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蔑視性社會》:為什麼部分保守派白人女性反對同工同酬,並且能容忍性騷擾?

《失控的蔑視性社會》:為什麼部分保守派白人女性反對同工同酬,並且能容忍性騷擾?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保守主義者對確定性和可預測性有強烈的需求,因此他們傾向於維持現狀。由於社會不平等是美國的現狀,許多人可以接受地位、財富及權力的等級制度,反而抗拒平等原則。

文:艾瑞卡・埃特森

為何不是人人加入自由派

「讓美國再次偉大」對川普的支持者有何意義?

你不問,就不知道答案(你讀完下一章,就會知道該怎麼做)。也許是白人至上主義者的挑釁,也可能是呼籲把製造業的工作機會帶回祖國、渴望更虔誠的宗教信仰,或表達愛國情操,回想起像第二次世界大戰那樣的時代,當時美國在這些支持者的心目中有明確的正面形象。

法學院教授蔡美兒(Amy Chua)在《政治部落》(Political Tribes)中談到,美國作為「超級群體」的敗落跨越了階級與種族淵源的界限。但隨著人們對政府和兩大政黨雙占的信心喪失,再加上他們生活在兩極化的紅州與藍州區域,待在超級部落的歸屬感已有動搖跡象。在沒有超級群體的情況下,渴求部落歸屬感的人會求助於意識形態、種族或宗教部落。也許你覺得沒必要歸屬於任何部落,但也要考慮到某些人有這方面的需求。

懷念昔日美好時光的人可能對在一九四○年代、一九五○年代受壓迫群體的生活品質一無所知或漠不關心,但這不一定意味著他們希望恢復種族隔離,或關閉同志酒吧。也許他們的過失並不是偏執,而是輕信和無知的浪漫傾向。

一名MAGA捍衛者曾說:「抨擊MAGA理念的人說:『哦,你是種族主義者。』這句話沒道理。就好比我不是種族主義者,卻說:『美國在這段期間做了這些事,但我們現在不做了。』這就是他們現在緬懷的東西。」他接著說:「他們說川普是種族主義者,還對我們說:『嘿,偏執狂,加入我們的陣營吧。』根本沒有說服力。」

為什麼有些保守主義者接受差別待遇?

保守主義者對確定性和可預測性有強烈的需求,因此他們傾向於維持現狀。由於社會不平等是美國的現狀,許多人可以接受地位、財富及權力的等級制度,反而抗拒平等原則。這說明了為什麼有些保守派白人女性反對同工同酬,能夠容忍性騷擾——由男性主導是現狀,而試圖改變現狀會帶來引發焦慮的不確定性。奉承男性是女性為了維持社會安定而付出的代價;萬一天塌地陷,女性會很高興有男人保護她們。

有些異性戀的白人女性會刻意或不自覺地將父權制合理化,原因是儘管父權制使她們服從男性,但至少她們的地位高於有色人種和酷兒。

如果制度採取公正、評功論賞的方式,那麼破壞制度就是不公正的行為,也有可能搞垮整個體系。一旦資本主義崩潰,以及社會主義者開始寫「我早就跟你說過」含意的文章時,保守主義者也會開始提筆,只不過是以相反的理由來說明問題根源——主要涉及高壓統治、個人道德敗壞、自由派社會工程師。

保守主義者也可能認為政府的援助計畫會助長依賴性,而暫時的痛苦可以激勵人採取行動。他們很重視個人的聰明才智和膽量,並對破壞這些優點的政策抱持謹慎態度。對某些人來說,反對福利計畫的起因是非白種人受益者的種族仇恨,但反對意見並非普遍深植於種族敵意。

最後同樣重要的是,保守主義者往往高估世代間社會流動性的可能性。保守派美國人(排除歐洲人)被要求預測一般人從底層攀升到頂層前五分之一的機率時,相對於實際的經驗主義機率,他們十分樂觀。倘若社會流動性觸手可及,照理說制度基本上是公正的,不太需要修改。

話雖如此,不少共和黨選民意識到我國向寡頭政治傾倒。二○一九年四月,美國廣播公司(ABC)及《華盛頓郵報》的民調顯示,有三分之一的共和黨選民表示經濟體系主要對權勢人物有利。八十一%民主黨人和六十六%無黨派者贊同此觀點。

溫和的保守主義者支持機會平等,但反對結果平等,因為他們認為後者不公正且干涉太多。對勝利者而言,獵物和失敗者都應該展現出堅忍的特質,不該要求重新分配。即使保守主義者在這主張上處於劣勢,仍然表態支持。他們就是勞工階級與中產階級美國人,而自由主義者傲慢地認為他們是投票違背自身利益的傻瓜。

然而,自由主義者忽略了保守主義者關心自由與個人主義方面的精神問題。就像富裕的進步主義者投票違背自己的有限經濟利益,並支持精神上的利益平等,而勞工階級保守派也是如此。

一旦平等主義的轉變達到臨界點卻沒有禍害時,大多數保守主義者就會欣然接受。以同性婚姻為例,二○○一年只有十八%保守主義者表態支持,到了二○一七年則有四十一%支持者。隨著愈來愈多同志結婚,我預料大部分的保守主義者不久就能接納這種關係。

保守派和自由派的價值觀還有哪些不同之處?

簡而言之,保守主義者通常重視秩序、可預測性、穩定性、服從、神聖性、純潔、傳統、家庭、獨立、個人主義、愛國精神、優勢、權力、競爭力、報應、堅忍、生產力、忠誠、嚴加管教、自由以及公平。這些價值觀有沒有矛盾之處?有。

自由主義者通常重視合作、集體主義、多樣性、平等、批判性思維、質疑權威、解決衝突、和平、減少傷害、健康與安全、同情心、自由以及公平。這些價值觀有沒有矛盾之處?基於確認偏誤,我沒有發現哪裡不一致,但我相信保守主義者可以找到矛盾的地方。

保守主義者傾向於遵循傳統,對改革抱持謹慎的態度(也許自由主義者會說他們「害怕」改變)。除非他們了解建造柵欄的理由,不然他們不願意拆除柵欄。

保守主義者對自由的感受,跟自由主義者對平等的感受一樣強烈。他們的自由概念包括思考與發言的內容、不受「政治正確」支配,以及個人和私營企業不受遠端官僚制定的法規影響。但對某些保守主義者而言,與《聖經》約束、貞潔及性別角色有關的其他保守派價值觀相比,性愛自由是次要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