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選舉口水更值得討論的事:​研究報告可以拿來當學位論文嗎​?為什麼這麼多政治人物想要洗學歷?

比選舉口水更值得討論的事:​研究報告可以拿來當學位論文嗎​?為什麼這麼多政治人物想要洗學歷?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對於學術倫理的標準都已經沒有這麼嚴了,再加上學術這行的行內人,其實都知道很多政治人物去讀碩班是怎麼一回事,如果我們又要把一些明顯出包的事情講成「都沒做錯事」,很難讓了解學術運作的人信服。

一轉眼電視台上多了很多寫論文專家,看來下學期的研究方法課程​多了好多案例可以用,可惜所有事情都糊在一起,這邊來筆記一下我自己的觀點​。

一:什麼是抄襲?​

別人已發表過的、已經正式出現過的文句、圖表、或出版物的一部份​,拿來自己用的時候必須要適當引註,而且要經過「相當程度」的改寫,不然就會構成抄襲​(這裡有篇說明)。

基本上,「有沒有抄襲這個動作」應該是最近新聞事件當中,最好判斷的一件事(在政治上最重要的問題就變成:到底是誰設定了要否認到底的策略?)​另外,最近才知道原來現有的電腦軟體對於抄襲的判斷,其實還在發展中,並不是最好的比對方式,很多時候還是要靠人工來判斷。

​而在寫作過程中,會是指導老師的責任比較多一些。​

二:什麼是「自我抄襲」?​

自我抄襲的指控有很多種,主要是針對同一作者的不同作品。第一種講的是已發表的「期刊論文」拿來當「學位論文」,或者反方向,學位論文的內容拿去發表在期刊上。​

這其實是可以的。​

事實上,學位論文是用來符合畢業資格用的,不被視為是一種出版品,期刊論文是發表的作品,兩者性質不一樣。​

很多時候各學系都會鼓勵同學們把研究成果拿去發表,反過來說,把已經發表的成果(包括在期刊上面或者研討會上面)拿來當成論文的一部份,這都是很常見的事情,因此內容一樣是可以接受的。​

不過!最重要的BUT!即使如此,不管是哪個方向,都還是要註明清楚,以及得到審查者(期刊方或者指導老師方)的同意。​

第二種是發生在不同期刊之間,同一個作者已經發表過的東西,如果又拿來再發到另個期刊,那就不行了。​

即使是用自己發展出來的理論、框架,在寫新一篇文章的時候,也不能照抄以前的,至少要改寫並且做適當的引用。​

另外,已經刊出在期刊上的文章,要拿來收錄在專書裡面是可以的,不過需要取得期刊同意(著作權已在期刊手上),而且通常這並不會算在作者的一篇新著作,只是重刊。​

還有一種是不同語言之間的轉換。通常來說不能夠把同樣的內容用不同的語言發表來算做不同論文,除非內容有做創新,或者至少要用不同的變數或資料才可以。但也有些時候會有例外規定,例如是為了鼓勵知識傳播之類的,那麼就會在取得原著作權所有者(例如期刊或出版社)同意的狀況下,由同一位作者進行語言的轉換。​

三:​研究報告與學位論文的關係​

前面講的是期刊論文,不過如果牽涉到一個團隊(實驗室)的研究成果拿來當「學位論文」的一部份,這就會有一些不同的規定。通常是要看團隊(主持人)認定作者的貢獻程度足不足夠,以及一開始的設定到底這是不是完成學位的訓練需要做的事。​

至於老師帶學生做一份研究,然後讓學生拿來當學位論文,這應該是滿常見的狀況。不過當然也是要看各校系的規定,而且通常必須要標示清楚。​

理工科會有很多關於產學合作之類的研究與論文,那個運作的方式又更複雜些,這邊就不多談(我們社會科學相對單純)。​

不過,即使把研究報告拿來當論文在很多時候是被允許的,在這邊還是要注意一件事:「委託研究報告」和學位論文,看起來已經是兩件不同的事情,也必須要處理抄襲的問題(回到第一點的認定)。尤其是當研究報告掛的作者和學位論文的作者不同的時候,這一定會有一方的處理是有問題的。​

四:​論文一定要公開?​

這邊其實可以說是泥巴戰了。

通常在畢業的時候,紙本論文必須要繳給自己學校的圖書館以及國家圖書館,這就已經是公開可以查到的東西。​電子全文這個大概是近20年來才興起的東西,不過,還是有不少人並不想要直接放到網路上面(國圖網站上面)給大家查詢。

有很多理由來考量,例如事涉專利、事涉敏感訪談對象,之後還要把內容改寫成書,或純粹就不想公開。​

論文的電子全文的公開與否,其實跟學術倫理什麼的完全沒有直接的關聯,也不是像某些政客說的,一定要公開否則就是黑箱。​而且,以前是由華藝資料庫壟斷了論文電子檔的系統,要授權給國家圖書館還要另外簽一份授權書,手續還滿麻煩的。(註:華藝通常要用學校圖書館的系統才能登入去看,國圖系統是開放一般民眾註冊,可直接下載已授權公開的電子檔)

不知道現在的授權方式是否已經方便一些?就我所知,近幾年已經有愈來愈多學校是「預設」畢業論文的電子全文要公開在學校的圖書館系統上,但從學校系統到國圖系統,目前應該是仍然需要額外的一道授權手續,才會在國圖系統上面全文公開。

