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晉三大戰略》矢板明夫:安倍晉三的海洋大戰略,不只改造日本,更會改變亞洲!

《安倍晉三大戰略》矢板明夫:安倍晉三的海洋大戰略,不只改造日本,更會改變亞洲!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安倍可以說是戰後日本最有影響力的首相,他的思想獲得日本國民的普遍認同,引導了日本新的國家發展方向。這就像是司馬遼太郎說的「坂上之雲」(山坡上的雲)。安倍爬上山坡,找到了這朵雲,找到了讓日本前進的理想。安倍不僅成功改變了日本,更影響了整個亞洲的未來。

文:矢板明夫(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

安倍在國家找不到方向之際登場

安倍登場前的日本,正處於失落的時代。經濟泡沫化之前的日本,因其位在東西對立的最前線這一重要戰略地位,儘管不能發展軍備,但因為美國希望日本可以撐住最前線,因此提供給日本大量援助與機會,因此日本在蘇美冷戰期間賺得盆滿缽滿。

然而隨著蘇聯的解體,國際大環境開始變化,進入了後冷戰的全球化時代,這時代最大的改變就是中國的崛起跟日本的沒落。隨著中國不再是敵人,而日本的戰略地位因此消失。冷戰過後的十年,日本幾乎什麼事也沒辦法進行,被稱為失落的十年、接著是失落的二十年,這時安倍出現了。

安倍要面對的問題,一個是日本失去了經濟發展的模式,除了找不到支撐日本經濟發展的著力點。日本的不景氣是結構性的問題,日本國內的少子化和高齡化,導致無法透過減稅、刺激消費來提振經濟。但安倍面對的更重要問題是中國崛起的威脅,以及作為中國馬前卒的北韓不斷發導彈跟核試驗來威脅日本。正是在這種內憂外患,國家找不到方向的時候,安倍登場了。

安倍時代的日本戰略轉向

在經濟方面,大家都知道安倍的「三隻箭」的經濟政策,成功振興了日本的經濟不景氣。但我認為安倍更關鍵任務,是成功推動了日本國家戰略的大轉向。

在二戰後,蘇聯是日本主要的敵人,而中國是拉攏的對象。美國出自結束冷戰的戰略目的也希望日本協助中國,把中國變成盟友,幫助中國推動改革開放的大方向。中間過程中即便發生了天安門事件,日本還是給中國支援。這正如一個日本外交官所說的:「日本好像在幫助一個窮孩子,讓他越長越大,最後變成了怪獸級的巨無霸,這時的日本還要不要繼續幫助他?」

日本協助中國的本意,還有兩個原因。一個是中國是日本文化上的老師;另外一個是日本曾經侵略過中國,因此懷抱著對中國的贖罪感。這兩點始終壓著日本,以至於中國再怎麼欺負日本,日本也一直忍讓。而安倍成功地改變了日本對中國的這種態度,他認為日本可以離開中國所謂的溫情與文化舞台,也必須結束戰後七十多年來日本不斷向中國道歉這個政治行為。安倍在二○一五年,也就是在戰後七十周年時發表講話:「這是日本最後一次道歉,不能讓我們的子孫這樣一直道歉下去。從此以後,中國不應該再拿日本歷史問題指責日本,也不該再強調我就是日本人文化上的老師。」

因此,從安倍開始,日本的戰略假想敵,從北方(蘇聯)正式轉成西方(中國)。而安倍之後的日本首相,不管是菅義偉,還是岸田文雄,都延續了安倍的對政策,從而和安倍之前的日本首相完全不一樣,這就是安倍戰略對日本產生的劃時代轉變。

另外,過去的日本在美中關係中往往扮演第三邊的角色、並在中美關係間取得平衡,如同加藤紘一常說的:「中日美三邊關係是正三角關係」。而從安倍開始,他選擇站在美國這一邊並完全取得美國的信任,日美關係甚至超越英美關係,升日本的國際戰略地位也因此得到提升。

