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步研究」:人類社會的過去、現在與未來,你會過上更幸福、更豐富的生活嗎?

「進步研究」:人類社會的過去、現在與未來,你會過上更幸福、更豐富的生活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進步研究團體的世界觀不僅可以從他們關注的事物推斷,還可以從他們關注的地方推斷出來。進步研究放在優先位置的往往是美國等富裕民主國家的技術前沿增長,而不是使窮國變得更富裕的追趕型增長。

他還說:「在我們能更好地轉向之前,不應該加速,甚至為了避免撞車而減速。」另一方面,進步研究認為,「我們已經在減速了,所以希望把重點放在重新加速上」。

「當然,我們可能也需要更好的轉向系統,但這是次要的,」他說。

這種哲學上的差異具有實際意義。以生物技術為例,它或許是近期存在風險的最主要來源。

生物技術的進步,比如DNA合成成本的直線下降,使得疾病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傳播和致命。許多進步陣營的研究人員傾向於通過改革資助模式和放鬆對研究人員的限制,指出我們的新知識可以治癒哪些疾病,從而全面加速生物技術研究。

但這一領域快速發展的成果也可能有利於不良行為者,或增加災難性事故的風險。

以風險為導向的生物技術方法,比如由開放慈善基金會資助的那些方法,首先關注的是發展防禦能力,比如可以檢測新病原體或更好的PPE的測試。或者考慮以進步為重點的應對氣候變化的方法,這與環保主義運動有很大的不同。

克勞福德認為,「一些十分先進的納米技術賦予了我們一些根本性的能力,比如改造地球的能力,氣候變化將不再是問題。我們只要控制氣候就行了。」然而,直到有人提出質疑,他才承認這項技術增加的風險可能大於它減輕的風險。

這種交流揭示了一些關於直覺的重要事情,這些直覺是在進步研究社區中許多思考的基礎。企業家傾向於採取行動。一項新技術的潛在好處主導了對不良行為者潛在目的的考量。對錯過的恐懼壓倒了對失去一切的恐懼。

克勞福德認為安全是一個重要的優先事項,也是進步的核心部分。但是,他承認,有關安全和風險的想法最終是被附加到進步研究中,而不是嵌入到它的DNA中。

未來的研究進展

在《大西洋月刊》的宣言中,考恩和科里森巧妙地引用了卡爾・馬克思(Karl Marx)的名言:「哲學家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但關鍵是要改變它。」

因此,儘管已進步命名,他們並不滿足於僅僅研究進步;他們希望有行動。(考恩說,馬克思「癡迷於進步研究」。)

2022年2月,克勞福德概要描繪了他對未來10年進步運動蓬勃發展的設想。他希望進步研究被視為一個有價值的跨學科領域,納入世界上每一所高中的進步研究課程。

克勞福德認為進步研究不僅僅是一場政治運動。他告訴我:「我認為需要的變革是在更深層次的哲學層面上。」

最終,進步社區希望追隨者相信他們可以做得更好。多個消息來源在我們的討論中轉述了「更美好的世界是可能的」這一口號。對克勞福德來說,那個世界的願景激勵著他:「我希望人類重拾自尊和野心,象徵性地、實實在在地去觸摸星星。我想讓人類夢想坐上飛行汽車、聚變能源、納米技術製造、地球化行星、探索星系。

所以這不僅僅是政策問題,而是人們對人性和我們在自然中的位置的基本態度問題。」

再回到前文所述的那個普通美國人,如果你再睡70年,克勞福德的世界會等著你嗎?你會過上更幸福、更豐富的生活嗎?也許是,但你是否認為這是一種進步,則取決於你如何定義進步。

本文經《BBC News 中文》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