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瀕危不滿百隻,西班牙大山貓「伊比利猞猁」保育20年恢復生機

曾經瀕危不滿百隻,西班牙大山貓「伊比利猞猁」保育20年恢復生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保護伊比利猞猁沒有特效藥。解決之道,結合各種經驗證有效的或是創新的保育方法,2020年春天,瓜迪亞納谷國家公園境內誕生了50隻猞猁寶寶,比過去5年野放回葡萄牙的人工飼育猞猁數量還多。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范震華 翻譯;賴慧玲 審校;稿源:Mongabay

夏日正午,氣溫飆升到40℃,我們跟隨自然導覽員羅克索(Nuno Roxo)的腳步,漫步在葡萄牙瓜迪亞納谷國家公園(Guadiana Valley National Park)裡。數月無雨的豔陽,把高莖禾草曬得奄奄一息。我們循著野豬和鹿的獸徑前進,受驚擾的野兔迅速奔逃到草叢裡。

這個景象是當地頂端掠食者——伊比利猞猁(Lynx pardinus,又稱大山貓)重返這片土地的吉兆,因為這些大貓最愛的獵物就是野兔。

努諾說,在他多年的導覽經驗中,只曾匆匆瞥見這種行蹤隱匿的大貓一次。而要目睹牠們的風采,最好是守在綿羊圈欄附近,因為牠們會在這裡埋伏,但不是為了綿羊。

「猞猁在這裡埋伏等待著會攻擊綿羊的狐狸,所以很多地主都對牠們的大駕光臨心懷感激。」

從極危到瀕危:過去曾為世界最瀕危的大貓,伊比利猞猁族群自谷底翻身

但伊比利猞猁並非總是受到人類的歡迎。半世紀以前,西班牙和葡萄牙所在的伊比利半島曾棲息著數以千計的伊比利猞猁。牠們的族群量只有分布在北邊、氣候涼爽地帶的歐亞猞猁(Lynx lynx)的一半,但兩者都曾經背負著獵殺牲畜的惡名,而被農夫視為是必須撲殺的害獸。獵人也會為了取得毛皮和肉,或是單純當作戰利品而獵殺牠們。

直到1970年代初期,伊比利猞猁才獲得法律的保護。但棲地破碎化、路殺、和獵物消失——特別是主食穴兔(Oryctolagus cuniculus)的族群量銳減——讓伊比利猞猁的族群數量持續下降,千禧年之際更創新低。2002年時,西班牙只剩下94隻伊比利猞猁,而葡萄牙更直接宣告當地猞猁絕跡。

伊比利猞猁成為世界上最瀕危的大貓之一,危急程度僅次於遠東豹(Panthera pardus orientalis),很有可能成為劍尺虎消失之後1萬2000年來第一個滅絕的貓科族群。

然而,族群存續曾經如此岌岌可危的伊比利猞猁,在經過保育措施介入後,族群量自谷底翻身。西班牙政府、科學家和環保團體將圈養的個體成功地野放回自然棲地,並和葡萄牙的保育單位及組織合作。2016年,第一隻在人工飼養環境下出生的伊比利猞猁被野放到葡萄牙東南方、緊鄰西班牙邊界的阿連特茹區(Alentejo),迄今已有47隻伊比利猞猁被野放到葡萄牙。

目前,在伊比利半島上的猞猁族群數量估計已達1000隻,其中約有154隻棲息於葡萄牙的瓜迪亞納谷。這了不起的復育成效,讓伊比利猞猁從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瀕危物種紅皮書的極危等級(CR)進步到瀕危等級(EN)。

32609200053_6a13d37df7_k
Photo Credit: Frank Vassen, CC BY 2.0

保育沒有特效藥,結合各種方法救回伊比利猞猁

保護伊比利猞猁沒有特效藥。解決之道,結合各種經驗證有效的或是創新的保育方法,並在多個行政區中執行。民眾逐漸提升的保育意識也是一大助力。

棲地破碎與喪失是猞猁面臨的最大威脅,1960年至1990年之間,約有80%的猞猁因為森林退化和棲地喪失而死亡。道路拓建是主要問題:不僅阻隔個體相遇交配和基因交流的機會,還會導致路殺。西班牙在車流量大的道路下增設了動物廊道,已能緩解這些問題,葡萄牙也計畫跟進。在兩國之間打造生態廊道,也能減緩種群瓶頸效應(genetic bottleneck)[註],讓野生動物能不受人為國界限制,自由地在自然棲息範圍移動。