此外,由於美國的支持,安倍更能順利推動國內的改革,比如重新詮釋憲法九條。過去日本無法改革憲法的最大阻力來自美國,因為美國憂慮日本重演軍國主義的歷史,但現在的美國,無論是川普、拜登都希望日本重整軍備,承擔起亞州的區域安全與和平,因此反而是美國催促日本重整軍備。這雖是國際局勢的改變,更是安倍本人的戰略思維所推動的結果。

回顧二○二○年,如果東京奧運舉辦成功,將是日本從災後重建,重返世界大國舞台的宣言,可惜受到全球疫情與他個人健康因素的影響,安倍未能見證這一刻。現在的安倍雖然已卸任首相一職,但仍然為自己的政治信念積極奔走,因此不是他政治生涯的結束,而是一個新開始。安倍領導下的日本,積極參與國際活動,倡議「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框架,建立CPTPP、Quad(四方安全對話)等跨國組織,深深影響亞洲乃至於世界格局。美國總統拜登與其他十三個國家選擇在東京簽署IPEF(印太經濟框架),由此可見安倍大戰略的實質影響。

安倍可以說是戰後日本最有影響力的首相,他的思想獲得日本國民的普遍認同,引導了日本新的國家發展方向。這就像是司馬遼太郎說的「坂上之雲」(山坡上的雲)。安倍爬上山坡,找到了這朵雲,找到了讓日本前進的理想。安倍不僅成功改變了日本,更影響了整個亞洲的未來。

從坐在船上的陸權思想到海權民主國

本書作者葛林認為,日本歷史上有陸權跟海權的爭論。從明治維新以來,日本就有海權思想的萌芽,但在一九○五年日俄戰爭以後,陸權思想逐漸占了上風,因此才衍生出侵略滿洲及中國的插曲。安倍的戰略轉型,則是推動日本回到明治時代海權思想的原則。我不太同意這個結論,我認為安倍才是日本海權戰略的原點。

近代世界的國家戰略可以概括為兩種:海權或陸權國家。陸權國家依賴對外擴張、征服領土、掠奪資源跟勞動力來壯大自己,例如俄羅斯跟中國都是陸權國家。而海權國家依賴貿易發展、各取所需來獲取優勢。換句話說,陸權國家必須依賴征服以獲取國家的絕對權威;而海權國家只要能維持公平貿易不受阻礙,沒有其他限制。因此海權國家在國際關係上的發展,往往比陸權國家更具優勢,例如英國、美國。

日本雖然是海島國家,但是土地面積足夠大,陸權思維也一直很強大。比如日本戰國時代,各大名(軍閥)相互競爭的方式,展現的就是陸權國家的思維:打贏了你,你的土地、女人、資源就都是我的。接著持續二百六十多年的江戶時代是海禁時代,絕大多數的日本人沒有出過海,都生活在陸地上。明治維新以後,日本雖然坐上了西洋的蒸汽船,但依然是個坐在船上的陸權國家,對樺太島、台灣等地進行擴張,跟其他陸權國家沒有什麼區別。

二戰後,陸權性質的軍國主義失敗,日本在美日安保體系的保護下成為一個以經濟發展為主導的國家,缺乏戰略的主動性。因此,安倍的構想不只要拋棄軍國主義等舊的陸權思想,更要想推動日本以海權國家的姿態,重新出現在國際舞台上,讓日本成為引領亞洲的海洋民主國。所以,安倍的海洋大戰略沒有對外擴張的領土野心,而是像美國一樣,防止陸權國家因為追求擴張而開啟妨礙國際貿易的戰爭。這個思路與過去日本的陸權思想截然不同。

雖然,我無法預見日本未來會不會再度成為一個陸權國家,因為日本人的思想並沒有全部改變,國內仍有根深蒂固的陸權思想,例如俄羅斯攻打烏克蘭,日本馬上有人想趁機要回北方領土,把庫頁島、千島群島要回來,說明這種領土擴張的思想依舊存在日本人心中。可以預期,傳統的陸權思想與安倍的海權思想,將成為日本國相互競爭的兩種主流戰略思想。

