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顏社創辦人迪拉胖:台灣嘻哈文化已到成熟期,「多做一點沒關係,爽就好!」

【專訪】顏社創辦人迪拉胖:台灣嘻哈文化已到成熟期,「多做一點沒關係,爽就好!」
台灣最具代表性的嘻哈廠牌「顏社」創辦人迪拉胖|Photo Credit: 顏社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嘻哈界走跳近20年,迪拉胖最深刻的感觸是:「能把自己的想法打磨之後成真,然後被別人喜歡,還能賺到生活費,真的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未來他也會持續輸出對於嘻哈的觀點,他直白地說出原則:「多做一點沒關係,爽就好!」

文:YuhShan

「最剛開始的時候,只要能聚在一起玩嘻哈就很開心了,享受大家一起做夢的感覺,不會特別覺得好苦、要怎麼堅持,反而害怕萬一哪天不能繼續玩了怎麼辦。」號稱地表最強的遊手好閒集團——顏社,一路玩了近20年,玩出了台灣嘻哈音樂代表廠牌之一的地位,創辦人迪拉胖(本名張逸聖)認為,做一件事情,能「從中得到樂趣」很重要,那才走得長遠。

2022年度企劃「上山採樣」 一場玩出來的攀聽體驗

住在陽明山附近的迪拉胖,閒來無事喜歡跑山,「我很常突然對什麼感到很有興趣,就會一直去研究,然後就想著那好像可以用在工作上。」顏社2022年度企畫——「上山採樣:YANG MING BEATS」,就是這樣誕生的,套用一起催生這個企劃的好友——格式設計展策總監格子(本名王耀邦)的說法:「這是兩個69年次的中年阿叔在去年(2021)就開始的神祕計畫:關於山,關於音樂。」

時間回到2021年,格子將陽明山上已荒廢20年的「小觀音房舍」翻新為山屋,一樓是訪客啜飲咖啡看山景的休憩空間,二樓則是策展空間,還開闢了「陽明山屋電台Y.M. Podcast」,請來顏社旗下音樂人PUZZLEMAN幫忙製作開台的intro,結果竟成了山屋最受客人鍾愛的主題曲。

迪拉胖和格子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決定讓PUZZLEMAN來山上做一張專輯,採樣陽明山上充滿生機活力的聲音,蟲鳴鳥叫、風聲颯颯、甚至是小油坑啵啵啵的冒泡聲等,搭配PUZZLEMAN即興手打節奏和簡單人聲,製作出了《上山採樣:YANG MING BEATS》專輯。

「上山採樣」不只是一張音樂專輯,更是以山屋為起點的陽明山聲景地圖,希望藉此打開聆聽者的全新想像。為了讓音樂回歸類比狀態,迪拉胖和PUZZLEMAN決定「上山採樣」只用錄音帶的形式發行,「錄音帶的音質圓圓的,帶點毛邊的樂器音跟山林的悠閒氣氛特別吻合,雖然有一點點失真卻很好聽。就像是底片相機那種感覺,應該不會有人覺得底片的噪點是瑕疵吧!」迪拉胖笑著吐露出內心的錄音帶情懷。

為了將細節調到最好,迪拉胖和PUZZLEMAN開始研究各種軟硬體,從日本購入1980年代的拷貝機,在顏社地下室就地拉起生產線,因為類比不像數位能夠完美複製貼上,每卷錄音帶完成後都還要一一試聽校準,顏社為了這張專輯,幾乎全體總動員。

而按照格子的形容,聆聽這張專輯最好的方式就是,「先到山屋集合,戴上上山採樣的專屬設備:一張卡帶專輯,一台卡帶隨身聽,戴上耳機穿上登山服,由專屬嚮導帶隊一起上山,到了折返點必須很類比的把卡帶換成B面再走下山,回到山屋會有熱騰騰的手沖咖啡和美味小點,最後一起在山屋裡看一場PUZZLEMAN的現場表演。」

「邊爬邊聽,雙腳就是你的唱針」,這是上山採樣標榜的沉浸式體驗;「為了有趣而做,而且要做就要做到位。」則是顏社一貫的自我要求。

迪拉胖並不想為顏社的發展設限,他認為嘻哈、音樂、甚至放大到世界上任何事情來說,都有多元的可能性,就算網友說「這好不顏社」,他也只會說「誒是喔」,然後一笑置之,「最顏社的,就是把事情做好。」這是迪拉胖的堅持。

1657118226850
Photo Credit: 顏社、格式設計展策提供;趙崇英、陳敏佳攝影
顏社2022年度計畫—「上山採樣:YANG MING BEATS」

參與專輯製作大小事 親身實踐的態度也很嘻哈

迪拉胖對於音樂作品總是有很多想法、也樂於實踐,這讓他感到超級興奮,「我喜歡把自己定位在企劃,跟音樂人共同琢磨出所有事情。」

例如顏社的YouTube Music Sessions in partnership with TAICCA計畫,雖然主角是顏社旗下的金曲歌王Leo王,但迪拉胖也是一開始就投身參與,從決定不跟Band搭配,改以一個finger drummer、一個DJ、再一個嗩吶手的配置取代;到跟導演討論畫面編排,用一鏡到底的模式拍攝;最後連後製混音迪拉胖都親力親為,「選擇自己mi(mixing)不是因為我有多厲害,而是因為我從頭到尾都參與在裡面,最了解情況。」

親身投入始終是迪拉胖對於玩嘻哈的態度,20年前,台灣的聽眾對嘻哈音樂接受度還不高的時候,迪拉胖就跟一群朋友投入了嘻哈創作行列。雖然當時在台灣能接觸到的嘻哈資訊不多,手邊也沒什麼工具,但憑著一股熱忱,他們還是摸索出了自己的玩法。

其中一種做法是「取樣」,把老唱片截一小段出來,反覆拼貼,就能玩出一首曲子,迪拉胖認為,這種方法對很多想接觸嘻哈、卻又沒學過樂器、不會樂理的人來說,是很珍貴的切入點,能快速達到理想中的音樂世界。

取樣的做法就像玩拼圖,尋尋覓覓終於找到相契合的另一半,「卡上去了,喔….好聽!」對迪拉胖來說,那種完美是無法複製重來的剛剛好。

反觀現在,迪拉胖懂得了更多音樂理論、設備工具齊全,卻未必能做出像從前的作品那樣對味的感覺,「我曾經花了一整個下午,將蛋堡、國蛋以前的唱片重新混音,根本就是浪費時間。雖然有很多工具可以修整音樂,聽起來很smooth,但跟以前那種花很多時間湊出來的balance就是不一樣。」

6_迪拉胖(中)和顏社旗下的嘻哈音樂人Leo王(右)、國蛋(左)。(圖片提供/顏
Photo Credit: 顏社提供
迪拉胖(中)和顏社旗下的嘻哈音樂人Leo王(右)、國蛋(左)

防腐劑精神 歡迎挑戰的嘻哈世界

每個階段都有玩嘻哈的不同方式,也有各種的詮釋。走到這個時間點,迪拉胖認為台灣的嘻哈文化已來到成熟期,「嘻哈音樂的前人們把市場定位跟TA樣貌描繪得很清楚。」在顏社之外,還有頑童所在的「本色音樂」、以大支為首的「人人有功練」、玖壹壹為代表的「混血兒娛樂」,以及更多不斷崛起的獨立音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