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蔑視性社會》:當左派決定輕蔑川粉,就落入「蔑視之王」川普的圈套之中

《失控的蔑視性社會》:當左派決定輕蔑川粉,就落入「蔑視之王」川普的圈套之中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由主義者對人嗤之以鼻時,右派的宣傳者能夠在聽眾的心目中,創造自由派價值觀與自由派菁英主義之間的聯繫。實際上,他們傳達的是:「看看那些自由主義的勢利者多麼看不起你們,不關心你們,甚至恨你們。可以確定的是,他們的任何提議都對你們有害。他們是你們的敵人,所以我們是你們的朋友。」

我們絕不會過度藐視川普;假使我們真的這麼做,恐怕我們會在傷痛的狀況下迷失方向。川普本身就是負面的競選廣告。執著於他有多麼糟糕,沒什麼好處,但著重在他的挑戰者的優點上,就有許多益處。

希拉蕊試著將蔑視轉化為勝利。川普受到共和黨提名的幾天後,希拉蕊就在聖地牙哥發表演講,指責川普的想法毫無條理,並暗示他自稱的「聰慧大腦」需要進行精神病評估。她說的話引起觀眾發笑。直到演講的尾聲,她表示有信心自己會贏,因為有常識、了解美國偉大之處的美國人會「做出正確的決定」。我懷疑,希拉蕊的嘲諷讓一群自鳴得意的藍州觀眾開懷大笑後,在常識備受質疑的騎牆派身上奏效了。

雖然依我看,輕蔑的好處遠遠比不上有害的壞處,但我發現對於飽受壓迫的團員而言,輕蔑就像一種特別重要的保護形式。川普的支配讓他們感受到嚴重的威脅、意志消沉,因此他們更需要圈子內的輕蔑凝聚力、讓心情舒暢以及提高自尊心。

鑒於有色人種、回教徒及LGBTQ群體不得不忍受的情況,我不想羞辱他們,而是邀請他們,以及邀請所有人,一同思考第五章探討他們表達感受和看法的其他方式。

輕蔑不斷加劇

輕蔑會招致反感、羞辱及憤怒,得到的回應通常是侵犯和敵意,有時也會產生事與願違的輕蔑結果。在最壞的情況下,輕蔑會貶損並激發其他人的獸性,有可能導致人際間或群體間發生暴力、大屠殺等醜化行為。

輕蔑的情緒容易使人上癮。雖然讓可悲者「適得其所」,能使人產生一種短暫的滿足感,但輕蔑的快感漸漸消失後,接著是空虛感,有時是難受的恥辱感,使人無法表現出最好的自己。一旦人的自尊心受到打擊,往往會找其他機會貶低別人,藉此得到補償。

如果自我感覺良好的代價是犧牲別人的自尊,那將是惡性循環的開始。觀看像《喬恩・史都華毀掉CNN》(Jon Stewart Wrecks CNN to Pieces)這類的交鋒短片,能讓我心滿意足。後來,我注意到同樣的短片也出現在右派誘餌式標題的平行宇宙中,標題為《塔克揭發偽善的史都華》(Tucker Brutally Exposes Hypocritical Stewart)。老套的劇情輪番上演,隨著雙方的抨擊加劇,他們愈覺得圈子內的尊嚴受到侵犯。

川普支持者的世界觀將人口分為「我們」與「他們」的圈子。當我們也沉溺在排擠對手的行為時,其實我們也逐漸變得與他們相同,強化黨派分裂,並激發反擊式政治運動。

我們將國家面臨的混亂局面歸咎於川普的支持者,並順理成章地將我們的憤怒施加在他們身上。這種做法使我們無法看到自己在偏向寡頭政治、竊盜統治及威權主義的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川普利用了公共基礎設施幾十年來的腐蝕;資料探勘和心理變數目標;市民機構和民主機構的萎縮;財富轉移到戰爭時的投機商與以及最富有的一%人口;媒體的企業整合;有色人種選民的選舉權被剝奪等可能因素帶來的政治脆弱性。

輕蔑是落入右派的圈套,轉移了對這些重大問題的注意力。薩曼莎・比伊為稱伊凡卡・川普(Ivanka Trump)是「沒出息的婊子」而道歉時,她感嘆說言論引起的騷動,已將焦點從原先不滿的議題引開了:幾百名移民兒童被迫與父母分離。輕蔑登場時,就成了故事情節,而促成川普掌權的真正問題卻埋沒在批評聲浪中。

自由主義者對人嗤之以鼻時,右派的宣傳者能夠在聽眾的心目中,創造自由派價值觀與自由派菁英主義之間的聯繫。實際上,他們傳達的是:「看看那些自由主義的勢利者多麼看不起你們,不關心你們,甚至恨你們。可以確定的是,他們的任何提議都對你們有害。他們是你們的敵人,所以我們是你們的朋友。」

這種菁英主義的瑕疵,使自由主義者提出的所有主張黯然失色,包括太陽能電池板、養生食品、槍械安全。這一切突然變成陰謀,將菁英主義的價值觀強加於血氣方剛的美國人——他們不相信乾淨的空氣、新鮮蔬菜及無槍械的公共場所有益身心健康。

我們不該再繼續照著右派民粹主義的劇本走,否則這些人就會長期屈服於右派民粹主義。

每個人都很難忘記被人輕視的不愉快感受。即使我們現在緩和輕蔑的態度,造成的傷害和猜忌後果也許需要好幾年才會平復。雖然這是不幸的事,卻凸顯這麼做的緊迫性:輕蔑猶如在大氣中滯留好幾年的溫室氣體,愈早消滅愈好。

相關書摘 ▶《失控的蔑視性社會》:為什麼部分保守派白人女性反對同工同酬,並且能容忍性騷擾?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失控的蔑視性社會:當塔綠班、藍蛆、4%仔成為我們面對異己的暴力語言,該如何找回理性的對話可能?》,堡壘文化出版

作者:艾瑞卡・埃特森(Erica Etelson)
譯者:辛亞蓓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你是塔綠班?他是藍蛆?誰又是4%仔?
當政治越趨對立,不同政治黨派理念的你我開始相互言語攻擊,
這樣激烈且對立的言詞交鋒、羞辱,
真的能夠消除異見,還是創造更極端的分裂?

「又在販賣亡國感」、「投給XXX的都是白癡」、「人一X腦就殘」……
類似這樣的言論,在近幾年可說是屢見不鮮,
我們越來越習慣透過激烈的方式、拒絕與「笨蛋」溝通的態度,
來面對與我們政治立場、思維不同的朋友、親人、陌生人,
並將自己支持的一切視為進步價值的展現,並輕視對方視為神聖的一切價值觀。
這種充滿蔑視的優越感,真的能夠帶領我們達到我們想要的目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