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桂林超生兒被「社會調劑」輿論嘩然,人口專家:計劃生育仍然是基本國策,如何咎責?

廣西桂林超生兒被「社會調劑」輿論嘩然,人口專家:計劃生育仍然是基本國策,如何咎責?
中國的「獨生子女政策」維持了多年(資料照片)。|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長期研究中國人口問題的威斯康辛大學研究員易富賢對《BBC中文》表示,無法統計被「調劑」的兒童數量有多少,但這種措施在「獨生子女政策」時期在全國都很普遍,如四川達州、湖南邵陽和遼寧大連等地。

廣西桂林的一則《信訪事項不予受理告知書》近日在網絡引發輿論爭議。當事人質疑,孩子被當地計生部門工作人員拐賣。而這份告知書稱,當事人超生的孩子是被全縣統一抱走進行「社會調劑」。

長期研究人口問題的學者對《BBC》表示,「社會調劑」在獨生子女政策期間非常普遍,而且對這種侵犯人權的行為也難以追責。

「社會調劑」

這份在網上廣泛流傳的告知書顯示,桂林全州縣信訪局於2022年6月28日將唐某某和鄧某某向廣西壯族自治區信訪局反映要求追究高某某等人涉嫌拐賣兒童一案,要求公安機關立案偵查的信訪事項轉交全州縣衛生健康局辦理。

「經核實,你們超生的孩子(屬第七孩)是由全縣統一抱走進行社會調劑,不存在拐賣兒童的行為。為便於和促進全縣計劃生育工作的開展,當時被全縣統一進行社會調劑的超生孩子去向,沒留存任何記錄。因此,我局對你們提出的信訪事項不予受理。」告知書稱。

告知書還指出,對違反計生法律法規和政策規定強行超生的子女中選擇一個進行社會調劑,是縣委、縣政府根據當時計劃生育工作要求和需要做出的決定。

中國媒體《財新網》報導,告知書中的鄧振生、唐月英夫婦一共育有四子三女,七子鄧小周出生在1989年9月8日。鄧振生、唐月英夫婦稱,1990年8月26日,時任全州縣安和鄉計劃生育工作管理站站長的高麗君安排五名男女強行搶走鄧小周,鄧小周至今下落不明。

《浙江日報》旗下《天目新聞》引述桂林市衛健委人口家庭科鄧姓科長稱,在上世紀80年代當地確實有「社會調劑」的政策。

「在上世紀80年代確實是有過這個政策,由當時的桂林地區下發。因為年代久遠,現在正在查閲檔案找具體的政策內容。」

各方反應

事件引起輿論嘩然,許多人認為這種「社會調劑」的做法違背法律,十分荒謬。

微博網民「巔峰倦客」說:「看廣西桂林全州縣的這個告知書,令人感到脊背發冷,所謂『超生』的孩子,被手握權力之人用一張『告知書』就可以直接搶走,以『社會調劑』的名義行拐賣之實,而且還是光明正大的。全州縣的權力大不大,在外人看來不大。但是,對於這個隨隨便便用一張紙,便可以剝奪自家孩子的老百姓來說,那是泰山壓頂! ​」

網民「樹杈上的柯希莫」則諷刺:「原來人販子都在計生辦。」

事件在網絡引起廣泛關注後,桂林市委市政府派出由市紀委、市委組織部等相關部門組成的聯合工作組到全州縣進行調查。

根據初步調查,桂林市委市政府要求全州縣對漠視群眾訴求、行政不作為的縣衛健局局長和分管副局長等相關人員停職檢查。

普遍現象

《環球時報》前總編輯胡錫進表示,如果全州縣二十幾年前實施對超生小孩「統一社會調劑」,顯然錯誤,按照今天人們的認識,也很不人道。

但他認為,對超生小孩搞「社會調劑」不是一個當年廣泛推行的政策,應是少數落後地區的「土政策」。

_125812833_gettyimages-74349543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中國的一孩政策維持了多年。

長期研究中國人口問題的威斯康辛大學研究員易富賢對《BBC中文》表示,無法統計被「調劑」的兒童數量有多少,但這種措施在「獨生子女政策」時期在全國都很普遍,如四川達州、湖南邵陽和遼寧大連等地。

根據中國媒體報導,這些地方的計生部門都曾搶奪超生子女。

易富賢指出,計劃生育侵犯人權的案例還有很多,包括強制引產、被沒收財產、家人受到牽連處罰等。

但他認為,對這些侵犯人權的事件難以追責,「計劃生育現在仍然是基本國策,如何咎責?最終就是不了了之,慢慢淡出歷史舞台。」

本文經《BBC News 中文》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