葡萄牙政府自然保育與森林研究院(Institute for Nature Conservation and Forests,簡稱ICNF)首席顧問阿爾維斯(João Alves)說:「我們試著增加牠們的棲地。」

阿爾維斯向媒體表示,目前的保育結果讓人欣慰,儘管還無法爭取到理想的廊道範圍,但他希望透過擴展生態廊道,讓猞猁族群進一步成長。每隻猞猁需要約10平方公里的活動範圍,但目前葡萄牙境內的棲地範圍也僅有500平方公里。換言之,必須保留下更多的棲地,才能進一步提升猞猁族群的數量。

ICNF在葡萄牙阿連特茹區梅爾托拉(Mértola)辦公室的區主任馬丁斯(Olga Martins)附和:「猞猁需要棲地才能生存。」

能作為潛在棲地的土地大多為私人所有,這些地主傾向將土地用來種植有利可圖的橄欖樹或葡萄。但從保育的角度來說,這種單一作物地景猶如不毛之地。為了避免潛在棲地消失,ICNF鼓勵地主採用一種名為Montados的傳統混農林業系統,亦即在低密度樹林的空隙裡進行農耕或畜牧活動,形成各式植被鑲嵌如馬賽克的地景。

另一個並行的保育方法是「野化」(rewilding)。在葡萄牙和歐洲其他地區,許多環保團體如「野化歐洲」(Rewilding Europe)正向農夫或地主購買土地用來復育生物多樣性。野化方法要成功,特別是要將猞猁和狼這類高位掠食者野放到這些土地,關鍵因素之一是必須強化在地參與。保育人士認為,這個做法似乎已在阿連特茹區奏效。

在這裡,曾經敵視猞猁的地主和獵人已對這些大貓改觀。特別是畜牧農已經發現,自古以來惡名昭彰的猞猁並不會攻擊他們的家畜。

52131286655_f12d378c1b_b
Photo Credit: BarbeeAnne/Pixabay
如今伊比利亞猞猁的族群約有1000隻

讓獵物回到棲地,猞猁與當地人都受益

伊比利山貓族群量驟減的另一個因素,是穴兔因感染多發黏液瘤病(myxomatosis)和兔出血症(rabbit hemorrhagic disease)而從歷史棲地上消失。過往農夫視穴兔為害獸,1950年代時多發黏液瘤病被人類從南美洲引入法國,用來控制野生穴兔的數量,未料病毒一路往西南方擴散,席捲整個伊比利半島,不只摧毀當地的穴兔族群,也重創了以穴兔為食的猞猁。


猜你喜歡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同領域的創意工作者怎麼應用 Photoshop 來創作?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在節目中分享他們各自入行以來的甘苦,從自學修圖軟體到得心應手地使用,做出近百萬粉絲追蹤的圖文與動畫,以及讓業主很有感覺的設計提案。

收聽管道如下:

這集節目邀請到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兩位創意人來聊聊他們使用Adobe Photoshop的心得,與他們一路堅持在創意產業的工作的動力。微疼在10多年前自己慢慢摸索PS繪圖,透過Photoshop自學從無名小站發跡,走上全職插畫家之路;顏伯駿是三頁文設計公司藝術總監,大學時期就開始接案做MV,從五月天演唱會的動畫設計開始踏入唱片產業,而後又從音樂產業拓展到許多大型活動的視覺統籌,包括多屆金曲獎、文博會、全運會、白晝之夜等。

☞現在就下載Photoshop自學!


沒有靈感的時候就睡一覺吧!(01:05)

兩位的平時的工作都是產量高、創意強度密集,讓人非常好奇他們平時的靈感來源,以及他們是怎麼紀錄與整理這些靈感,最後轉化成廣受歡迎的動畫作品與視覺規劃,沒想到兩人竟不約而同地在睡夢中找到答案!

