料理一條魚有多難?從灶腳經驗到東西方繪魚圖看烹魚文化

料理一條魚有多難?從灶腳經驗到東西方繪魚圖看烹魚文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術史當中的魚也很有趣,西洋美術史中的魚,多半是餐桌上、市場裡的魚,這和基督教信仰有關。而東亞繪畫中的魚比較重視寄情,多半以悠遊之姿出現在各種水墨作品當中,以寄寓作者喜自在之想。

近代日本畫家畫魚最有名的,應該是高橋由一的「鮭魚圖」。高橋是學習過西洋美術的近代畫家,他選擇寫實主義的西洋畫風,讓被切割一部分的鮭魚露出魚肉、魚骨,且被吊掛在攤位上,栩栩如生堪比相機捕捉。高橋這幅鮭魚圖是贈禮,以繪畫的鮭魚取代東北地區年節賀禮「新鮭卷」實物,饋贈給相熟好友,雖然不能吃但現在看來可是價值連城。

台灣美術史上最會畫魚的畫家,則是前輩張萬傳。張萬傳是淡水人,愛吃魚,也愛畫魚。據說太太買回來的魚如果沒讓他畫過,是不能上桌的。為了保持魚的鮮度,張太太常催促張萬傳務必畫快點,才不會畫完魚都壞了。

受西洋美術教育的張萬傳畫魚無數,筆下的魚大多是盤中飧,我們經常見到的秋刀、黑喉、白鯧、馬頭、石狗公都是他的繪畫題材。透過張萬傳的畫筆,台灣人愛吃海魚、懂吃海魚的島嶼常民色彩,才算是真正被記錄下來。如果有機會策展張萬傳筆下的魚,不妨把最近在書店看到的一本《餐桌上的魚百科》找來比對,一一點出這些台灣人愛吃的魚名字,以及猜測這些模特兒一會兒可能被張師母烹煮的最佳做法。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黃皓筠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