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狼師與瑞士乳酪理論:多道防線卻層層失守,為什麼校園性侵案會不斷地發生?

台南狼師與瑞士乳酪理論:多道防線卻層層失守,為什麼校園性侵案會不斷地發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曾被譽為教育界美麗風景的國小教師張博勝,被爆出性侵與性騷多名女童,令人驚訝的不是他犯罪有多麼的精巧或掩人耳目,而是明明有這麼多層防護網,也有這麼多人聽聞類似的事情一再發生,卻沒有人願意跳出來將這一切的暴行畫下休止符。

文:陳稚宜

2019年3月,台南市爆出S國小導師張博勝涉及性侵害女童長達兩年。

案件審理期間,張博勝在法庭上說:「我會看當時她的狀況及有無第三人在場,也是會考量到她的感受。讓她體驗過至少三次快感的感覺。」如此無恥且毫無悔意的辯稱,最終,最高法院認定張博勝判刑4年10月定讞。

校園性侵事件的確令人髮指,但是更應該檢討的是為什麼校園性侵案會不斷地發生?

無感的體制,是狼師的溫床

當我聽聞這起案件的內容,想起了常被運用在工安、資安意外的瑞士乳酪理論(Swiss Cheese Model),事故的發生的從來都不是某個單獨的原因,或是檢討加害人就可以的,而是因為多個疏失同時出現才發生了這樣的局面。

校園師對生性侵案不是偶發事件,總會有跡可循,當狼師的行跡敗露卻沒有人出面制止,如魚得水的狼師,利用師生之間懸殊的權力不對等,受害者就一個一個滑落成為狼師的囊中物。

無感之一:只看到自己的利益,看不見受害者的傷

二十多年前,張博勝在N國小期間(民國89年),在班級中以教授健康教育為由,要求班級女學生逐一或三個一組進入視聽教室的音控室內,予以脫褲子、撫摸下體。

被害女學生A將此事告知家長,當時的校長林信宏輾轉知悉並交辦主任許崑泉調查處理,但是兩人都沒有通報教育局,反而是帶著水果禮盒,偕同張博勝去A女家拜訪致歉。

林信宏校長並向家長表示:「我快退休了,怕影響到退休金,而且張博勝還年輕,拜託不要提告。」最後A女家長雖未提告,但是要求校長將張博勝調離。

但,還不只這樣,沒有教育局協調,事發後他如何能和太太一起調到S國小?根據監察院調查報告,前校長林信宏事發之後有向時任台南縣政府教育局(現為台南市教育局)前督導林慶煌報告,但林選擇知情不報,且當兩年前台南地檢署展開調查時,林督導的前後說詞反覆與矛盾、意圖推卸責任。

有公權力處理校園性侵事件的校長、督學動用各種關係說法,規避處理問題,當然可惡;更可惡的是,他們做這一切,為的只是眼前的退休金、同事情誼,因而被犧牲的不只是那時的學生,還有之後二十年間遇到張博勝的學生。

S國小女童性侵案爆發時,台南市教育局長鄭新輝跟媒體表示「三天內勢必把它調查清楚」,他本意或許是要強調教育局對此案的重視,但是校園性侵案往往長達數年甚至數十年,教育局不先找出受害者,而是宣示處理時間,到底是在急什麼?從N國小到S國小,教育局仍然不明白校園狼師是慣犯、累犯,是校園安全出了問題的重要警訊。

無感之二:知情不報的老師們,只想息事寧人

根據監察院調查,當年N國小受害女童A只有十歲,她與同學們都認為不能只以調校處理張博勝,因而向學校表示:張老師應該要關起來!主任找舉發的三個女生在音樂教室錄影蒐證。結束後,在場觀看的林姓女老師大聲責罵三個女生不要亂講話,還說:「張老師都要調走了,你們還要怎樣?」

人本在追查張博勝不良事蹟過程中發現,張在S國小任教期間,有學生向導師反應,在游泳池女更衣室被張老師錄影拍攝,導師說:「我會去了解看看。」之後沒有下文;有教練在學生進入游泳池後,會刻意把鐵柵欄的門鎖上,不讓張老師進入;某女教練不便直接指責張老師,她說:「會以『噹』女生的方式,讓學生知道界線,來暗示張老師不要靠近游泳池。」

即便游泳教練企圖用自己的方式保護孩子,依舊知情不報。依照性別平等教育法的條例,「任何人都能向學校或主管機關提出檢舉。」這已經是身為教職人員的基本常識,如果是因為沒有勇氣舉報同事,那他們為何有勇氣禁止張博勝進入泳池內照相?

此外,某家長曾打電話給校長檢舉:「你們學校有個張老師會亂摸學生⋯⋯。」校長的回應卻是:「姓張的老師好多個⋯⋯。」

學校長期以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願正視張博勝行為的問題,正是這些受害者再一次被漏接的原因。

無感之三:警方們沒有性別知能與保護兒童的意識

去年11月,法院判決定讞之後,張博勝沒有入監服刑。一直到今年四月,人本教育基金會發現,張博勝早已在今年一月被通緝,立即呼籲「張博勝再犯的可能很高,且通緝後還在外流竄,還會有多少小孩受害不得而知,請台南警方加油亡羊補牢,且慎重考慮提升緝捕張博勝的能量。」人本新聞稿發出後,台南警方在28小時內逮獲狼師,可見人不難抓。

新聞報導說,檢方表示,張博勝的加重強制猥褻罪行屬於一般發布通緝的流程,一般流程會讓警察機關知道案況,警方應該要能判斷通緝犯是否會對社會造成危害。檢方期待警察可以判斷張博勝是否會對社會造成危害,剛好說明了警察不主動積極的原因──「狼師」不會對社會造成危害。

事實上,逃亡中的張博勝也可能會帶著相機在路上尋找兒童伺機犯案;而出面指控張博勝的受害者,每一位他都認識也知道對方的住處,一直到張博勝被緝捕到案,受害者們才真的鬆了一口氣。

警察以及社會忘了,張博勝侵犯的對象是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兒童,而這些兒童需要的正是警察與體制的保護。看不到兒童需求的社會,縱容了校園師對生性侵事件。

瑞士乳酪的洞孔,是整體社會的責任

有人以為只要有吹哨者,事情就會有所不同,但是就這麼剛好「每片乳酪都有洞」。張博勝性侵案,揭發的是整體社會、教育界隱匿狼師的結果。在官僚本位主義之下,該有的分工合作變成貌合神離,應有的相互支援變成各自為政,那我們當然要問,怎麼每片不同的乳酪疊在一起就那麼剛好「一洞到底」?

因此追究體制與社會的責任,我們才能實現正義。本會在「學生安全,政府有責」(2019)的記者會之後收到許多曾經待過這兩所國小的校友來信,他們看到新聞後,心裡都很難受,後悔當初沒有追究張老師「怪怪」的部分,甚至懊惱自己當時沒有勇敢的站出來舉發。

這些來信的人,因為憶起過往,無法逃避內心的感覺。而我們追究體制責任,就是希望體制不要逃避。不只不要逃避責任,也不要逃避內心的感覺。體制必須要「有感」,一個麻木的體制,所帶來的危害,並不亞於狼師張博勝的惡。有感的體制才能提供孩子安全的環境。

本文經人本教育札記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原標題:為什麼明明有很多道防線,卻道道都失守?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溫偉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