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中海難民專文(一)他們以為海的那方就是希望:八條路闖地中海,數十萬偷渡客的「天堂路」

地中海難民專文(一)他們以為海的那方就是希望:八條路闖地中海,數十萬偷渡客的「天堂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4月19日深夜中,一艘塞滿約850人功能欠全的漁船,在比鄰義大利南端的蘭佩杜薩島的利比亞水域與葡萄牙籍商船碰撞後沉船,再次撞出歐非長期存在的難民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江梓和

在4月19日漆黑的深夜中,一艘塞滿約850人功能欠全的漁船,在比鄰義大利南端的蘭佩杜薩島(Lampedusa)的利比亞(Lybia)水域與葡萄牙籍商船雅各王(King Jacob)碰撞後沉船,僅有28人生還,這一撞,再次撞出歐非長期存在的難民問題。關於地中海難民成因的原因、歐陸南岸守衛組織演變、歐盟移民政策,請見:該擋、該救還是該遣返?歐盟國家面對非法移民的n種困境

(相關新聞:地中海史上最慘重偷渡船難 「難民墳場」再葬身700人

導致此次悲劇的主因,可說是人口走私犯的殘酷冷血與非法越界需求過剩的不幸結合。在800多人的罹難者中,多數都被鎖在沉於地中海數百公尺下的破船中,這艘船有3層甲板與許多能上鎖的狹小空間,但充其量也僅能容納不過一半的人數,而根據生還者描述,當時在最上層甲板的人,在看到巨大商船慢速駛向他們所在的破船,造成人流擠向側邊,加上船長操控失當,進而與商船碰撞後翻覆。

災難發生當下,商船也盡全力搶救,但因商船的人員容量設計限制,與多數非法移民不善游泳,儘管歐洲救援隊隨後抵達救援,從水中拉起的屍體數量遠大於生還者,而此次慘案也是近代在全球非法越境移民案中死亡人數最高的案例。

然而,419船難並非單一事件。4月16日,義大利海軍從地中海中救起一名迦納人、兩名奈及利亞人及一名來自尼日(Niger)的生還者,根據他們的口供,在離開利比亞時,共有約600人搭乘不同的船前往西西里島,而他們所乘坐的充氣船則在途中就翻覆了,其餘的61人全數罹難。

4月20日,兩名敘利亞及船員駕著約90人的非法移民漁船,撞上希臘羅德島(Rhodes)的陸地後造成3人死亡。這類悲劇在陽光灑落的地中海岸不時上演,光是2014年10月,就約有300名非法移名在蘭佩杜薩島周圍的海岸葬送性命。

據任職無國界醫生組織(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的基婭拉蒙塔爾(Chiara Montaldo)描述,4月已有約700位難民乘著簡陋的橡皮艇或木製小船,到達位於西西里島的一南部小鎮波扎洛(Pozzallo),儘管波扎洛唯一收容所卻只能容納180人。

非法難民於地中海的死亡人數
一切的起點:非法移民

組成

此次419船難中,約有350人是來自東非的厄立特里亞(Eritrea),另外還包括來自衣索比亞 、索馬利亞 、敘利亞、西非的獅子山共和國 (Sierra Leone) 、馬利 (Mali) 、奈及利亞、塞內加爾 、甘比亞 、象牙海岸 及孟加拉,這些乘客的身分包含移民、非法移民及尋求政治庇護者。

從西亞出發(如土耳其)的乘客多半來自敘利亞、巴勒斯坦及埃及,因為他們多能負擔較高的費用,故無論是船種或是船上環境,都較自北非利比亞出發的船隻良好。

另一大宗則是從利比亞出發,他們多為非洲人(包括來自北非及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國家),因普遍較貧窮,無力支付較高價碼,只好搭乘擁擠、衛生條件惡劣的船隻,船上死亡率較高,靠岸後船上乘客身體及衛生狀況都不佳,並有脫水狀況或染上傳染病。

偷渡者的年齡層小至襁褓大至耄耋都有,數年前偷渡者則多為壯年男子,但近期女性單獨飄洋人數明顯上升,單獨過海的青少年也越來越多。

拉力與推力

這些遊子出走的推力,基本上和動盪不安的政治、不間斷的武力衝突、赤貧的生活環境有關,尤其阿拉伯之春自西非橫掃過北非、東非與西亞後,許多國家至今仍處於軍政府與民兵混戰的局面,加上非洲多國內部存在已久的種族問題持續發酵,伊斯蘭教激進組織近期肆虐橫行,與對伊波拉病毒的恐慌,導致許多難民願意以天價的金額,踏上高死亡風險的旅程。

根據義大利共和報(La Repubblica) 一篇報導敘述,義大利警方握有一錄音檔,內容是有關一個在黎波里(Tripoli,利比亞首都,為臨地中海的港都)的人口走私組織,宣稱他們已成功地運送8千名移民到義大利領土,而在走私犯錄音檔中,他承認讓太多人擠在一艘船內,但這也是情非得已,因為難民們都想盡可能離開非洲,而因著「商機無限」,許多人口賣販得以踏入這蘊含龐大商機的機會。

統計數據

根據國際移民組織(The International Organisation for Migration,IMO)的統計,今年至今非法越界死亡人數為去年同期的30倍之多,且按照此趨勢,接下來六個月的死傷人數將會達到史無前例的規模,2015整年的死亡數字可能會攀升至3萬人。

