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果記》:櫻桃象徵情慾的誘惑,腓特烈大帝對之有近乎性慾的熱情

《馴果記》:櫻桃象徵情慾的誘惑,腓特烈大帝對之有近乎性慾的熱情
Photo Credit: Vino Li @Unsplash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王花園的種植工作旨在確保能盡量延長新鮮櫻桃的供應時期。因此,早熟和晚熟的品種都有需求。「促進發育」的作法也發揮了作用:樹木被種植在面南的牆壁旁,那裡的陽光(如果在短暫的冬季中有太陽的話)特別強。

文:貝恩德・布倫納(Bernd Brunner)

摘櫻桃

櫻桃象徵天堂般的永恆春天,也象徵情慾的誘惑。除了櫻桃之外,還有什麼其他水果看起來像是為了接吻而噘起的嘴唇?更不用說它美妙的香氣和滋味。櫻桃長久以來一直是人們渴望的對象,也就毫不令人意外。

在普林尼的時代,許多櫻桃品種就已經被培育出來了。雖然我們無法確切知道它們是什麼樣子,滋味是酸是甜,但有些令人回味的名稱卻流傳了下來。據說,阿普里奧尼亞櫻桃(Aprionian)顏色最紅,露塔奇亞櫻桃(Lutatian)顏色最深。昔西利亞櫻桃(Caecilian)特別圓,朱尼亞櫻桃(Junian)從樹上直接摘下來吃味道最好。

然而,其中最棒的是著名的晚熟杜拉西納櫻桃(Duracina),以其色深、多汁且肉質相對較硬的口感而聞名。在近代,它還被稱為「心櫻桃」(heart-cherry)。塔琴托杜拉西納櫻桃(Tarcento Duracina)是晚熟杜拉西納櫻桃的變種,19世紀時廣受歡迎,目前在義大利東北部烏迪內(Udine)一帶仍然偶可發現。

然而,這種人工培育的櫻桃並非羅馬的原生植物,它們抵達羅馬的故事帶著一抹傳奇的色彩。公元前70年,古羅馬將軍盧庫魯斯(Licinius Lucullus)從密特里達提六世(Mith-ridates VI)手中征服了黑海周圍的土地,包括一個被古羅馬人稱為奇拉索斯(Cerasus)的城市(今土耳其東北部的吉雷松﹝Giresun﹞)。古羅馬人以當地生產的珍貴櫻桃為之命名(櫻桃的拉丁文為cerasia)。據稱,盧庫魯斯在羅馬舉行凱旋遊行慶祝勝利時,櫻桃樹是展示的戰利品之一。之後,盧庫魯斯將櫻桃樹種在自己的花園裡,櫻桃樹也在那裡結出果實。櫻桃往往出現在盛宴的高潮,也被曬乾或保存在蜂蜜裡。櫻桃汁也是果酒的基底。

18世紀,櫻桃在波茨坦的普魯士統治者宮廷有特殊地位。皇家花園常種植大量櫻桃樹,也有圍繞櫻桃發展出來的完整文化。腓特烈大帝對櫻桃有近乎性慾的熱情。1737年,這個二十五歲的年輕人在寫給友人的信中傾訴自己的渴望:

25日,我將前往阿摩笛亞(Amalthea),我在魯平(Ru-ppin)的珍貴花園,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再看看我的葡萄園、我的櫻桃和我的甜瓜。

國王花園的種植工作旨在確保能盡量延長新鮮櫻桃的供應時期。因此,早熟和晚熟的品種都有需求。「促進發育」的作法也發揮了作用:樹木被種植在面南的牆壁旁,那裡的陽光(如果在短暫的冬季中有太陽的話)特別強。這些牆壁前面會依一定角度安上玻璃板,增強陽光照射,幫助樹木在夜間維持溫度不至於下降。在國王的命令下,波茨坦城牆西邊的果菜園也種滿了櫻桃樹——共三百二十八棵,還有一個長度80公尺的溫室培育幼苗。

促進櫻桃發育的作法在特製「櫻桃箱」出現時達到高峰,這是專門用於小型植株的形式,以馬糞保溫。雖然看起來不太可能,但據說早在12月和1月就能收穫少量櫻桃,而且國王會以每顆2塔勒(thaler,歐洲從16世紀開始使用的銀幣)的高貴價格出售。櫻桃樹有五種規格:標準型、半矮型、矮型、金字塔型和樹籬整枝型。當時甚至發展出作為樹籬的特殊品種。

1758年柏林宮殿和皇家宮廷藥房的淸單顯示,國王的櫻桃除了新鮮食用,還製成櫻桃薰衣草水、黑櫻桃白蘭地、酸櫻桃糖漿(含金盞花和不含金盞花),以及酸櫻桃果醬。1764年,同時代的人譽為「德國莎芙」的詩人安娜.露易莎.卡爾施(Anna Louisa Karsch)寫下《黑櫻桃讚》(In Praise of Black Cherries)來讚頌:

許多吟遊詩人高唱著他們的歌
讚美葡萄藤上結實纍纍的寶石
那為什麼沒有人來
歌頌櫻桃之美?

這種紅寶石曾經遍布各地
在伊甸園的可愛枝枒上成熟
讓米爾頓詩中的美麗女主角
陷入巨大的誘惑。
⋯⋯
乾杯!我舉杯三次!
讚美玫瑰已是慣例。
詩人們,何不拾起你們的韻律
讚美櫻桃的黑!

在中歐的民間傳說中,櫻花樹通常與月亮有關。滿月時冒險到櫻花樹下的人可能遇上不懷好意的精靈。即使是偷偷觀察精靈和小妖精在月光照耀的櫻花下跳舞,也危險重重。

成熟的櫻桃必須立即食用或加工。它們總是讓摘採者身陷誘惑。「籃子裡兩個嘴裡一個」是典型的經驗法則。不小心吃太多的人往往得付出胃痛的代價。櫻桃成熟時,不僅要齊心協力快速採下,也得趕快送到市場。馬車在收穫的當晚出發前往鎭上,連夜趕路。雖然櫻桃非常受歡迎,自然生長的櫻桃樹並不總是受喜愛,因為它們可以長到20公尺高,採摘者需要善於攀爬,才能在果實爛在樹枝上之前採下。

在英格蘭,肯特郡已成為櫻桃的代名詞。該地區的櫻桃傳統起源於亨利八世統治時期,他下令在錫廷伯恩(Sittin-gbourne)闢出一個果園。現在,欣賞這些樹木的最佳地點之一(尤其春季盛開之際)是位於肯特郡布羅格代爾(Bro-gdale)的國家水果收藏中心(National Fruit Collection)。該中心有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水果收藏,兩百八十五種櫻桃樹和數百種其他樹木,包括蘋果、梨、李、醋栗、榅桲和歐楂。

然而,肯特郡並不是唯一一個盛產美味櫻桃的地方。位於德國、奧地利與瑞士交界處的康士坦茲湖周圍地區也是果樹的天堂,其果樹種植傳統可以回溯到好幾個世代以前。在德國拉芬斯堡(Ravensburg)這個寧靜的小城附近,阿內格(Joachim Arnegger)經營著一個占地3公頃的櫻桃果園。然而,儘管該地區的條件很好,他仍然面臨著挑戰:櫻桃的花期只有兩到三週,而這段時間的氣溫通常仍然很低,足以阻止蜜蜂從溫暖的蜂巢中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