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戰爭爆發85週年(下):只要給出「國共合作抗戰」的下台階,某些深藍不在乎對岸竄改歷史

抗日戰爭爆發85週年(下):只要給出「國共合作抗戰」的下台階,某些深藍不在乎對岸竄改歷史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多數第二類與第三類外省人而言,其實他們自己本身或者父輩也沒有參加過抗戰,根本就不在乎這場戰爭到底是由誰領導的。只要中共當局以「國共合作領導抗戰」給他們一個下台階,對岸要怎麼竄改抗戰歷史其實這些深藍支持者是一點都不在乎的。

抗戰_4
Photo Credit: 許劍虹
出席中共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的前主席連戰,就是當今國共合作派的代表

對國共「再」合作的渴望

如果說胡蘭成是第二類外省人的代表,那麼與余光中一起在《中央日報》攻擊胡蘭成為「漢奸」的老立委胡秋原肯定是第三類外省人的典範了,歷史不只一次證明舉報他人為「漢奸」者,自己的底其實也不是那麼乾淨。胡秋原早年同時參加中國國民黨與共產主義青年團,屬於國民黨內的左派人士,卻在蔣中正下令清黨後同時退出國民黨與共青團,以防止惹來殺身之禍。

九一八事變後,蔣中正因為「不抵抗政策」而遭致批判,讓見到反蔣名氣可用的胡秋原再度出山。他在福州參加了由蔡廷鍇、李濟琛、蔣光鼐、陳銘樞、陳友仁與黃琪翔組成的中華共和國人民政府,一方面呼籲國民政府停止剿共,同時又與江西瑞金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政府建立攻守同盟的關係,公然主張分裂中國。

表面上,這個中華共和國主張國共合作共禦外侮,實際上卻又向日本購買戰鬥機反叛中央。到底是誰勾結日本,還真的是一個沒人能講明白的問題。1934年1月,中央軍成功鎮壓了這場「閩變」,胡秋原只能逃到蘇聯尋求政治庇護。結果在蘇聯,他親眼目睹史達林(Joseph Stalin)整肅異己的殘酷手段,並發現在共產黨眼中不夠「左」的自己始終只是統戰對象,不會被當自己人看待。

對共產國際大失所望的胡秋原,又重新回歸國民政府體系,先是擔任國民參政會參政員,然後又在行憲後當選中華民國第一屆立法委員。胡秋原將自己塑造成民族主義者,在反共抗俄方面有時候表現的甚至比蔣中正父子還要積極。比如雅爾達會議後,率先跳出來批判蘇聯煽動外蒙古獨立的就是胡秋原。到了台灣以後,創辦《中華雜誌》鼓吹反共抗俄理論的同樣還是他。

甚至當海外爆發保釣運動,大量留美學生因為痛恨中華民國政府對美日態度軟弱轉而認同中共時,胡秋原同樣接受政府指派到美國去安撫學生。可胡秋原對中共的態度,其實早在1969年珍寶島事件爆發後就已經改變。痛恨蘇聯的他看到北京脫離莫斯科宰制十分欣慰,並重新燃起了推動國共第三次合作,讓海峽兩岸重歸一統的渴望。

抗戰_3
Photo Credit: 許劍虹
並非所有外省人都喜歡蔣中正,甚至許多對他恨之入骨,可外省族群終究是蔣中正帶來台灣的,要直接徹底否定他領導抗戰還是有心理上的困難

相互影響的三大論點

從胡秋原不惜被開除中國國民黨黨籍,都要在1988年10月訪問大陸這點來看,顯然對第二類與第三類外省人而言,抗日戰爭與國共內戰都屬兩場完全不相干的戰爭,差別只在於第三類外省人認為對日抗戰屬於該打的民族自衛戰爭,國共內戰才是中華民族之間的手足相殘,應該給予全面否定。而隨著兩蔣時代結束,這兩種過去戒嚴時代被壓制的聲音在台灣統派圈子裡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他們有些人如李敖與汪立峽,公然向過去黨國史觀宣戰,批評蔣中正為不抗日的獨夫民賊,又將汪精衛平反為真正的「愛國者」。假若日本沒有戰敗,這套論述在華夏大地肯定會大受歡迎,但是以中華民族「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民族性來看,既然日本已經徹底淪為戰敗國,那麼汪精衛的漢奸形象也只能夠「深植人心」,任何試圖平反他的行為在兩岸都不會受到歡迎。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