根據BBC News報導,截至目前為止,世界各地在非法越界過程中喪命的統計數字,前三名分別為地中海區域(79%)、非洲之角、東非海域(7%)、加勒比海域(4%)、美墨邊界(4%),而在地中海喪命的難民又以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人占最多(86%)、其次為中東、西亞及北非(3%)。

而據聯合國難民署(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UNHCR)統計資料,2013年約6萬人抵達歐洲南岸,2014年人數則突破了20萬大關,義大利及希臘都是非法移民的熱門目的地。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中間媒介:人口走私犯

組織與演進

在北非及西亞的人口走私販,多半為淺色皮膚的白種人(Caucasian),或者擁有歐洲及非洲的血統。這些組織嚴謹複雜,且互信程度高,根據一位義大利籍犯罪學家及作家安德烈尼古拉‧迪(Andrea di Nicola)這兩年在義大利及非洲兩地的訪談經驗,這些非法人口越界的組織中,合作與靈活度甚高,要完全根除這類組織難度相當高。

這15年來,許多地下組織已發展成跨國組織,甚至橫跨歐亞非三洲,不分國界地提供服務,有些甚至能提供非洲到歐洲的接洽與安頓,因生意利潤極高,走私販也願意花時間閱讀新聞、思考航行路線、研究歐洲南岸巡航的政府組織及查詢相關法律。

費用分級與路線

難民上船,收費從數萬到數10萬台幣不等,不同金額就有不同的服務與品質,多數非洲移民僅能支付約2到3萬不等的金額,而中等服務價格約落在10到30萬之間,許多西亞移民則能負擔更高價碼。光是在2014年,地中海區的非法移民利潤估計就高達200多億新臺幣。

移民通常搭乘的船隻會有至少兩個甲板,低階乘客將會被迫擠至下方甲板,並被上鎖,多半是敘利亞人在上層,非洲人在下層。根據一位經歷此次船難生還者的口供,表示常有人口走私犯欺騙會乘坐大船,卻在每人支付了22萬(台幣)後,被走私犯拿槍抵著頭擠進擁擠不堪的船上,還被威脅如果不上船就會被射殺。

許多走私犯為了確保高的利潤,多會逼移民盡可能塞滿漁船,以至讓那些不適航行的船隻成為不定時炸彈,而將敘利亞人安排在上層、非洲人在下層是有特別考量,因為當救援船隻經過時,他們多半會比較樂意援救淺膚色人種。

至於走私路線,難民出走的海陸路線有八條,分別為西非路線(Western African route)、西地中海路線(Western Mediterranean route)、中地中海路線(Central Mediterranean route)、 普里亞與卡拉布里亞航線(Apulia and Calabria route)、從阿爾巴尼亞到希臘(Circular route from Albania to Greece)、西巴爾幹路線(Western Balkan route)、東地中海路線(Eastern Mediterranean route)和東部邊境路線(Eastern Borders route)。

地中海難民出走的八條路線

殘酷與冷血

419船難造成嚴重死傷,主要原因是因許多人都被鎖在中層及下層甲板內。 根據一位倖存者的口述,他說外人很難想像在利比亞的現況有多糟,以及他們所遭受的暴力對待,許多非法移民著被迫交出他們所有的積蓄與財產,生命及安全都繫在走私販編織的脆弱細網上,被槍抵著頭擠上不安全的小船

多半抵達歐洲的非洲移民身上都有許多膿瘡,及被船身孔洞濺出的熱汽油所造成的化學性灼傷,也有許多在出發前於拘留所就感染如疥瘡與蝨子等皮膚病,有些則還有槍傷。

非洲的非法移民,出發前都會被囚禁在人口走私犯設的拘留所做如耕種等的苦工,待上六至八個月不等,遭受許多暴力與拷打的折磨,而衛生狀況也是令人堪憂地差,也些人無法撐過去的甚至就死在拘留多數到達岸上時,除了數天沒有食物、曝曬在烈日大雨下、在過度擁擠的狹小空間相互推擠,上船後,有些人因身體無法再撐下而被丟入海中。

5月31日,許多非洲難民等待下船進入義大利。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沈船地點與法律制裁

走私船發生大規模船難,大多是在中地中海路線上,尤其利比亞到義大利路線的人數攀升,許多走私犯為了同時滿足需求及獲取利潤,導致常有數百到一千多人擠在老舊的爛漁船,加上人為與自然因素,沈船愈漸普遍,許多甚至是在出航不久後發生船難,另外東地中海路線雖也有零星的船難,但因選此路線的多為富裕的敘利亞人,船上乘客密度相對較低,較為安全。

此次419船難的28人生還者中,其中一位是27歲突尼西亞(Tunisia)籍的船長穆罕默德•阿里•馬利克(Mohammed Ali Malek),及一位25歲敘利亞籍的船員馬哈茂德•比克希提(Mahmud Bikhit),兩人目前都已被義大利的檢察官分別以多重一級殺人罪(multiple first degree homicides)、三級殺人罪起訴起訴。

*作者武陵高中應屆畢業生,將前往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攻讀物理。平時以歡音樂、鋼琴、園藝、慢跑,也時常注意國內外政治、教育、經濟、民生等新聞脈動。Investigate what is, not what pleases. –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