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知名歌手R. Kelly勒索、性剝削、心理虐待重判30年,紐約法官:本案與性無關,而是關乎暴力、殘酷與控制

美知名歌手R. Kelly勒索、性剝削、心理虐待重判30年,紐約法官:本案與性無關,而是關乎暴力、殘酷與控制
R. Kelly於法院受審|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R&B歌手R. Kelly於昨日因長期對少年、少女以及婦女實施性暴力,被美國紐約法院判處30年有期徒刑。法官指出,這些罪刑是經由R. Kelly之手精心策畫,並在長達25年的時間裡定期被執行,「最終教會受害者愛是奴役與暴力」。

以〈I Believe I Can Fly〉走紅的美國R&B歌手R. Kelly於昨(29)日因多年來利用自己的名氣誘騙受害者發生性行為,被美國紐約法院以勒索和性交易等罪名判處30年有期徒刑。

紐約法院聯邦法官唐納利(Ann Donnelly)說道:「本案與性無關,而是關乎暴力、殘酷與控制」。她進一步補充,這些罪刑是經由R. Kelly之手精心策畫,並在長達25年的時間裡定期被執行,「最終教育受害者愛是奴役與暴力」。

去(2021)年,R. Kelly被陪審團以兒童性剝削、敲詐勒索、賄賂和性交易等罪名定罪。審判中,多名受害者描繪出被告的犯罪模式,指出他們會在演出或公開場合中見到R. Kelly,接著收到由R. Kelly助理提供的電話號碼。

拿到電話的未成年少女會試圖聯繫R. Kelly,有時是期待他能為自己的職涯提供幫助,有時是單純喜歡他的音樂,甚至只是出於「他真的會回覆嗎?」的好奇。然而,完全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的受害者,至此之後卻落入一個與性和心理虐待相關的深淵。

R. Kelly被控訴強迫受害者與自己發生性關係以得到滿足,有時還會將過程拍下。此外,他嚴格控制受害者的行動,例如:吃飯與上廁所必須事先獲得允許,以及可以和誰說話。最後,他更強迫受害者以寫信或錄影的方式聲稱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出於自願,並非為人所迫。

根據《衛報》,R. Kelly在長達數十年的虐待行為中,傷害多達48名婦女和女孩。

受害者安潔拉(Angela)在宣判前說道,每增加一個新的受害者,R. Kelly的邪惡就會增加,「我們要收回自己的名字,我們已不再是那個曾經被掠奪的個體。」

另一位匿名的受害者則是直接對R. Kelly怒喊:「你迫使我做那些讓我精神崩潰的事情,你讓我感到卑微的想要去死,你還記得嗎?」

本案中,R. Kelly被檢察官求處25年以上有期徒刑,辯護律師邦琪(Jennifer Bonjean)則是希望將刑期降至10年或更少。面對邦琪指出R. Kelly曾經在童年時期多次遭遇家庭成員與房東性虐待,且身陷貧困以及暴力的的創傷,法官回應至少這部分可以解釋被告犯罪的起因,「但這絕對不是藉口」。

受到#MeToo運動的影響,R. Kelly的案件引起許多關注。在該運動中,受害者要求有權勢的男性為他們不當的性行為以及性侵害案件負責。R. Kelly與被諸多女影星控訴性犯罪的知名電影製作人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以及被指控長年以藥物迷姦超過60名女性的美國演員考斯比(Bill Cosby)皆被判刑入獄,不過考斯比最終在上訴審時以技術性事由獲判無罪。

R. Kelly多年來被數起醜聞纏身,包含1994年與年僅15歲的已故歌手艾利亞(Aaliyah)結婚;2002年因錄製兒童性虐待影片等21項罪名被起訴;2017年《BuzzFeed》文章指出R. Kelly將6名女性困於性暴力的「邪教」中,在女性向自己尋求音樂生涯協助後,占盡便宜。

另外,2019年一部講述受害者遭到R. Kelly性虐待的紀錄片《Surviving R. Kelly》播出後,R. Kelly便遭到唱片公司解約,演出也接連被取消。

今(2022)年8月,R. Kelly將於芝加哥法院面臨另一場關於略誘未成年、持有虐待兒童照片、妨害司法等罪的審判。就本次判決結果,受害者康寧漢(Jovante Cunningham)說道:「直到這一刻,我都不敢真的相信司法會為非裔或是棕色人種少女伸張正義。他做了30年的壞事,30年的刑期同樣奉還給他。」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黃皓筠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