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蟹爭議:因螃蟹而起的外交風暴,將對歐盟與挪威關係造成什麼影響?

雪蟹爭議:因螃蟹而起的外交風暴,將對歐盟與挪威關係造成什麼影響?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盟在回應挪威時,一方面考量經濟利益和外交關係的拿捏,另一方面又因為漁業政策和外交政策相互重疊,使得歐盟無法制定統一的行動準則。

面對挪威強硬的回覆,歐盟要求挪威應遵守《斯瓦巴條約》,並堅持自己有權頒發捕撈雪蟹許可證,但此舉卻讓挪威感到甚是不快而拒絕與歐盟進行談判。

挪威強硬的態度,歐盟依舊堅持自己捕撈雪蟹的權利,持續頒發許可證給成員國,此外,歐盟駐挪威大使也在給挪威外長的外交節略(note verbale),表達對挪威行為的不滿和指證其違反《斯瓦巴條約》。

首先,歐盟強調挪威應遵守國際公約,挪威單方面在斯瓦巴群島劃設專屬經濟區的行為並不被國際法承認;其次,挪威只將許可證頒發給挪威和俄羅斯的行為,已經對其他締約國(在信中指歐盟成員國與英國)造成歧視,故傷害到條約第三項的公平原則。

第三,由於雪蟹是當地的外來種,可能有破壞環境之虞,挪威應允許歐盟科研船在此地進行生態調查,另外歐盟也指責挪威對雪蟹過度捕撈的行為恐造成環境衝擊,不符合條約第二條中應盡保護環境之責的規範。第四,歐盟不承認挪威最高法院的判決,其判決對歐盟不產生拘束力。最後,歐盟仍希望挪威回到與歐盟之北極海合作架構,依法行事。

而挪威面對歐盟的指控,首先提出,基於聯合國大陸棚界線委員會(CLCS)的調查,斯瓦巴漁業保護區坐落於從挪威本土延伸出去的大陸棚之上,加上雪蟹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77條中「定居種生物」(sedentary species)的規定,因此挪威不僅有權在此建立漁業保護區,對於雪蟹亦有專屬性權力。更重要的是,《斯瓦巴條約》對挪威的規範僅及於領海之內,斯瓦巴漁業保護區以及雪蟹的出沒地點皆不在此範圍之內,故挪威並不違反相關規定(Rossi, 2017)。

在歐盟抗議未果的情況下,挪威的行動越來越大膽,在2021年挪威以「因為英國脫歐,故需從歐盟原先的配額扣除英國的配額」為藉口,單方面宣布歐盟在斯瓦巴群島的鱈魚配額將減少10,631噸,另一方面挪威卻趁機增加自己能捕撈的配額,此舉惹得歐盟極其不快。

RTR1DG2L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能否以國際法化解雪蟹爭議?

既然談判無疾而終,那麼交付國際法院仲裁是否有助於解決雪蟹爭議呢?諸多法律學者試從國際法角度尋找可能的解決方案,但礙於此案的性質特殊,學者多認為國際法的幫助有限。

學者Schatz指出,在這案件中由於歐盟本身並非《斯瓦巴條約》的締約國,故歐盟無適當的法人格可在國際法院提起訴訟,因此需要由拉脫維亞提起訴訟,不過訴訟標的只能是關於「挪威是否有權建立漁業保護區」,因為國際法院無權審查《斯瓦巴條約》落實與否,但又因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範的是專屬經濟區而非漁業保護區,故拉脫維亞即便提起訴訟,勝訴機會也十分渺茫。

在另一篇研究當中,Nyman和Tiller又以國際法院、國際海洋法法庭、國際仲裁院等不同類型的上訴法院來分析該案,研究發現不論是選擇何種法院以及何種論點,受限於《斯瓦巴條約》內容並不能完全適用在當代國際法,加上漁業保護區和專屬經濟區間存在不明確的法律定義和效力,故採取法律途徑對歐盟和拉脫維亞而言,或許並非最佳選擇。

Pooter的研究當中也做出相似的結論,即歐盟若要透過法律途徑解決此問題,雖然並不是完全不可能,但也具有相當大的困難,故歐盟應較有意以外交途徑來協調此爭議。

雖然歐盟無法以國際法處理雪蟹爭議,但歐洲議會對此案仍保持高度關注,從2014年至2021年間,議會對歐盟執委會及理事會共提出11次質詢(其中9次集中在2017年以後),敦促歐盟捍衛歐盟利益,而對挪威而言,漁業雖然並非是國內最重要的經濟產業,但漁業對挪威人來說卻具有相當重要的歷史意義,因此挪威立場也未曾放軟。在歐盟和挪威各執一詞、不願妥協的情況下,至今雪蟹爭議懸而未決。

雪蟹爭議對歐挪關係的影響

雪蟹爭議延燒至今,雙方連對《斯瓦巴條約》的適用性和適用範圍都未有共識,而歐盟期以談判方式解決也得不到挪威正面的回應,這使得歐洲議員和執委會成員對挪威多有批評,亦希望歐盟能拿出更積極的作為維護歐盟利益。

種種跡象都反映出雙邊關係嚴重受挫,但事實上歐挪關係並未如想像中般陷入低谷,反而因為歐盟內部機構利益的競合以及挪威地緣政治的重要性,歐盟仍必須持續與挪威合作和對話,故使得歐挪關係正處於微妙的矛盾狀態。

在歐盟決策中,歐洲議會、歐盟執委會和歐盟理事會各自佔有一席之地,可是三大機構又基於不同的機構利益考量,而使歐盟對外決策缺乏一致性。

以議會而言,議會是最早關注此案的行為者,歐洲議員接獲各國陳情反應,在質詢中要求執委會盡速行動保障歐盟公民利益,並制定辦法補償歐盟公民的損失,雖然執委會表示他們也相當看重歐盟公民損失的經濟利益,但執委會還需考慮如何與挪威維繫外交關係,再加上儘管漁業是屬於執委會專屬權力,可是外交領域的政策制訂權卻落在理事會的對外高級代表身上。

因此,歐盟在回應挪威時,一方面考量經濟利益和外交關係的拿捏,另一方面又因為漁業政策和外交政策相互重疊,使得歐盟無法制定統一的行動準則。

除了歐盟內部機構的競合關係外,由於歐盟近來企圖擴張自己在北極海區域的影響力,故其北極海政策中歐盟希望與挪威建立良善的夥伴關係,一同和俄羅斯、美國競逐北極海區域的大國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