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伊朗、阿根廷,沙烏地都成為BRICS Plus,那麼G7將被形塑成西方霸權領導集團

若伊朗、阿根廷,沙烏地都成為BRICS Plus,那麼G7將被形塑成西方霸權領導集團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伊朗、阿根廷,乃至沙烏地阿拉伯等國,有朝一日都成為金磚國家之一的BRICS Plus,那麼G7等國將被形塑成西方霸權領導集團或白種人俱樂部。

金磚峰會五國元首致詞重點與峰會成果

「金磚五國」(BRICS)2022年6月23日線上舉行第14屆「金磚峰會」(BRICS Summit),與會者包含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印度總理莫迪(Nadir Modi)、南非總統拉瑪佛沙(Cyril Ramaphosa)。這次金磚峰會舉辦的時機點值得玩味,恰巧訂在「七大工業國集團」(G7)領袖峰會前一週,頗有兩大陣營互相較勁的意味。

峰會開場,習近平作為峰會主辦國東道主率先發表演說,他指出:「我們(指金磚國家)要堅持開放包容,凝聚集體智慧和力量。」並強調:「金磚國家不是封閉的俱樂部,也不是排外的『小圈子』,而是守望相助的大家庭、合作共贏的好夥伴。」在此新的形勢下,習近平呼籲:「金磚國家更要敞開大門謀發展、張開懷抱促合作。應該推進『金磚擴員』進程,讓志同道合的伙伴們早日加入金磚大家庭,為金磚合作帶來新活力,提升金磚國家代表性和影響力。」

事實上,今年早有金磚國家新增成員國(BRICS Plus)的討論聲音,其中被討論最多次便是阿根廷、沙烏地阿拉伯兩個,其次則是印尼、奈及利亞等發展中國家。若上述兩個國家最後真加入BRICS,那「金磚五國」將成發展中國家的G7。

目前看來,阿根廷政府已表態願意加入BRICS成為正式會員國。2022年2月,阿根廷已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BRI)的計畫備忘錄,加入中國力推的全球基礎建設計畫。

另外,6月初美國主辦第九屆美洲峰會(Summit of the Americas),當時阿根廷政府也是堅持抵制,甚至傳出要舉辦一場「平行峰會」,抗議美國在峰會參與名單上排除委內瑞拉、古巴的行為。阿根廷雖是美洲國家一員,但近年逐步與中國深化關係,有遠美親中的趨勢。

至於沙烏地阿拉伯對加入BRICS的立場,恐怕仍再三考慮。雖沙烏地阿拉伯政府對加入BRICS持正面態度,但近期美國努力修復美沙關係,勢必會希望沙烏地阿拉伯不要與中、俄靠得太近。若美國誠意足夠,沙烏地阿拉伯應會暫時擱置加入BRICS。

而沙烏地在中東的死對頭伊朗,更正式遞交申請書,欲加入金磚國家行列。據《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報導,伊朗在6月27日申請加入金磚國家這新興國家經濟體的組織。

全球受俄烏戰爭的影響下,金磚峰會與會國採取「中立」態度,除巴西外都未譴責俄國,但若未在峰會中談烏克蘭問題,可能被外界誤解為支持俄國行為,這是為什麼金磚峰會只輕描淡寫烏克蘭問題。

俄國官媒《塔斯社》(Tass Russian News Agency)報導,普亭在金磚國家工商論壇(BRICS Business Forum)批評:「西方制裁出於政治動機,漠視市場經濟、自由貿易和私有財產不可冒犯的基本原則。」他也表示:「俄國正積極調整貿易重心,轉而跟更『可靠』的貿易夥伴往來,特別是金磚國家。」

普亭還提到:「我們(金磚國家)正為國際結算開發可靠的替代機制,俄羅斯金融訊息系統(Russian Financial Messaging System)開放與金磚國家的銀行連接。」此外,他還提到:「俄羅斯『世界和平支付系統』(MIR)正在擴大,金磚國家也正探索創造一種基於金磚國家貨幣的國際儲備貨幣。」

G7峰會聚焦俄烏戰爭,擴大對俄能源制裁

2022年6月26日,為期3天的「七大工業國集團」領袖峰會於德國巴伐利亞阿爾卑斯山正式登場,這次峰會專注在擴大對俄能源與黃金制裁、加強對烏武器援助、對抗氣候變遷和非洲潛在飢荒的討論。

在俄烏戰事上,英國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會前公布聲明,警告西方國家勿對支援烏克蘭表現倦怠。隨著俄烏戰爭時程拉長,意味著西方國家必須在軍事援烏投入更大且延續更久,尤其因俄烏雙邊談判進展極度緩慢,甚至是完全沒進展的情況。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利用這次峰會的機會,以視訊方式發表談話。澤倫斯基呼籲G7國家應對烏克蘭提供更多武器和防空系統對抗俄國攻擊,G7應對俄國祭出新制裁,還強調:「延後對烏克蘭的武器支援或對俄羅斯的制裁,等同於邀請俄國對烏發動一次又一次的攻擊。」

對於澤倫斯基的請求,G7成員國做出一定程度的回應。對俄制裁方面,白宮會後公布「事實清單」指出,G7成員國同意針對俄國經貿、軍事生產和供應鏈、能源出口和人權議題實施制裁。

