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加劇北極融冰,美、日、芬等國搶先布建海底光纖電纜,跨洲網速可快上30~40%

氣候變遷加劇北極融冰,美、日、芬等國搶先布建海底光纖電纜,跨洲網速可快上30~4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北極圈的冰層快速融化,該地區的經濟價值亦開始被部分環北極國家重視,因此也讓該地區的政經戰略、地緣經濟價值成為各家必爭之地,尤其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該地域的重要性亦日趨提升。

文:張瑞邦(Tucker Chang)

隨著氣候變遷加劇,北極圈海冰面積迅速縮減。然而北極冰帽的快速流失,同時亦為北極海底光纖通訊電纜的興建,開拓了更多可能。

美國、芬蘭及日本的公、私企業,近期便鎖定該項「新契機」,爭相計畫在北極海一帶以海底光纖電纜的方式,完善其數位建設,以此強化自身在國防、經貿、科學研究等領域發展。

根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當前全球約有400多條海底光纖通訊電纜,承載約95%的洲際通訊語音和數據流量。然而,訊號傳輸延遲的情況,通常與電纜的長度成正比。

專家認為,橫跨北極的洲際距離,實際上比電纜南繞的地理距離更短。因此,若海底電纜可直接通過北極地區,往後的通訊速度將更具優勢,並有機會顯著提升。且隨著氣候加速暖化,北極一帶發展也更為可行。

海底電纜市場研究公司TeleGeography分析師斯特朗(Tim Stronge)以英國倫敦的銀行為例,位於倫敦的銀行,倘若能透過北極海底電纜傳輸數據至日本東京,有很大的可能比向東行繞至埃及的海底電纜,傳輸速度快上30%至40%。這不僅能使居住在該地區的人民享有更高效的網速,亦能受惠至國防、石化、天然氣及漁業等產業,甚至連研究北極氣候議題的科學家也能因此受益。

北極光纖電纜的布局範圍有多廣?

美國阿拉斯加光纖網路公司Far North Digital聯合創辦人伯科維茲(Ethan Berkowitz)表示,Far North將與芬蘭網路公司Cinia、日本光纖網路企業Arteria Networks合作,共同建造一條能穿過「連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西北航道(Northwest passage)」之海底光纖電纜。

Far North的海底電纜路線將始於日本,沿途經過阿拉斯加、加拿大、格陵蘭,最後抵達西歐的愛爾蘭,總長約1萬4000公里。伯科維茲預測,Far North將於2023年夏季開展沿線勘察工作,並於2026年年末之前開始營運。

「該項計畫實際上已經籌備多年,當前已從海底網域公司『阿爾卡特』(Alcatel Submarine Networks)取得工程、建造及採購等承攬合約,我們也陸續申請沿線各地的建造許可,並與阿爾卡特公司就融資等財政項目,進行更深入的討論,預計該計畫將斥資10億歐元(約10.4億美元)打造。」伯科維茲補充說道。

AP2007445388740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還有哪些國家想興建海底電纜?

《華爾街日報》指出,俄羅斯國營企業Morsvyazsputnik亦於去(2021)年8月宣布,該企業將開始在北極圈一帶,建造一條能環繞俄國北境及東部海岸、總長約1萬2650公里的海底光纖電纜。

TeleGeography分析師斯特朗表示,雖然至此之後,莫斯科當局並沒有再發表電纜興建進度說明,但就其他海底光纖電纜企業所提供的消息指出,俄羅斯已在該領域積極展開布建行動。

劍橋大學極地研究中心研究員萊利(Tim Reilly)分析,隨著北極圈的冰層快速融化,該地區的經濟價值亦開始被部分環北極國家(The Surround-Arctic Nations)重視,因此也讓該地區的政經戰略、地緣經濟價值成為各家必爭之地,尤其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該地域的重要性亦日趨提升。

「這種悄然進行的戰略計畫,並不像傳統國與國之間明顯的衝突或對抗,通常使人不亦察覺其能影響的層面,然而卻是相當有力的技術手段。」萊利如此說道。

萊利解釋,這些光纖電纜的建構,實則代表了在戰略情報、經濟層面上的發展優勢。例如,擁有高速傳輸的海底通訊電纜,可協助「電纜擁有國」管理、蒐集,甚至是攔截更大量的數據,同時更通盤的操控反衛星飛彈及衛星,以此提升自身國家在全球的影響力。

美國智庫北極研究所(The Arctic Institute)研究員霍拉米(Nima Khorrami)認為,若特定國家能「控制數據、訊息的傳遞」,便是一種國家力量的展現。

然而,北極研究所也提醒,海底電纜仍有其潛在的脆弱性,例如遭受實體破壞或網路攻擊。在私人企業、各國政府或區域間透過海底電來進行更快速資訊共享,以及數位商務活動的同時,各國也需學習如何免受敵對國家的干擾,並對北極圈的海底光纖電纜做更完善的保護。

尤其海底電纜的管轄權,長久以來處在灰色地帶,儘管國際上有1884年簽署的《保護海底電纜公約》(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Submarine Telegraph Cables)以及1982年決議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但有關戰爭時期對海底電纜的管控規範仍付之闕如,亦缺乏海底電纜遭受破壞、攻擊時的法律約束規則。因此,如何擬定有關海底電纜保護的國際準則,對於經貿網絡及國家安全皆至關重要。

此工程在建造上是否會有風險?

同樣位於阿拉斯加的海底光纖電纜公司Quintillion,旗下的技術長彼得森(Matt Peterson)便認為,在秋、冬季的北極圈架設海底電纜絕非易事,因為被冰層覆蓋的水面將阻礙營建進度,通常這類工程只能在夏季時節作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