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步研究」:人類社會的過去、現在與未來,你會過上更幸福、更豐富的生活嗎?

「進步研究」:人類社會的過去、現在與未來,你會過上更幸福、更豐富的生活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進步研究團體的世界觀不僅可以從他們關注的事物推斷,還可以從他們關注的地方推斷出來。進步研究放在優先位置的往往是美國等富裕民主國家的技術前沿增長,而不是使窮國變得更富裕的追趕型增長。

我們通過增加用於研發的人口比例,部分彌補了這種生產率下降,但這肯定不能永遠持續下去。全球人口增長可能有所幫助,但預計這一增長將放緩,並在本世紀末前逆轉。人工智能(AI)也有可能幫助扭轉這種衰退,甚至開創爆炸性增長的新時代,但一些研究人員擔心,超級智能AI可能會帶來其他風險,損害進步,甚至更糟。

有關停滯的假設並沒有被普遍接受。創意可以被組合、再組合,創造出新的創新組合,這種效果可以對抗人們對唾手可得的果實之饑渴。一些人指出,如果以不同的方式衡量研發活動的生產力和效益,情況會樂觀得多。

儘管如此,進步研究陣營中許多人的主要動機是對停滯的恐懼。但與戈登不同的是,他們對自己改變現狀的能力持樂觀態度——這讓我們看到了進步研究運動是如何建立起來的。

進步研究的起源

2016年左右,考恩突然收到了一封來自愛爾蘭億萬富翁帕特里克・科里森(Patrick Collison)的電子郵件,科里森對他的書《大停滯》很感興趣。幾年前,科里森是在線支付公司Stripe的聯合創始人,現在他想談談更大的問題。兩人在舊金山共進幾次晚餐,聊得很投緣。

考恩和科里森對諮詢的胃口都極大。科里森在他的個人網站上發布了近800冊藏書(他承認只讀過一半)。考恩無情地搜羅書籍中包含的訊息價值,隨之將它們拋棄——有時僅僅五分鐘,這種做法可能會讓一些完成主義者不寒而栗。

考恩生產的訊息幾乎和他消費的訊息一樣多。這位60歲的經濟學家撰寫了近20本書、40篇論文、六年的彭博專欄、150多集的Podcast,以及近20年來在他廣受歡迎的經濟學博客「邊際革命」(Marginal Revolution)上發表的博客文章。在談話時考恩的聲音沙啞,因為他為宣傳自己的新書而進行了馬拉松式的採訪。2020年,考恩在100位最具影響力的經濟學家中排名第17位。

科里森比他年輕近30歲,經營著全球市值第四高的私營創業公司。他寫的文章較少,但仍有時間發布一些文章,涉及空氣污染、文化、增長、硅谷歷史等話題,當然還有關於進步的話題。在線支付公司Stripe估值近1000億美元(830億英鎊/950億歐元),意味著科里森的淨資產超過110億美元(90億英鎊/105億歐元)。這家公司將硅谷初創公司改變世界的豪言壯語和基礎設施公司平凡而有能力的管道建設結合在一起。

在兩人的會面中,考恩告訴我,「我們都在談論這些,我們有著共同的想法,不知何故想出了一個概念。」因此,2019年他們為《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合著了一篇文章,提出「一種新的進步科學」的主張。

「沒有一個基礎廣泛的知識運動專注於理解進步的動力,或針對加速進步的更深層次目標。我們認為,應該有一個專門的研究領域,」他們寫道。「我們建議成立『進步研究』這一學科。」

_125663619_22697fbf-8ffd-4675-b559-145aa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科學技術給人類生活帶來了巨大的變化,其中許多無疑是積極的。

他們的文章招致批評。古典主義者艾米・皮斯頓(Amy Pistone)在推特上說,這只是硅谷重新發明輪子的又一個例子(在這個例子中,發明出來的是人文學科)。歷史學家莫妮卡・布萊克(Monica Black)在推特上表示,他們忽視了「進步」的危害,這個詞的主觀性意味著它折射了提出這個概念的人的偏見。

哲學教授香農・迪阿(Shannon Dea)和歷史學教授泰德・麥考密克(Ted McCormick)寫道:「『進步』是一種對人類努力前進的客觀而有趣的說法,而不是一種自然之善或神聖的禮物。它需要批判性的評估,而不是盲目的熱情。」

但進步研究在考恩的才智和科里森的財富之間停滯不前。他們認為,與過去的學術領域不同,進步研究應該以行動為目標。他們寫道,「它更接近醫學而不是生物學:目標是治療,而不僅僅是理解」。

進步研究相信什麼

自從考恩和科里森開創這一領域以來,人們已經詳細闡述了進步研究可能是什麼情況,以及它的核心原則。其中最有影響力的是企業家傑森・克勞福德(Jason Crawford)。他在「進步研究」這個詞出現之前就一直在寫有關進步的文章。他的博客「進步的根源」(Roots of Progress)探討了科技發展的例子,比如為什麼內燃比蒸汽更有效。他還對為什麼進步研究是一種「道德義務」,以及為什麼人們比祖先更「聰明、富有和自由」等觀點發表了看法。

克勞福德試圖將進步研究的意義系統化。他認為,該運動有三個前提是正確的。首先,這一進展是真實的。在過去200年左右時間裡,物質生活水平有了極大的提高,不管出於什麼原因,「有些事情顯然非常正確」。第二,進步帶來的好處是用人文主義的術語來定義的:「幫助我們過上更好的生活:更長壽、更健康、更快樂的生活;讓生活中有更多選擇和機會;讓我們茁壯成長的生活。」最後,社會有能力加速或減緩它:「持續的進步是可能的,但不能保證。」

被這樣描述時,進步研究的信念似乎變得廣泛,幾乎任何事情都可以被罩在它的大傘下。畢竟,許多運動都聲稱支持改善人類福祉。

那麼,進步研究到底支持什麼,反對什麼?雖然還處於早期階段,但已經出現了一些共同的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