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大風吹】美國在墮胎權上開倒車,其他國家會不會開始「有樣學樣」?

【國際大風吹】美國在墮胎權上開倒車,其他國家會不會開始「有樣學樣」?
Photo Credit: 國際大風吹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最高法院推翻羅訴韋德案之後,墮胎權將由各州自決,諸如同性婚姻與避孕藥物等權利也恐將面臨挑戰,不只讓美國墮胎權開放度淪落到中段班以後,甚至可能引發其他國家收回身體自主權的後續效應。

美國大法官6月做出歷史性的決定,推翻了最高法院在半世紀以前的重大判決,認定憲法並不保障婦女有墮胎權,頓時引發全美國以至於全世界一片譁然。大西洋另一頭,才剛剛當選的法國史上第一位女性國會議長,就呼籲沒有任何人權是理所當然的。

這一集就來看看,向來講究自由人權的美國,卻在墮胎權上開倒車,之後還會不會有更多人權失去憲法保障呢?另一方面,全世界其他國家,對於墮胎權又有什麼樣的規定呢?

收回墮胎權後,美國更多人權不保?

美國九位大法官以六比三的投票結果,推翻羅訴韋德案的那一刻,力挺墮胎權的人士非常激動,因為在失去憲法保障之下,將由各州來自行規範墮胎是否合法,估計全美50州有一半左右會禁止或嚴格限制墮胎。在保守派主政的州,現在還在營業的合法墮胎診所,很可能今年內就會被迫結束營業。

因應這項判決,從高盛集團、美國銀行,到微軟、網飛、蘋果、聯合利華等超過50家大公司,都已經宣布,如果員工要跨州進行合法墮胎手術,公司願意承擔或補助相關費用。

在此同時,像Google、亞馬遜、臉書母公司Meta等等的科技巨頭也擔心,未來可能會被各州的警方或檢方要求提供用戶的搜尋歷史、購買紀錄、定位紀錄等隱私個資,來判斷用戶是否企圖尋求非法墮胎。本來是為了提供服務而蒐集的網路足跡,如今有可能成為追查非法墮胎的證據。

不只如此,除了墮胎權以外,法律專家也分析,關於同性婚姻、同性性行為,以及取得避孕藥物等等,透過幾十年前最高法院重大判例而獲得憲法保護的各種權利,接下來都可能遭到挑戰、甚至推翻。

他們會開始質疑所有基於隱私權的判例,因為隱私權是從憲法各處條文衍生的,我想包含避孕藥、同性婚姻、同性關係的保障,根據大法官湯瑪斯的意見書,這些判例現在都有危險。

哥倫比亞公衛學院教授 麥考文(Professor Terry McGovern)

各國大不同,至少10國孕婦瀕危也不能墮胎

墮胎爭議並不止於美國,你可能會好奇,全世界200多個國家和地區,又是怎麼規範墮胎這件事呢?

美國非政府機構生育自主權中心,大致把各國規定分成幾類。

a
Photo Credit: 國際大風吹

除了美國各州規定不一以外,藍色國家只要孕婦有需求就可以合法墮胎,只是可能有懷孕週數限制,而綠色國家,則是基本上合法,只是要符合一定社會或經濟條件,例如要經過配偶同意,或嚴重影響母親或家庭成員的身心健康等等,台灣屬於這一類。

至於黃色國家,規定又更嚴格,例如必須要孕婦的身心健康受到影響才能墮胎,而紅色國家則原則上不合法,除非孕婦生命受到威脅才能墮胎。深紅色國家則是禁止因為任何理由墮胎,就連孕婦可能因此重傷或失去性命也不行。目前這一類國家和地區有10個,包含菲律賓在內。

可以看到,大致上來說,亞洲、歐洲、北美洲國家,墮胎法規相對開放,而非洲、中南美洲和部分東南亞國家,就相對嚴格。

最近就有一個活生生的案例。一對美國夫妻為了慶祝懷孕成功,今年6月飛到地中海島國馬爾他度假,沒想到媽媽卻出現流產現象,肚子裡僅僅16週的胎兒確定不保,而且如果不動手術,很可能會引發嚴重細菌感染。不幸的是,馬爾他剛好是少數全面禁止墮胎的國家之一。

在生命隨時會受到威脅的情況下,這位流產婦女已經來不及搭飛機回美國,最後透過很多人和保險公司的協助,才搭乘醫療專機飛到西班牙接受治療,保住媽媽的性命。

世衛:嚴格限制墮胎,並不能降低墮胎率

每個國家或地區,之所以開放或限制墮胎,都有自己的歷史脈絡,有時反映出當地的宗教信仰,有時是社會價值觀,有時是人口發展情形。

例如,中國跟亞洲各國不同,50年代末期到60年代初期就開放墮胎。學者指出,這是為了避免人口成長太快的政策考量。不過,中國政府在2021年9月頒布了新的婦女健康準則,特別提到要促進婚前檢查、孕前檢查,並減少非醫學需要的墮胎。外界解讀,或許是在人口快速老化,以及避免挑選嬰兒性別的現象惡化等考量下,才會做出這樣的指示。

話又說回來,嚴格限制墮胎的國家,通常主要是為了保障胎兒的生命權,不過一份古特馬赫研究所與世界衛生組織,共同進行的研究卻發現,2015到2019年間,開放墮胎的國家和限制墮胎的國家,其實墮胎率差不多。

換句話說,不論當地法規嚴格與否,墮胎數佔懷孕總數的佔比,其實沒有太大的差別。但最大的不同在於墮胎的安全性。世衛組織表示,在開放墮胎的國家,9成墮胎案例是安全的,對母親健康沒有太大影響,但是在嚴格限制墮胎的國家,卻只有兩成五是安全的。

AP2217809917012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也就是說,不論出於什麼理由,很多婦女寧願違法也要墮胎。相關法規沒有達到目的,卻逼他們鋌而走險。美國女權團體Jane Collective創辦人,回想50年前,美國大部分地區禁止墮胎的年代,說簡直是不堪回首。

(當年)很多人非常絕望,有些人喝毒藥、老鼠藥或鹼液,有人故意從樓梯上跳下來、從屋頂跳下來、用衣架去製造流產,去結束不想要或因性侵造成的妊娠。

Jane Collective組織創辦人 布斯(Heather Booth)

Jane Collective是當初在芝加哥成立的秘密組織,目的就是專門幫助婦女用安全手段墮胎。事隔半世紀,美國又走回老路,創辦人非常感慨。

這絕對違反了美國精神,也跟我們辛苦爭取的自由背道而馳......我想我們要把憤怒化為行動,如果不能團結行動,大家會感到失望無助,他們會變成受害者,但我們不是受害者,我們是自己故事的英雄。

在美國撤回墮胎權的憲法保障之後,法國街頭出現爭取墮胎權入憲的遊行;天主教盛行的義大利,雖然早就讓墮胎權合法,卻有不少人擔心保守派會因此推動修法,或有更多醫生拒絕進行墮胎手術;同樣以天主教為主要信仰的愛爾蘭,2018年才通過歷史性的公投,讓墮胎合法化,當地反墮胎團體則表示受到很大的鼓勵,希望有一天也能重新修法,讓墮胎重新入罪。

70年代就將墮胎合法化的印度,目前對於墮胎還是有不小的爭議,當地挺墮胎權的醫師說,很多時候大家會把美國當成榜樣,但現在也會擔心,印度會不會也「學壞了」,收回得來不易的身體自主權。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