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館「亞洲的地獄與幽魂」特展大受歡迎,但台灣本土的妖怪創作才剛剛起步

南美館「亞洲的地獄與幽魂」特展大受歡迎,但台灣本土的妖怪創作才剛剛起步
Photo Credit: 台南市美術館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台灣,本土的妖怪書寫、妖怪文學這個領域算是剛剛起步,即使在民間已經廣為流傳的故事,化為文字卻變得較少人閱讀。到底這個大眾主題,能不能在文學領域闖出一片自己的天,確實還有待觀察。

整個1990年代,台灣的鬼故事發展都以大眾文學為主,司馬中原是最重要的領頭羊,從平面寫到錄音,甚至錄影,成為一代鬼王。只是司馬中原的鬼,多半來自中國,饑荒的北方、南方的亂葬崗,還有殭屍的最早起源湘西趕屍,想像起來都不是台灣的風景。

本土鬼怪文學方興未艾

本土妖怪開始成為文學家的話題,應該都是兩千年以後的事了。巴代把原住民的鬼怪傳說記錄下來、舞鶴用鬼來譬喻人、王家祥寫「魔神仔」、甘耀明的《殺鬼》,都是不錯的文學作品。這幾年還有何敬堯一系列的妖怪書寫耕耘,瀟湘神對當代神怪傳說的轉譯推廣,以及謝宜安把長年聽聞的都市傳說加以文字化,都開始把屬於本土的鬼怪奇譚搬上文學舞台。

不過在台灣,本土的妖怪書寫、妖怪文學這個領域算是剛剛起步,即使在民間已經廣為流傳的故事,化為文字卻變得較少人閱讀。到底這個大眾主題,能不能在文學領域闖出一片自己的天,確實還有待觀察。

至於在視覺藝術領域,也和文學一樣,妖怪長久以來不登大雅,有關妖怪的作品,多是畫家自娛娛人的小品,像是林玉山晚年畫的虎姑婆就是一例。過去幾年跟妖怪有關的作品,最轟動的應該是侯俊明以《搜神》為題製作的一系列版畫,只是與其說侯俊明想談妖怪,更不如說侯俊明在意的是對自由欲求不滿的批判。在1990年代剛剛解嚴,大家已經感受到自由將至,卻不知道自由真實樣貌的時代,確實有很大的創作空間,但要說他們是妖怪藝術,當然是稍嫌牽強。

不過妖怪之作這幾年也有崛起之勢,許多漫畫家都抓住本土妖怪的主題,嘗試投入創作。這些作品將過去口傳的故事形象化,雖然都還有精進空間,但也都是很不錯的開始。想想當年北齋畫鬼,也是以漫畫開端。漫畫與浮世繪都是畫師獻給常民的娛樂,大家喜歡的作品,自然就能夠流傳下來,也才漸漸會有人發現他的價值,而成為珍寶。

當然到了很自由的今天,藝術家寫鬼畫鬼,應該已經能擺脫文以載道、教人行善的壓力了。仔細想想,這可能也是有些宗教團體反對南美館展鬼,卻引來大逆風攻擊的原因之一吧。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