安倍DM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安倍對中國的強硬政策

在安倍的帶領下,日本以追求公平貿易的海權原則重返國際舞台,首先就必須面對中國的外交難題。比如在二○一二年底,剛就任第二任首相的安倍,首先面臨的難題便是釣魚台(日本稱「尖閣諸島」)國有化而引爆中國的反日情緒。同樣剛就任中國國家主席的習近平,更要求日本恢復釣魚台國有化之前的狀態,並要求安倍不可參拜靖國神社,否則兩國將無法重啟談判。

在這段期間,儘管中國用盡各種方式對日本施壓,然而在安倍絕不妥協的強硬政策下,最後中國只好讓步,只要日本承認釣魚島是爭議性領土即可。但是安倍依然拒絕接受這種文字遊戲,捍衛日本固有的經濟海域。這導致了安倍與習近平僵持三年始終沒有會面,直到二○一四年底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在北京召開,習近平才不得不接見安倍。這是戰後日本第一次面對中國威脅仍堅持自己的主張。

安倍的堅持是日本外交史上非常大的突破。我認為這不是他故意對中國強硬,而是堅持自己的主張。後來中國想盡辦法批評安倍,把他描繪為希特勒、軍國主義分子,試圖降低安倍影響力,但除此之外也沒有其他辦法。在中國的外交慣例上,中國國家主席任期的最後一年要去日本訪問,但是到現在十年過去,習近平也沒有訪問過日本,中國也無法締結中日之間的第五個外交文件。

安倍對中戰略的成功之處,是把自己跟美國和印太整個大結構綁在一起,從而使得中國的任何外交小動作都無法發揮作用。「不惜交惡也要堅持戰略原則」,安倍解除了過去中國施加給日本的頭銬腳鐐,之後的日本突破贖罪感的心理後,變得海闊天空、不再束手束腳。安倍成功改變了作為戰敗國的日本長久以來國際地位低落的處境。

為什麼安倍作為一個政治人物,能具備這樣果決地承擔決策與各種爭議的特質?我認為跟他外公岸信介的個性有關。一九六○年代,岸信介不顧眾人反對,強行通過《日美安保條約》並獲得最後的勝利。安倍的性格或多或少跟家庭教育有關。也因此安倍能帶領日本突破外交困境,建構新型態的國際組織架構,影響整個亞洲局勢。

台灣在安倍大戰略中扮演的角色

安倍在中國崛起的威脅下,從二○一七年開始,努力促成Quad以圍堵中國的擴張。而中國的擴張就是台灣的危機。因為中國侵略其他國家有國際法的問題,但台灣的國際地位模糊,若中國以國內法的名義侵略台灣,外國難以插手,為了讓中國打消侵略台灣的念頭,亞洲的民主勢力便需要保持軍事上的絕對優勢。

現在的美國雖然在亞洲保有中國的軍事優勢,但再過十年、二十年,美國的優勢未必能繼續維持。因此,日本在美國的支持下得以改革憲法,脫離戰後體制並增強軍事實力。但是,光靠日本的力量是不足以有效維持地區安全的,所以還需要聯合印度跟澳大利亞,才能保持對中國的絕對軍事優勢。所以安倍構思的Quad,可以說就是為了保護台灣所設置的。

安倍認識到今天的日本位於新冷戰架構中的最前線,但是台灣的位置則是比日本還要更前面;日本若是烏克蘭,則台灣是克里米亞,所以安倍當然要挺台灣。台灣淪陷了,日本不只直接淪為衝突的最前線,而且作為國家命脈的海運航線也會被中國切斷,因此可以說台灣與日本有著唇亡齒寒的關係。因此安倍希望日本要全力支持台灣,更在二○二一年底明確地喊出:「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日本出於國家戰略的需要,會全力支持台灣。」

另外,安倍大戰略中最為強調的部分,乃是台灣與日本都擁有自由民主的最核心價值。因此,安倍在日本繼續推動台灣加入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提供台灣疫苗等等,除了基於日台之間的友誼,更是不希望讓台灣因為內部政治動盪而導致混亂。我認為影響台灣的國際力量,百分之七十來自美國,百分之二十是日本,其它占百分之十,換句話說台灣只要有日、美支持,就能決定自己的未來。

