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歸25週年:我一直認為香港人若要抗議中共,唯一該舉的旗幟是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

香港回歸25週年:我一直認為香港人若要抗議中共,唯一該舉的旗幟是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經過2019年的時代革命之後,港人的抗爭伴隨著特區政府的鎮壓還有疫情的爆發又沉寂了下來。可筆者卻比過去還要更加肯定一件事情,就是那個我所認識的香港是永遠回不來了。

今年7月1日是香港回歸25周年,其實筆者與香港還挺有淵源,因為我的父親就是香港居民,小時候幾乎每隔半年就要到香港與父親相會。無論是回歸前還是回歸後,這塊土地上都有許多筆者永生難忘的美好記憶,比如從金鐘站搭雙層巴士到海洋公園看海豚跟殺人鯨表演,搭地鐵到尖沙咀逛玩具反斗城,還有銅鑼灣松阪屋裡的環球模型店等。

前陣子在南海沉沒的珍寶海鮮舫,小時候父母也帶我上去吃過飯,體會什麼是香港風味的中華美食。回歸前的香港,雖然是英國殖民地卻又傳承了道地的中華文化,扮演著連結台灣與西方世界的橋樑。當年的香港人沒有選舉權,卻有充足的自由接觸一切來自英美、日本還有大陸的訊息,對戒嚴時代的台灣人而言更是吸收新思想的精神來源。

香港人曾經有強烈的中華情懷,無論是革命、北伐、抗戰還是後來的六四事件都有大量的港人聲援。港人絕對不是今天中共或者台灣親共人士宣傳的那般甘願當英國買辦。省港大罷工時代的港人,是走在中國大陸人民的前面反抗英國殖民統治的,甚至到太平洋戰爭爆發之際,還有不少港人與入侵香港的日軍合作,目的就是要建立一個沒有西方干預的亞洲。

那麼香港人是否媚日?事實上保釣運動的先鋒同樣是香港人,當年同樣有不少香港青年因為厭惡中華民國政府對美日妥協,轉而成為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極左派。曾經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勇於衝撞體制的香港人被北京中央視為愛國者的典範。可如今當這股力量,轉而將矛頭對準中共之後,他們一夕之間又淪為「境外反華勢力」,一切是多麼的諷刺?

經過2019年的時代革命之後,港人的抗爭伴隨著特區政府的鎮壓還有疫情的爆發又沉寂了下來。可筆者卻比過去還要更加肯定一件事情,就是那個我所認識的香港是永遠回不來了。尤其是珍寶海鮮舫的沉沒,更讓我肯定回憶終究只是回憶,不要渴望那個曾經讓我聞到過自由空氣,讓我對不同思想產生腦力激盪的香港能夠再度回來成為現實。

AP0312080693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珍寶海鮮舫

曾對回歸懷抱希望

筆者來自深藍家庭,父親雖然經歷過「大逃港」,卻又是十足的大中華主義者,對1997年香港的回歸充滿期待。受到家人耳濡目染的影響,我也一度對香港的未來充滿希望。事實上,1997年7月1日當天我人就在香港,當時我已經在美國就讀初中,利用暑假時間回到港台探望家人。記得當時跟父母一起從澳門進入香港時,疑似還在港澳碼頭碰到準備出席回歸儀式的許歷農將軍一行人。

香港街道上的服飾店,都在販售有英國米字旗、中共五星紅旗、香港特區紫荊花旗的T-shirt。父親心血來潮,當下就替我買了兩件。那是成龍主演的電影《尖峰時刻》(Rush Hour)在歐美還相當走紅的時代,雖然六四事件已經發生,但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西方的形象還非常良好。能得到這樣特別的新T-shirt,我不只很高興,還穿回了美國。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