事實清單稱指出,G7領袖將合作擴大對俄制裁,進一步限制俄國獲得成員國生產的關鍵工業輸入、服務和技術,尤其是會支持俄國軍工業基礎和科技部門。美國財政部將對俄國國企、國防研究組織與國防相關實體及個人,實施「封鎖制裁」,限制俄國在戰爭中替換損失軍事設備的能力,以鎖定對付俄國的國防供應鏈。

G7領導人還決定限制俄國外銷其能源產品出口裡第二大宗的黃金獲取利潤。事實清單提到,美國將採取多項重要手段來實施上述承諾,美財政部將頒布禁止俄國向美國進口黃金的方案,防止俄國參與黃金市場。

目前G7成員國仍協商對俄國出口石油訂定「價格上限」。《德國之聲》(DW)引述美政府資深官員指出,G7領袖在峰會中對此議題取得進展,不過似乎仍未取得共識。早在G7峰會舉辦前,美歐就積極對此事協商但仍未果。

《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6月26日報導,G7峰會前美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表示她正與歐洲盟友對組成「採購同盟」、設定石油價格上限這兩大問題上積極對話。當時談判的目標是讓印度、中國等買家能在全球市場上獲得俄國石油,這可能有助於穩定目前價格飆漲的市場。同時,建立一套機制西方國家能限制俄國從石油銷售中得到的利潤。

另外,美財政部還將展開行動,將世界上幫助俄國規避制裁和恢復活動的公司納入「實體清單」(Entity List),禁止這些公司購買美國製造的產品和技術(如:半導體)。除此之外,協助俄國規避制裁的個人,美財政部也將對其實施制裁。

AP2217762485423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東、西基建倡議較勁,G7宣布6000億新倡議對抗中國「一帶一路」

《路透社》(Reuters)報導,G7領袖承諾,未來五年將投入6000億美元,資助發展中國家需要的基礎建設。這項名為「全球基礎建設與投資夥伴關係」(Partnership for Global Infrastructure and Investment, PGII),實際上去(2021)年在英國舉辦的G7峰會曾提出,今年只是自原本「重建美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 B3W),改變計畫名稱。

拜登(Joe Biden)表示美國將在未來五年投入2000億美元支持中低收入國家,協助對抗氣候變遷、提升全球健康、性別平等和數位建設。拜登還提到,未來可能還會有大量資金是來自多邊發展銀行、發展金融機構等機構的資助。

報導指出,歐洲國家將跟上美國,在未來五年將對這項計畫投資3000億歐元(約3150億美元),建立長期替代方案有別於一項中國2013年發起的「一帶一路倡議」。

根據白宮發布的事實清單,提到幾項指標性投資。例如:美國企業在美國商務部和美國進出口銀行(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 EXIM)支持下,與安哥拉政府簽訂20億美元(約594億新台幣)的太陽能建設案;國際開發金融公司(U.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 DFC)則將跟G7國家和歐盟合作,撥出33億美元(約980億新台幣)的科技援助給塞內加爾的達卡巴斯德研究所(Institut Pasteur de Dakar),建造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苗工廠。

G7發起PGII被視為是與中國一帶一路競爭的基礎建設倡議。若能有效實施和推動,能深化G7國家與發展中國家的交往。這項PGII計畫是否能有效抗衡一帶一路自2013年展開以來累積的影響力,短期內恐怕不太可能。畢竟,目前全球已有超過140國支持一帶一路,約130多國已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

2021年12月底歐盟曾發起3360億名為「全球門戶」(Global Gateway)基礎建設計畫,目標在未來5年於全球各地投資數位、能源、運輸等基礎建設項目。當初這項基礎建設計畫隱含的目標,也是要抗衡中國的一帶一路。不過,西方國家若要透過全球門戶和PGII抗衡中國的一帶一路的話,需注意兩者之間因目標相同,會使彼此之間形成競爭關係,反倒削弱共同抗衡一帶一路的影響力。

《霧谷晶策》觀察金磚國家越趨緊密的合作,其實是來自於西方國家的針對與排擠。中、俄兩國原本並非有如此緊密的關係,而中、印兩國甚至為邊境領土爭議產生衝突,但都因歐美等西方國家對他們加強防範與制裁,導致金磚國家關係更密切。由於共通的經濟發展目標與非西方民主國家背景,使金磚國家拋開歧異,加強與彼此的連結。

《霧谷晶策》認為,若伊朗、阿根廷,乃至沙烏地阿拉伯等國,有朝一日都成為金磚國家之一的BRICS Plus,那麼G7等國將被形塑成西方霸權領導集團或白種人俱樂部。尤其在俄烏戰爭議題上,BRICS Plus與G7有顯著不同的立場。要是未來烏克蘭不敵俄國戰敗,支持烏克蘭的G7各國也將臉上無光。BRICS Plus也會掌握全球重要戰略資源。

《霧谷晶策》分析一帶一路資金來源,主要由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IIB)、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絲路基金(Silk Road Fund)等供應。相較於G7提出的全球基礎建設與投資夥伴關係,資金來源是鼓勵私部門與私人企業投資,一帶一路的資金較不予匱乏。畢竟,私人企業須以「獲利」為目標,但基礎建設不保證都能產出利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