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台灣女孩在尼泊爾長期志工的體驗:原來我在台灣追求的熱血,一點也不熱

一位台灣女孩在尼泊爾長期志工的體驗:原來我在台灣追求的熱血,一點也不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或許「不知道」,其實是一種特別的恩典,又或許該這麼說——生命中究竟有哪一條路,是我們真正可以知道的呢?

文/世界微光  照片提供/傅彥蓉、陳怡家  尼泊爾災區攝影/Patrick Chang

聯絡上兜兜時,她說她人在印度。Skype才剛連上線,那方突然下起一場大雨,WiFi就跟著不穩,一陣手忙腳亂,讓分處暴雨突襲的印度和晴朗涼爽的台灣的兩人,都瞬間狼狽,只好匆匆相約明天聊。

隔天,她說新德里出了大太陽,大概42、43度。怕熱的我問她,這種高溫你受得了?

「沒關係,我旁邊有一個大風扇,一直開著。」螢幕那端傳來她高亢開朗的聲音。
「那真的有幫助嗎?」
「想像你24小時都在吹吹風機,大概就是這種感覺了。」

「家裡是過得多好,讓你想去當志工?」

她的本名是傅彥蓉,身邊的人都叫她「兜兜」,兜風的兜,因為朋友說她像風一樣。2014年8月,兜兜名副其實地像風一樣飛去尼泊爾。那時,她22歲,剛從大學畢業。

兜兜降落的地方,叫做波卡拉(Pokhara),位於尼泊爾中部、加德滿都(Kathmandu)的西邊,是尼泊爾第二大城。她在波卡拉的阿克蘭山(Akrang)裡,任教於「照亮生命英語小學」(LLES,Lightingthe Life English School),是一間位於貧民村裡的小學校。

之所以會飛到這間學校,是因為看到一則招募尼泊爾長期志工的消息,過程近乎一見鍾情。「我就讀東海大學社會系,大四時,身邊的朋友除了找工作,都在準備國考和證照,看到大家的計畫,我也覺得自己畢業後就是升學或工作。但是,我一看到謝智謀老師在臉書發布的這則消息,心裡就很激動,一直想著『我好想去!』」

謝智謀老師,是兜兜在東海博雅學院認識的老師,也是NGO「華人磐石領袖協會」的創辦人,常常帶學生到海外體驗學習。兜兜說,她是東海博雅學院第三屆的畢業生,博雅教育對她的影響很大,而大學這四年,她還有兼差課後輔導、照顧小孩,深感長期陪伴的重要,或許是因此,才會讓沒去過尼泊爾的她,第一眼看到招募消息的瞬間,就被揪住了心。

「但是,我又是那種三分鐘熱度的人,容易衝動、一頭熱,於是,我在心中藏起這樣的想法,沈澱一個多月,確定自己是認真的,才提出申請。」寄出了報名信,幾天後,回覆來了,謝老師約了個日子,和她在台北面談。那一天,也是研究所報名考試的最後一天,這場她已準備一年多的考試,終究沒攔住她搭上這班突然出現在生命中的北上列車。

「一切都確定之後,我跟爸媽提起尼泊爾,他們都覺得這個女兒是鬧著玩的,沒放在心上。」兜兜的媽媽還對她說了一句話:「家裡是有讓你過多好,讓你想去當志工?」爸爸則特地將所有不能去的理由,列成長長一大串的清單,想告訴這個寶貝女兒,外面的世界很危險,「他沒想到,我反而感謝他把這些困難都列出來,還說,我們可以一起想辦法要怎麼解決,他就沈默了。」

媽媽眼看她心意已決,搬出兜兜的男友當談判籌碼,「結果,我男友說,他就當作我去當兵。」提起交往四年多的男友,兜兜開玩笑說,每個看似勇敢的女孩背後,都有一個心臟很大顆的男孩。

2014年2月,兜兜的爸媽在老師和其他長輩的鼓勵下,漸漸了解、接受尼泊爾的一切,兜兜也開始想為出發做準備,但是,她是NGO第一位長期志工,又是第一次去尼泊爾,也不知該從何準備起。問她,老師沒給建議嗎?她說:「沒有耶,他只是問我:『你準備好了嗎?』但我也不知道什麼叫做準備好了。」

除了到處募款,她還想過補習英文、上華文師資班,最後仍然沒去:「現在想想,其實也沒有什麼叫做『準備好』。『準備好』就像是你已經有一個計畫,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像一本有結局的小說,但我只能盡可能地做我現在能做的,因為沒有什麼是可以『準備好』的。」

原來我在台灣追求的熱血,一點也不熱

於是,2014年8月,兜兜抵達尼泊爾。她說,原本她認為夢想的動詞應該是「飛」,來到這裡,才發現夢想要一步一步地「走」。

一開始,她在照亮生命英語小學住了兩週,學習適應當地生活,記住每個村民的名字。「大部份時間,我都在沈默、被動接受訊息,沒辦法面對面講英文,因為我害怕別人聽不懂,對自己的表達也沒有信心,只能坐在一旁觀察環境,試著先從簡訊、郵件去練習。」

之後,她找到新住所,卻需要整修一個月,只好輪流去學生家裡睡,這樣24小時相處在一起,反而迅速跟學生建立起感情,「我發現,我的英文其實沒有想像中這麼差,重要的是你有沒有自信,真誠跟他們交流。」

終於,兜兜從「客人」變成了「鄰居」。有一位台灣朋友到尼泊爾拜訪她時,曾這樣描述:「我和兜兜一起從學校走回她的住處,時時會被迎面而來的問候聲打斷,這一路上,記不清被邀請多少次喝茶還有晚餐,她只是交錯說著尼泊爾語和英語,笑著跟每位居民打招呼。」

在阿卡蘭山上,兜兜在照亮生命英語小學教書、協助學校行政和物資統籌,也負責當地婦女技能培訓的就業計畫,希望幫助婦女自立,改善經濟與教育條件。她說,在這裡生活、工作,原本擔心的語言、年紀小、沒經驗,到後來,真的都不是問題。

「一下課,我就得為生活打理一切。在山上,水得自己打,家裡也沒有排水系統,廢水必須一盆一盆拿到外面倒。」除了教學及婦女培訓計畫,兜兜在這裡的行程就是洗衣、挑水、煮飯、洗碗,沒有所謂的放假。「因為在這裡不勞動,一定會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