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伊朗、阿根廷,沙烏地都成為BRICS Plus,那麼G7將被形塑成西方霸權領導集團

若伊朗、阿根廷,沙烏地都成為BRICS Plus,那麼G7將被形塑成西方霸權領導集團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伊朗、阿根廷,乃至沙烏地阿拉伯等國,有朝一日都成為金磚國家之一的BRICS Plus,那麼G7等國將被形塑成西方霸權領導集團或白種人俱樂部。

目前G7成員國仍協商對俄國出口石油訂定「價格上限」。《德國之聲》(DW)引述美政府資深官員指出,G7領袖在峰會中對此議題取得進展,不過似乎仍未取得共識。早在G7峰會舉辦前,美歐就積極對此事協商但仍未果。

《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6月26日報導,G7峰會前美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表示她正與歐洲盟友對組成「採購同盟」、設定石油價格上限這兩大問題上積極對話。當時談判的目標是讓印度、中國等買家能在全球市場上獲得俄國石油,這可能有助於穩定目前價格飆漲的市場。同時,建立一套機制西方國家能限制俄國從石油銷售中得到的利潤。

另外,美財政部還將展開行動,將世界上幫助俄國規避制裁和恢復活動的公司納入「實體清單」(Entity List),禁止這些公司購買美國製造的產品和技術(如:半導體)。除此之外,協助俄國規避制裁的個人,美財政部也將對其實施制裁。

AP2217762485423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東、西基建倡議較勁,G7宣布6000億新倡議對抗中國「一帶一路」

《路透社》(Reuters)報導,G7領袖承諾,未來五年將投入6000億美元,資助發展中國家需要的基礎建設。這項名為「全球基礎建設與投資夥伴關係」(Partnership for Global Infrastructure and Investment, PGII),實際上去(2021)年在英國舉辦的G7峰會曾提出,今年只是自原本「重建美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 B3W),改變計畫名稱。

拜登(Joe Biden)表示美國將在未來五年投入2000億美元支持中低收入國家,協助對抗氣候變遷、提升全球健康、性別平等和數位建設。拜登還提到,未來可能還會有大量資金是來自多邊發展銀行、發展金融機構等機構的資助。

報導指出,歐洲國家將跟上美國,在未來五年將對這項計畫投資3000億歐元(約3150億美元),建立長期替代方案有別於一項中國2013年發起的「一帶一路倡議」。

根據白宮發布的事實清單,提到幾項指標性投資。例如:美國企業在美國商務部和美國進出口銀行(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 EXIM)支持下,與安哥拉政府簽訂20億美元(約594億新台幣)的太陽能建設案;國際開發金融公司(U.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 DFC)則將跟G7國家和歐盟合作,撥出33億美元(約980億新台幣)的科技援助給塞內加爾的達卡巴斯德研究所(Institut Pasteur de Dakar),建造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苗工廠。

G7發起PGII被視為是與中國一帶一路競爭的基礎建設倡議。若能有效實施和推動,能深化G7國家與發展中國家的交往。這項PGII計畫是否能有效抗衡一帶一路自2013年展開以來累積的影響力,短期內恐怕不太可能。畢竟,目前全球已有超過140國支持一帶一路,約130多國已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

2021年12月底歐盟曾發起3360億名為「全球門戶」(Global Gateway)基礎建設計畫,目標在未來5年於全球各地投資數位、能源、運輸等基礎建設項目。當初這項基礎建設計畫隱含的目標,也是要抗衡中國的一帶一路。不過,西方國家若要透過全球門戶和PGII抗衡中國的一帶一路的話,需注意兩者之間因目標相同,會使彼此之間形成競爭關係,反倒削弱共同抗衡一帶一路的影響力。

《霧谷晶策》觀察金磚國家越趨緊密的合作,其實是來自於西方國家的針對與排擠。中、俄兩國原本並非有如此緊密的關係,而中、印兩國甚至為邊境領土爭議產生衝突,但都因歐美等西方國家對他們加強防範與制裁,導致金磚國家關係更密切。由於共通的經濟發展目標與非西方民主國家背景,使金磚國家拋開歧異,加強與彼此的連結。

《霧谷晶策》認為,若伊朗、阿根廷,乃至沙烏地阿拉伯等國,有朝一日都成為金磚國家之一的BRICS Plus,那麼G7等國將被形塑成西方霸權領導集團或白種人俱樂部。尤其在俄烏戰爭議題上,BRICS Plus與G7有顯著不同的立場。要是未來烏克蘭不敵俄國戰敗,支持烏克蘭的G7各國也將臉上無光。BRICS Plus也會掌握全球重要戰略資源。

《霧谷晶策》分析一帶一路資金來源,主要由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IIB)、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絲路基金(Silk Road Fund)等供應。相較於G7提出的全球基礎建設與投資夥伴關係,資金來源是鼓勵私部門與私人企業投資,一帶一路的資金較不予匱乏。畢竟,私人企業須以「獲利」為目標,但基礎建設不保證都能產出利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