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F1車手周冠宇賽道車禍,「Halo安全系統」成為挽救車手性命的關鍵因素

中國F1車手周冠宇賽道車禍,「Halo安全系統」成為挽救車手性命的關鍵因素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第一位F1賽車手周冠宇在英國大獎賽的銀石賽道上遭遇嚴重車禍,車子衝向觀眾席並重重撞向護欄,當時車手周冠宇被卡在夾縫中一時之間難以被救援,事後卻能毫髮無傷的在社群平台上報平安,他說,是Halo防護系統救了他一命。

過去的這個周末,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就在F1英國大獎賽(F1 British Grand Prix)現場,而賽道上發生的一切就像他演的那些電影一樣驚險。

在銀石賽道(Silverstone)的這場賽事第一圈,一級方程式賽車(Formula 1)車手周冠宇(Zhou Guanyu)的車在時速200英里的情況下翻滾好幾圈,然後撞進一個大看台屏障裏。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名愛快・羅密歐(Alfa Romeo)車隊的車手在事故中倖存,而且沒有受到嚴重傷害。他事後表示,他是又一個被「Halo」安全系統所拯救的車手。這個系統是什麼,以及它是如何產生作用的?

什麼是Halo?

「Halo」(原意為「光環」)是一個「Y」型叉骨形狀的鈦金屬柵欄,位於賽車駕駛艙上方,圍繞著車手的頭部。它的設計是能夠承受一輛倫敦雙層巴士的重量——相當於12噸的重力完全壓在這個表層為碳纖維的7公斤重框架上。

帶有Halo裝置的黑色F1賽車的側視圖

Photo Credit: Reuters / BBC News

帶有Halo裝置的黑色F1賽車的側視圖。

救命「人字拖」的引入

F1賽車一直都是一項危險性極高的運動,但是自從2009年二級方程式賽事中的亨利・蘇堤斯(Henry Surtees)、2014年F1日本大獎賽中的朱爾・比安奇(Jules Bianchi)和2015年一場印地賽車(IndyCar)中的賈斯汀・威爾遜(Justin Wilson)等車手喪生事故後,安全問題在近年更加受到重視。

蘇堤斯和威爾遜都是在被其他賽車的碎片撞擊頭部之後喪生的。

Halo系統最先在2016年試用於F1賽車,兩年後的2018年成為這項運動當中的強制性措施,以此來保護車手的頭部免受碎片撞擊或在翻車事故中免受衝撞。

在經過多年的研究之後,它是唯一成功通過測試、確定能承受飛脫的車輪以150英里時速衝擊的裝置。對於車手來說,同樣至關重要的是,它也是唯一能夠讓視野基本上不受阻的安全裝置。

賽車界從抗拒到支持

由於有很多人一開始反對,Halo系統經過一些年才被引入F1。反對者當中包括時任F1掌門人伯尼・埃克萊斯頓(Bernie Ecclestone)。「人們當時覺得它不美觀。人們當時不喜歡有一個大柵欄架在車手的頭上,」F1評述員哈里・本傑明(Harry Benjamin)接受BBC第一電台《新聞節拍》(Newsbeat)節目訪問時說。

「另一個爭論是它會不會影響車手從駕駛艙向外看的視野。兩者都被證實了不存在。過去幾年,人們已經習慣了它。」

2016年,車手路易斯・漢密爾頓(Lewis Hamilton)稱它是賽車史上「最難看的改裝」。2018年2月,奔馳車手掌門人托托・沃爾夫(Toto Wolff)說,如果可以的話,他會拿一把鏈鋸把Halo裝置解決了。

但是幾年後,漢密爾頓說,這個安全裝置在2021年義大利大獎賽的撞車事故當中救了他的命。

周冠宇表示,halo安全裝置救了他一命

Photo Credit: PA Media / BBC News

周冠宇表示,halo安全裝置救了他一命。

分析

自從1994年艾爾頓・塞納(Ayrton Senna)在比賽中喪生之後,在一級方程式賽車不斷追求提升安全性的歷史當中,Halo頭部保護裝置是最成功的進程之一。

它面對過反對聲音,來自那些覺得它可能會破壞這項運動精髓的人。他們認為開放式駕駛艙是這種賽車的精神——當中也包括少數車手。

但是,在已故的國際汽車運動聯合會(FIA)一級方程式賽事總監查理・懷汀(Charlie Whiting)和大獎賽車手協會(Grand Prix Drivers' Association)的一同倡議下,它在2018年被引入F1,然後它的價值很快就得到了證明。

在2018年比利時大獎賽上的一次多車相撞事故中,Halo系統擋住了費南多・阿隆索(Fernando Alonso)飛在空中的麥拉倫(McLaren)賽車,令索伯(Sauber)車隊車手夏爾・勒克萊爾(Charles Leclerc)的頭部免受撞擊。

在那之後,至少還有另外三次事故,這個裝置都似乎拯救了車手的性命。其中最著名的一次是2020年的巴林,羅曼・格羅斯讓(Romain Grosjean)駕駛的哈斯(Haas)賽車著火被撞向一個圍欄,是這個安全裝置令他免於被「砍頭」。

愛快・羅密歐車隊的周冠宇在周日的英國大獎賽只是最近的一個例證——而且他幾乎肯定不會是最後一個。

周冠宇撞車事故回顧

愛快・羅密歐車手周冠宇的撞車事故發生在周日(7月3日)的F1英國大獎賽銀石賽道上。

在開賽第一個彎道,奔馳車隊的喬治・羅素(George Russell)和艾法托利車隊(Alpha Tauri)的皮埃爾・蓋斯利(Pierre Gasly)兩車觸碰,羅素的車發生旋轉之下,以200英里時速撞擊周冠宇駕駛的賽車邊緣。

中國史上第一名F1正賽車手駕駛的賽車被掀翻,車底朝天地擦過賽道邊上的砂石緩衝區,然後翻入看台前緩衝的大護欄之內。賽車被夾於護欄和看台之間。

周冠宇一度短時間被困於車內,因為拯救人員無法第一時間到達這個不尋常的受困地點。不過,周冠宇最終被醫療隊救出,在醫療中心檢查之後宣告未有受傷。

他在事後表示,相信自己是被Halo系統的保護裝置救了一命。

羅素在事後稱,這一起撞車事故是「極度駭人的可怕事件」,表示尤其對於那些鄰近事故地點看台上的車迷來說,更加可怕。同時是大獎賽車手協會理事羅素還表示,賽車界需要從這一起事件中總結經驗教訓。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