說真的,這樣子麻煩的額外手續,對於「非住在台北」的研究生、而且也不是要往學界發展的人來說,實在沒有什麼動機去做這個程序。

簡單來說,電子全文有沒有公開(在國圖系統),跟學位本身正不正當、有沒有合乎規定,完全沒有任何關聯。​

國家圖書館論文
Photo Credit: 國家圖書館臉書
國家圖書館的論文館藏

五:如果發現有人抄襲的時候怎麼處理?​

著作權的案件走「刑事程序」是告訴乃論,所以要「著作權人」來告,才會進入實質的審理。​其他喊著要告的,多半是作秀居多,但如果是違反學術倫理的案件,可以向各學校做檢舉,由學校的學術倫理委員會來做審查。​

這個學術倫理委員會通常會聘請不相干的第三方來擔任,我們基本上是相信這套程序的運作(當然不是說它是完美,但基本上應該是可以信任的)。​

學術倫理有沒有違反,以及相關處置的輕重,其實程度範圍也會超級大的,這也會因為校系的規定而有所不同。​

不過有一點很重要,在這體系當中的人們(研究者或學生都一樣),不管層級如何,都適用同樣的規範。​

六:學術倫理是什麼​

其實就是做研究的流程與相關規範,這些大部份都是所有學術圈的人共同共識,許多也都有白紙黑字寫在科技部或各校的規定當中。只是實行起來的差別就會滿大的。​

對一般人來說可大可小,畢竟平常應該沒什麼人會關注,而且我們也缺乏一個明確的標準來告訴我們,當違反學術倫理的時候會怎麼樣。​

在美國,違反學術倫理的話可是一件大事,但影響層面應該是集中在學術職涯方面;在台灣,目前看起來標準並沒有美國這麼嚴。

如果是非學界的人們(例如政治人物跑去念個專班)寫論文違反學術倫理會怎麼樣?​其實老實說,影響應該沒這麼大。這大概就得看個人「陰德值」、以及選民在意的程度。不過我猜這件事最後又會回歸到政黨對決,最後就會變成信者恆信。​政黨對決當然是對有爭議的一方比較不利,這也是很容易可以推論的。​

不過我個人的感想是,我們對於學術倫理的標準都已經沒有這麼嚴了,再加上,學術這行的行內人其實都知道很多政治人物去讀碩班是怎麼一回事,如果我們又要把一些明顯出包的事情講成「都沒做錯事」,這個很難讓了解學術運作的人信服。​當然,一般民眾的認知是另一回事。​

最有趣的是,以前發生過幾次,當學界大老出事的時候(例如掛名論文出包之類的),最後的處置方式都是叫菜鳥教授、研究生們去上倫理課,這些紙上談兵的方式肯定是沒辦法加強大家的倫理觀,最後又會回歸到慣例(資深者說得算?)其實最後大概就是什麼都不會改變。​

很多人說,學術是良心事業。我自己的體認是,的確可以這樣說。很多規範其實到最後都是由個人去做判斷與實行,而不是由體制來施加把關。​

另外再回應一點,有人說科技部網頁的學術倫理頁面下架,是為了護航特定人士。​這完全是想像力太豐富。​科技部網頁上面有放哪些東西,跟實際上的運作規範,完全不會有影響。倫理委員會的審查,跟科技部的網站也不會有任何關聯:下架或上架一個網頁,更不會讓有爭議的論文變成沒有爭議。​

科技部先前頁面是連到「國科會」時代的版本,這次調整只是把連結更新而已,這點完全不需要討論。​

七:後續該討論的事

選舉口水還可以吵很久,不過,我們或許真的該來討論「學歷的價值」這件事情,以及如何做高教的分流。​

這邊的分流指的是「在職生」與「一般生」的畢業要求,至少應該要區別一下,我們都不該再繼續騙自己,認為所有學生都是一樣的、都是想要來做學問的。​

當然,台灣社會奇怪的「學歷至上論」造成的洗學歷怪象,這恐怕一時三刻無法改變;許多人還是很習慣用學歷或者學科來定位一個人。明明不需要如此的,例如:當一個市長或者政治人物,跟擁有什麼學位,到底關聯性在哪?你也不會因為拿到學位而變得比較受歡迎,然後,有沒有在認真讀書充實自己的學識,大概也只有自己最清楚。

那到底為什麼還是這麼多政治人物想要洗學歷?

9vww8a5nek7gzv480sqjy4u1h76yzj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回歸到教育制度的討論,台灣的研究所設計其實有點奇怪,預設每個人都要寫「學術論文」,問題是真正走學術發展的人很少,碩班的目的也不該只有這條。或許我們不該要再要求所有研究生都一定要寫厚厚的畢業論文,這對學生與老師來說應該都是很大的折磨。扣除掉那些想要洗學歷的人們,其實也是有一些認真的、「非學術路線」的學生,更該好好正視。

在此特別強調:在職專班也是有很多認真的學生,而且很多時候有實務經驗再來念書,對老師來說也是可以一起教學相長的。實在不宜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而國外也早有許多實務學位的設計,我們該好好來討論一下了。​

對了,最後再多講一句題外話,很多人說現在少子化會讓大學招收不到學生,所以大學教授會有失業可能。

但大家應該要看一下,現在很多學校生師比一直都很高!同時還有一個問題是要求老師要會做研究又要教很多的書,然後要指導很多的學生(很多時候,還要求老師要會申請各種各式各樣的計劃、申請經費、帶很多的專案之類的)。我們高教的資源分配和勞務狀況,實在太不均等了。

本文由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