然而,台灣獲得日本及美國支持的前提,是台灣不主動挑事,否則日、美就被台灣綁架。雖然歷來的台灣總統,都沒有辦法做到讓日本或美國百分百信任,不過今天的蔡英文總統在這方面就處理得很好,一方面堅持台灣主權、不接受九二共識、不與中國玩文字遊戲;另一方面也不主動挑起兩岸衝突。

相關書摘 ►《安倍晉三大戰略》賴怡忠:安倍晉三給日本的戰略遺產,與未竟全功的日台關係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安倍晉三大戰略【安倍晉三的海洋民主國大聯盟,如何防堵中國崛起、鞏固自由開放的印太秩序!】(特別收錄「台灣如何回應」)》,八旗文化出版

作者:麥可・葛林(Michael J. Green)
譯者:譚天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美日澳印+韓國+台灣+東南亞國協=海洋民主國的大聯盟
安倍晉三的海洋大戰略,如何防堵中國崛起、鞏固自由開放的印太秩序?

從「擁抱戰敗」,到擺脫「失落的二十年」
日本締造出海權國家的新格局
既非戰前的軍國主義論,也非戰後的被動和平論,
而力圖打造亞洲海洋的國際新秩序!

台灣處在何種角色?是真空地帶還是關鍵地區?
「台灣有事」等同於「日本有事」,也等同於「日美同盟有事」
台灣人不可不知的安倍晉三大戰略!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不只是戰後日本任期最長的首相,可能也是對日本及亞洲影響最深遠的當代政治家。他在第二次任職首相期間(2012-2020)設計和主導推動的日本大戰略,將日本的國家利益防線從東亞大陸轉移至印度—太平洋,旨在帶領日本由傳統的陸權國家轉型為海權國家,堪稱是戰後日本的戰略大轉變,也是明治維新開國以來前所未有的大變革。

美國最權威的日本研究專家,麥可・葛林在本書深入探討由安倍晉三主導的日本戰略轉型及國家變革何以出現?原因是回應中國崛起後的擴張及稱霸野心。書展全面剖析安倍大戰略的本質、歷史淵源,以及對外關係方面涉及到的中國、美國、韓國、東南亞國協、印度、澳洲等印太重要國家。

葛林認為,安倍晉三時代奠定的日本大戰略,結束了戰後主流的被動依附美日安保同盟的吉田主義,重塑了日本及亞洲地區的地緣政治與國際格局,他深信,日本一旦成功,我們的世界會更加安全繁榮。

台灣版獨家附錄——台灣對安倍大戰略的思考與回應

「台灣有事等同於日本有事,更是日美同盟有事」是安倍晉三發表於二〇二一年的宣言,更是安倍大戰略的最佳注解。安倍晉三不只明確表達美日同盟捍衛台灣安全的立場,更凸顯了維護台海和平不再只是美國的義務,也成為日本的國家利益所在。面對中國稱霸的野心,台灣及日本透過安倍大戰略的連結,已經形成新的命運共同體。然而問題在於,這一表述中的台灣依舊是被動的存在。

台灣政治的獨特性,始於這座島嶼不斷被外力勢力殖民的歷史,以至於它無法出現基於自身的主體戰略,反而歷來扮演他者的戰略基地。當下的台灣一方面處在專制中國的直接軍事威脅下,一方面內部存在政治認同的巨大分歧。在這樣的背景下,台灣處在何種角色?是真空地帶還是關鍵地區?台灣應該如何思考安倍大戰略所帶來的東亞局勢轉變?又應該如何逐漸形成基於自己利益線的戰略思考?這是每個富有使命感的台灣人都要嚴肅思考的時代課題。

為此,本書特別增加台灣版附錄「台灣對安倍大戰略的思考與回應」,收錄賴怡忠、李世暉、郭育仁、矢板明夫四位學者及媒體人的文章,從台灣角度對安倍大戰略進行在地的回應及反思,以饗讀者。

(八旗)0UIN0019_安倍晉三大戰略_立體書封(有書腰)300DPI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