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 vs. 西方「全球敘事戰」:被中國間諜行動瞄凖的「美國公民」

中共 vs. 西方「全球敘事戰」:被中國間諜行動瞄凖的「美國公民」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約翰遜補充說,像劉俊這樣的持不同政見者成為目標,因為中國政府認為他們是中國和西方之間「全球敘事戰」的一部分。公開反對該政權可能會妨礙中國以積極的態度塑造自己的行動,這「在過去幾年中變得更加重要」。

作為長期持不同政見者和位於加利福尼亞的中國政府反對者,當美國聯邦調查局打來電話時,美國奧運會花樣滑冰運動員劉美賢(Alyssa Liu)的父親劉俊(Arthur Liu,又名劉俊國)並不特別驚訝。「他們告訴我,中國政府已將間諜送到灣區收集我和我女兒的護照信息」他告訴《BBC》「我不會說我很震驚。但是我心想,『哇』, 他們非常重視這個。」

起初,劉俊沒有建立起聯繫:一名聲稱來自美國奧運會和殘奧會委員會男子的可疑電話,稱其女兒前往2022年2月北京冬奧會前,他在「凖備檢查」。「我並沒有完全意識到這是來自奧林匹克委員會以外的其他人」劉俊回憶說,「我只是決定做正確的事,不交任何信息。這不是我們通常提交護照的方式。」

美國當局認為,另一端的人是安東尼・齊布里斯(Anthony Ziburis),他是一名49歲的前佛羅里達州懲教官和保鏢。他的任務:代表中國情報部門監視並抹黑中國持不同政見者。據報道,持不同政見者包括兩名美國公民劉俊和熊焱,熊焱是退休的美國陸軍牧師和國會候選人,曾參與過1989年的天安門抗議活動。

2022年3月,齊布里斯被美國司法部指控為中國政府從事間諜活動。但他並不是唯一一個。僅今年一年,美國官員就指控了至少12人為中國跟蹤、騷擾和監視美國居民,包括幾名美國公民。7月8日,另外兩名涉嫌參與計劃針對劉俊的人也被起訴。

劉俊的案件發生之際,美國和英國對中國在全球範圍內的間諜活動增加感到越來越恐慌。本周在倫敦軍情五處總部的前所未有的聯合公開露面中,美國和英國安全部門負責人都警告,中國運行一個龐大的間諜網絡和黑客計劃 ,比其他大國的總和還大。

這些計劃被認為是更廣泛、不斷增長和多方面的情報行動的一部分,旨在讓中國在競爭中佔據優勢,並壓制和消除被視為對中國共產黨統治的威脅。這些行動多重多樣,從電腦上的騙局到在門口的間諜。

AP2032380646265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聯邦調查局局長約翰・雷(John Wray)

美國前情報官員指出,最有可能被針對的是那些被認為與中國政府認定的威脅它的「五毒」有聯繫的人:藏族和維吾爾分離主義者、法輪功、「台獨」活動人士和中國民運人士,如劉俊。

令人震驚的是,這些行動只會在中美關係惡化的情況下增加,甚至美國人也不安全。

劉俊在1989年天安門廣場民主抗議後通過香港逃離中國,對於他來說,被監視的情況是熟悉的。他說,之前的一次行動在他不知不覺地結識了一名潛在的特工時結束了。此人是一名學生,通過當地華人僑民網絡中的一個聯繫人認識了劉俊,劉俊曾幫助他在美國尋找住處。「一兩年後,他告訴我,他們讓他監視我。這是他來(美國)的一個條件」劉俊說「但後來他不想這樣做。」

針對居住在國外的中國目標的間諜活動有多種形式,從試圖破解他們的電子郵件和設備到在他們的社交圈或僑民組織中植入特工。

通常,電子手段被用作人類間諜活動的「推動者」。「你可以在網上跟蹤某人,並了解他們的聯繫方式」中央情報局前高級中國分析師克里斯托弗・約翰遜(Christopher Johnson)說「那麼也許你會接近那些人。一來二去,自然而然。」

約翰遜補充說,像劉俊這樣的持不同政見者成為目標,因為中國政府認為他們是中國和西方之間「全球敘事戰」的一部分。公開反對該政權可能會妨礙中國以積極的態度塑造自己的行動。他說,這「在過去幾年中變得更加重要」。 「『話語權』是他們使用的笨拙的馬克思主義術語。這種想法是,他們應該通過自己的宣傳來講述中國故事。」

《BBC》無法聯繫到中國政府置評。 3月,當齊布里斯被指控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指責美國對中國進行「無端詆譭和抹黑」。然而,現任和前任美國情報官員一再警告中國在美國開展大規模間諜活動。

在今年早些時候的一次演講中,聯邦調查局局長約翰・雷(John Wray)表示,中國在美國的間諜活動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無恥」。

約翰遜說,鑒於拜登政府將中美競爭視為專制與民主之間鬥爭的一部分,這一點尤其真實。他和另外兩名官員告訴《BBC》,最近的起訴不太可能讓中國停止行動。

根據聯邦調查局的說法,該局每12小時就會開立一個新的與中國有關的反情報案件。截至2月,已立案2000多起。儘管如此,約翰遜稱美國阻止中國間諜活動的努力「差勁」。「比起我們試圖阻止它的努力,他們願意付出更多」他說。

聯邦調查局估計,美國有「數百名」持不同政見者,中國希望將其作為尋求個人和政治報復的日益激進運動的一部分。「大多數目標是綠卡持有者(或)入籍公民,根據美國法律享有重要權利和保護的人」雷說。

_125837955_gettyimages-110141889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1989年,中國天安門廣場的抗議者

劉俊則表示,他不相信針對他的間諜活動會消失。然而,最近的行動卻讓情況更加複雜。在接到美國聯邦調查局電話時,幾乎可以肯定,劉美賢將前往北京,劉美賢曾在社交媒體上發佈有關中國對待維吾爾少數民族的內容。

劉俊說他「非常擔心」她的安全,但當時選擇不告訴她。「我不想讓她肩負重擔去中國」他說 「我想讓她去享受奧運體驗。」

一年過去了,他說如果美國聯邦調查局再次聯繫他,他不會感到驚訝,儘管他希望「不必再這樣做」。「我學會了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他們(中國政府)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我無法阻止。我不在乎」他說。「我將繼續反對這種行為,並反對任何形式的侵犯人權行為。沒有什麼能阻止我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