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C通過《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臉書、YouTube等平台將納管,業界盼避免政府干涉網路言論自由

NCC通過《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臉書、YouTube等平台將納管,業界盼避免政府干涉網路言論自由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NCC昨天通過《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規劃規管5大類平台,其中如Meta(臉書)、YouTube等有效使用者230萬以上的平台,可能被納入指定線上平台服務提供者;若違反單一義務,最高可開罰新台幣1000萬元。

NCC通過《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臉書、YouTube將納管

(中央社)NCC昨(29)日通過《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規劃規管5大類平台,其中如臉書、YouTube等有效使用者230萬以上的平台,可能被納入指定線上平台服務提供者;若違反單一義務,最高可開罰新台幣1000萬元。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昨天舉行例行記者會,歷經逾一年討論,終於提出《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

NCC副主委暨發言人翁柏宗表示,《數位中介服務法》的前身就是《數位通訊傳播服務法》,委員們討論後,參考歐盟數位服務法(DSA)和國際管理趨勢,決定變更法令名稱,更為貼切管理中介服務內容。

翁柏宗表示,《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共計11章,包含總則、維護資訊流通的基本原則、數位中介服務提供者的責任及免責事由、數位中介服務提供者的一般義務、資訊儲存服務提供者的特別義務、線上平台服務提供者的特別義務、指定線上平台服務提供者的特別義務、公私協力合作、專責機構、罰則及附則。

NCC官員說明,《數位中介服務法》規範對象主要分成5大類:

第1類、第2類是連線服務者、快速存取服務者,對應業者如光世代、凱擘大寬頻等;第3類資訊儲存服務者,像是VMware。

第4類是線上平台服務提供者,像是Dcard、奇摩拍賣、YouTube、臉書等,要負擔義務包括內部及外部的異議機制、認證舉報者、賣方資訊揭露、加重透明度報告、線上廣告揭露廣告標示、決定廣告投放參數等義務,違反義務可開罰50萬元到500萬元。

第5類是「指定線上平台服務提供者」,將會被要求負擔最多義務,由於對社會影響力最大,初步規劃是針對有效使用者230萬以上的平台,「標準是參考歐盟用人口1成做計算,數字是否適合或是要看其他條件還可以再討論」,後續會認定公告,預期臉書、YouTube應該都屬於此類。

2000x1500_0475211854995
圖片來源:NCC

指定線上平台服務提供者負擔4大義務:第1是風險管理,第2是每年風險評估,第3是獨立稽核,NCC可要求辦理稽核作業,第4是要在服務使用條款記載推薦系統採用的主要參數等;如果違反單一義務,可開罰100萬元到1000萬元。

至於針對網路上違法內容,NCC官員解釋,如果有人向臉書檢舉疫情相關違法貼文,臉書透過自律機制檢視,或是不實訊息違反某部會規定,部會可以向法院申請資訊限制令,臉書若最後有移除資訊,要告知檢舉人和被檢舉人處理狀態及原因,移除資訊也要公告在共同資料庫,以強化透明度。

2000x1500_0475211854995
圖片來源:NCC

NCC官員指出,《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也規劃籌設財團法人作為專責機構,作為網路議題研商溝通的協調平台,概念上就是目前iWIN機制的擴大版。

翁柏宗強調,草案主要精神是建立自由、安全及可信賴的數位環境,引入多方利害關係人共同維護網路環境。NCC不會認定哪些是違法內容,內容是否違法仍要回到實體主管部會做認定,像是疫情資訊可能是衛福部所管。

翁柏宗指出,《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條文預計在6月底前在NCC網站公告,對外預告60天,規劃在7月、8月辦理3場公開說明會及1場公聽會,若有需要也可能加開。

NCC指出,所有規管平台都必須負擔8大基本義務,包括資訊揭露、指定代理人、公告服務使用條款、透明度報告等,違反義務可開罰5萬元到50萬元。不過主要管的是營利機構,批踢踢屬於非營利組織,還要再研議是否納管。

業界肯定內容判定回歸各部會,能避免「政府權力大過於法院」

(中央社)NCC昨天通過《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業界人士表示,除了可確保網路服務不被濫用,肯定「內容是否違法仍要回到實體主管部會做認定」的機制,盼避免政府權力大過法院,免除干涉網路言論自由疑慮。

NCC昨天通過《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規劃規管5大類平台,其中如Meta(臉書)、YouTube等有效使用者230萬以上的平台,可能被納入指定線上平台服務提供者;若違反單一義務,最高可開罰新台幣1000萬元。

對此,臉書、YouTube暫時沒有正式回應。

業界人士指出,網路成為現今主要的傳播媒介和社會溝通方式,身為重要性平台的「中介者」,在內容匯聚、散布及獲取上扮演的關鍵角色,是近來世界各國法制研議規管的焦點,台灣目前也跟進,算是應時代所趨的必要作為。

《數位中介服務法》規範對象主要分成5大類,其中較受矚目的是第4類與第5類。

第4類是線上平台服務提供者,像是Dcard、奇摩拍賣、YouTube、臉書等,第5類是「指定線上平台服務提供者」,將會被要求負擔最多義務,由於對社會影響力最大,初步規劃是針對有效使用者230萬以上的平台,預期臉書、YouTube應該都屬於此類。

業界人士說明,草案規定的方向包括,負擔義務有內部及外部的異議機制、認證舉報者、賣方資訊揭露、加重透明度報告、線上廣告揭露廣告標示、決定廣告投放參數等,以及風險評估與獨立稽核等,可以確保網路服務不被濫用。

先前令人擔憂限制網路言論自由的部分,NCC這次透過「回歸各部會,並交由法院判定」的機制,能避免「政府權力大過於法院」的情形,也就是透過司法的獨立性來打擊假訊息,避免政府管理網路平台出現濫權行為。

如同NCC強調,草案主要精神是建立自由、安全及可信賴的數位環境,引入多方利害關係人共同維護網路環境。NCC不會認定哪些是違法內容,內容是否違法仍要回到實體主管部會做認定,像是疫情資訊可能是衛福部所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