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約東擴:對烏克蘭的處境感同身受,芬蘭與瑞典放棄中立政策的心路歷程

北約東擴:對烏克蘭的處境感同身受,芬蘭與瑞典放棄中立政策的心路歷程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領導人普亭對烏克蘭的入侵行動打破了北歐長期以來的穩定感,使瑞典和芬蘭頓失安全感。

兩名瑞典士兵參加冬季練兵

Photo Credit: Swedish Armed Forces / BBC News

瑞典和芬蘭近年來增加了軍費開支。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爭仍在繼續。最近在西班牙舉行的一次北約成員國峰會上,北約各國在承諾加大對烏克蘭支持的同時,正式邀請瑞典和芬蘭加盟。

對於這兩個冷戰時期都長期保持中立和不參與軍事聯盟的國家來說,申請加入北約是巨大轉變。在馬德里峰會上,土耳其也改變了以往反對兩國加入北約的立場,為瑞典和芬蘭成為北約成員國掃清最後障礙。

以防止北約東擴為藉口入侵烏克蘭的俄羅斯,對瑞典和芬蘭啟動加入北約程序表示強烈反對。

歐美諸多分析人士都先後指出,普亭(Vladimir Putin)入侵烏克蘭至少從戰略層面來說已經失敗,因為如果防止北約東擴是戰略目的,那麼如今烏克蘭戰爭尚未結束,但北約擴大卻已經成為定局;而且正是俄羅斯在烏克蘭的戰爭促使瑞典和芬蘭國內對加入北約的支持率急劇上升。

瑞典芬蘭加入北約有何考量?

瑞典首相安德松(左)和芬蘭總理馬林(右)

Photo Credit: EPA / BBC News

瑞典首相安德森(左)和芬蘭總理馬林(右)宣佈了申請加入北約的決定

俄羅斯領導人普亭對烏克蘭的入侵行動打破了北歐長期以來的穩定感,使瑞典和芬蘭頓失安全感。

芬蘭前總理斯圖布(Alexander Stubb)甚至表示,2月24日俄羅斯軍隊入侵烏克蘭那一刻起,芬蘭加入北約就已經是「定局」。

對許多芬蘭人來說,烏克蘭被入侵帶來了一種多年以來揮之不去的似曾相似感。蘇聯曾在1939年底入侵芬蘭。在三個多月的時間裏,芬蘭軍隊儘管寡不敵眾但仍然殊死抵抗。最終芬蘭雖然免去了被佔領的命運,卻被迫放棄了十分之一的國土。

赫爾辛基大學政治學者薩卡(Iro Sarkka)說,觀看烏克蘭戰爭的發展就像重溫這段歷史。她說,芬蘭人看著他們與俄羅斯1340公里的邊界在想:「這是不是也會發生在我們身上啊?」

而瑞典近年來也感覺到了危險在逼近。俄羅斯軍機侵犯領空的報導數次出現在新聞報導中。

2014年,一艘俄羅斯潛艇擱淺在斯德哥爾摩群島淺水區的報導,讓瑞典人感到心驚。

2016年,瑞典軍隊時隔20年後重新回到波羅的海上的哥特蘭島。這個島雖小,但卻有極為重要的戰略價值。

瑞典芬蘭加入北約前後有多大不同?

在某些方面,瑞典和芬蘭有沒有正式北約成員國資格並沒有什麼不同。

瑞典和芬蘭於1994年成為北約的正式伙伴,從那以後兩國一直都為北約做出重要貢獻。自冷戰結束以來,兩國數次參加過北約執行的任務。

但是,成為北約成員國將使瑞典芬蘭首次有了北約中擁核大國美國、法國和英國的安全保證。根據北約的第5條規定,對任何一個成員國的攻擊就是對所有成員國的攻擊。

歷史學家邁南德(Henrik Meinander)說,自蘇聯解體以來,芬蘭人已經採取一連串小步驟,在心理上做好了加入北約的凖備。

北約地圖

Photo Credit: BBC News

1992年,赫爾辛基購買了64架美國戰鬥機。三年後,芬蘭與瑞典一起加入了歐盟。此後每一屆芬蘭政府都審查所謂的「北約」選項。芬蘭總人口550萬,戰時兵力為28萬,總共有90萬預備役軍人。

瑞典在20世紀90年代曾走過一條不同的道路,不僅縮小了軍隊規模,還把軍隊重點從防衛本國領土轉向世界各地的維和任務。

芬蘭和俄羅斯邊境上的芬蘭部隊

Photo Credit: Hulton Archive / BBC News

1940年芬蘭向蘇聯割讓了東部卡累利阿省

但2014年,俄羅斯從烏克蘭奪取併吞併克里米亞後,瑞典的情況發生了變化。瑞典恢復了徵兵制,並增加了國防開支。

2018年,瑞典每個家庭都收到了題為「如果危機或戰爭來臨」的軍隊手冊。這是自1991年以來瑞典軍方首次發出這樣的手冊。

北約要求成員國將國防開支定為不少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芬蘭已經達標,瑞典也指定了達標的計劃。

加入北約有什麼風險?

俄羅斯總統普亭認為,北約擴張是對俄羅斯國家安全的直接威脅,因此瑞典和芬蘭加入北約將被視為一種挑釁。

俄羅斯外交部說,已經警告過瑞典和芬蘭加入北約的「後果」。普亭的親密盟友、前總統麥維德夫(Dmitry Medvedev)警告說,瑞典芬蘭加入北約,可能促使莫斯科在波蘭和立陶宛之間的飛地加里寧格勒部署核武器。

歷史學家斯圖布並不否認存在這些潛在的危險,但他認為,眼前對瑞典和芬蘭而言,更加迫在眉睫的現實風險是俄羅斯的網絡攻擊、虛假信息宣傳和時不時發生的領空被俄軍戰機侵犯。

北約會使瑞典和芬蘭更安全嗎?

在瑞典有相當數量的小部分人認為加入北約並不會使國家更為安全。

瑞典和平與仲裁協會(the Swedish Peace and Arbitration Society)的黛博拉・所羅門(Deborah Solomon)認為,北約的核威懾加劇了緊張局勢,並有可能與俄羅斯進行軍備競賽。她說,這使追求和平的努力變得複雜,也使瑞典的安全受到影響。

另一個擔心是,加入北約後,瑞典將失去其在全球核裁軍努力中的主導作用。瑞典許多對北約持懷疑態度的人回顧了20世紀60年代至80年代的時期,當時瑞典利用其中立身份將自己定位為國際調解人。

map

Photo Credit: BBC News

所羅門女士說,瑞典加入北約就等於放棄了這個夢想。

至於芬蘭,它保持的中立與瑞典非常不同。1948年4月,芬蘭曾與蘇聯簽訂《友好合作互助條約》。這被看作是芬蘭為了生存和保持國家獨立所採取的務實做法。

歷史學家邁南德說,如果說瑞典的中立關係到這個國家的身份和意識形態,那麼芬蘭保持中立則是為了生存。

他說,瑞典之所以還有討論是否加入北約的空間,部分原因是它把芬蘭和波羅的海地區視為「緩衝區」。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