠的總產能現在還比疫情前少掉100萬桶左右,煉油廠總數也比2020年初少掉5家。

至於被期待能解決問題的美國頁岩油廠商,在過去油價低迷時投入太多資金在擴產,以至於財務狀況普遍不理想。加上在通膨危機來前,政府為了加速能源轉型對其態度相當不友善,因此各大頁岩油廠商今年即使看到油價開戰後迅速彈升,也都表示只會按照原定計畫微幅增產(5%左右),並計畫把今年增加的收益還給股東。

另外一個從疫情爆發以來延續至今的供應鏈斷裂問題還沒有得到完全解決,在習近平堅持清零政策之下。萬一疫情又在中共的大城市爆發觸動無預警封城的話,那麼對於還沒有找到替代供應來源的產品就是很大的衝擊。而且不只是最終產品,許多來自於中共的零組件現在仍然有嚴重的缺料問題,因此不管是從中共進口的消費品和中間財供應都尚未恢復穩定,甚至還有再度供應斷裂的可能。

所以現在聯準會能做的只有果斷、持續地升高利率,將流動性從市場上不斷抽走,讓金融市場長期因為量化寬鬆撐起來的泡沫有序破裂,讓某些人因為財富現值縮少而減少消費需求或是個人、公司看到市場借貸成本升高而減少消費和投資。但這個過程如果來的太快,經濟就不幸會進入硬著陸,引發經濟衰退。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