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大師辭世:從「空的空間」與「跨文化劇場」兩種角度,理解彼得布魯克對世界劇場的貢獻

劇場大師辭世:從「空的空間」與「跨文化劇場」兩種角度,理解彼得布魯克對世界劇場的貢獻
彼得布魯克|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劇場大師彼得・布魯克走入歷史也成為歷史,但他窮盡一生於劇場進行無盡的提問,關於人生、生命與世界,擁抱著他無窮的探索與思考,在辭世後,仍留給後世的人們繼續探問那個「為什麼」。

文:吳岳霖

我可以選任何一個空的空間(empty space),然後稱它為空曠的舞台。如果有一個人在某人注視下經過這個空的空間,就足以構成一個劇場行為。——彼得・布魯克(Peter Brook),《空的空間》(The empty space)[1]

這是《空的空間》一書開頭的第一段話,作為全書的開場,也是世界劇場理論裡最有影響力的一段論述,然後在此書出版的1968年後的當代劇場擴展與蔓延,回應不同的劇場創作與理論,至今仍漣漪不絕。

《空的空間》的作者,是導演彼得・布魯克。這名傳奇導演於1925年3月21日出生在英國倫敦,今(2022)年7月2日於法國巴黎以97歲高齡辭世。他從18歲就以馬羅(Christopher Marlowe)的《浮士德博士》(Dr Faustus)開啟導演志業,到20多歲時已是倫敦西區的知名劇場導演,同時也執導電影。

被譽為20世紀最有影響力的劇場導演的彼得・布魯克,在邁入耄耋之年,仍舊創作不輟,影響力延續到21世紀,更不因他的離開而走向終點。

於此,我想從兩個角度——「空的空間」與「跨文化劇場」——來理解彼得・布魯克對於世界劇場的貢獻;最後,則從他帶來台灣的作品,來思考其歷史餘韻,不止於劇場。

AP2218449901913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彼得・布魯克

空的空間:「化繁為簡」的轉折處

倘若是通過《空的空間》來認識彼得・布魯克及實踐戲劇理論的創作,或許會用「簡約」一詞來概括——像是簡單佈置的舞台、少量的演員、著重演員現場口述的敘事劇場等,皆充分表現「空的空間」這套論述,並且完美體現迷人之處。

不過,初出茅廬便快速成名的彼得・布魯克,早期創作其實極為多元,且挑戰不同的演出形式,如他在1962年受邀加入皇家莎士比亞劇團(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時,就已經擁有古典悲劇、現代戲劇、歌劇、音樂劇、商業性的娛樂演出、實驗劇場、電影等經驗,且被認為是有豐富的戲劇性,曾有劇評家以「用奶油、血液和香料用心調味自己的劇場作品」[2]加以形容。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