微疼以白色兔子為主角創作插畫,他分享自己一開始都是從生活周遭親友的經驗,延伸發展出創作主題與角色,「但我發現最大的問題是,這些東西很容易被消磨殆盡,就像切蛋糕一樣,有一天會被切完。」對他來說找到更多靈感的方式之一就是走上街去,多多接觸人、觀察人。

顏伯駿則反問:「大家是不是對靈感太執著了?」他在帶領設計團隊時會透過幾種不同的路徑找到「靈感」或所謂的解法。顏伯駿認為找到靈感的前提是「先對生活有感覺」,接著按照主題分析每件事情,把累積的資料放進對應的資料夾,需要時把它們調出來,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內容。

相較於這樣井然有序的整理方式,微疼形容自己屬於感覺派,「找不到的時候就睡一覺,靈感就來了。」聽到這個回應,顏伯駿直呼自己也有類似的經驗,笑說大家以後會不會要發想題目之前,都會跑來說「老闆,我要睡一覺」!而有趣的是,微疼也分享,現在工作室裡面還真的就有放一張床!

☞睡醒打開Photoshop實現你的創意

插畫家微疼
插畫家微疼

從 0 開始的 PS 之路(09:00)

要成就好作品當然不能只是睡個覺,而是要動手將這些絕佳的靈感實現,這時候設計師和插畫家使用的工具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顏伯駿分享他除了就讀設計系因為課堂考試而學習使用Photoshop之外,早期使用PS創作的前輩像是藝術家李小鏡,以及言情小說封面繪者平凡、陳淑芳,都是促使他探索 PS 強大功能的榜樣,「我從PS 10一路到現在的Adobe CC,每年看著這個軟體,你本來想某個功能怎麼沒有,有一天突然間就蹦出來,到最後有一些讓你覺得『這是黑魔法嗎?』的功能。」顏伯駿感觸很深地說道。

☞立即體驗Photoshop黑魔法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三頁文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微疼接觸Photoshop的路徑比較特別。大學時期因為一場車禍讓他必須長期在家休養,從未受過美術訓練但熱愛畫畫他,在朋友介紹下認識Photoshop,「那時候無名小站很風靡,有些前輩創作者像我是馬克、彎彎都在上面做自己的圖文創作。」微疼心想自己也許也能試試看,而當年Photoshop自學的他已經進化成PS老手,從PS畫圖到影片製作,拓展出更多創作上的應用,「說出來大家可能很驚訝,我Youtube上的動畫影片都是在PS完成的。」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Photo Credit:微疼
微疼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儘管有不少人推薦過他用其他軟體,但微疼始終認為Photoshop是最直觀也最好調整細節的,工作室的所有夥伴也都非常熟悉這套軟體,在溝通過程中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只要打開PS示範就能讓大家馬上理解,「我覺得PS已經不是工具,而是一個語言了。」

☞學會設計的語言,現在就下載Photoshop

提案雙神器:Photoshop與Illustrator(13:31)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顏伯駿接著分析 Adobe 兩套重要的軟體:Illustrator跟Photoshop,許多學習設計的人在初初接觸繪圖軟體時,「就像戴上分類帽一樣分成Illustrator派跟Photoshop派,這兩種人是截然不同的思考路徑。」 前者是向量繪圖軟體,像工程圖一樣非常理性;後者則接近畫畫的原理,有PS筆刷、圖層和色調等功能可搭配使用。雖然設計師們對於習慣使用的軟體各有鍾愛,但Adobe在跨軟體、跨平台的高度整合性,現在不論是PS轉AI,或是反之,都能輕鬆跨軟體操作,是他認為非常優異又親民的特點。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三頁文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我做所有的簡報一定都是從Photoshop和Illustrator開始。」顏博駿分享他與團隊在向客戶提案時會做PS mockup,讓客戶看到Logo在不同介面上的呈現,除了提供客戶意想不到的創意,更要透過圖面證明你怎麼實現它。「下一個世代,應該是人人都會用Photoshop和Illustrator,不只是設計系,而是所有的企劃、專案都會用。」

☞升級你的提案!免費試用Photoshop

保持初衷?不!別再說那些熱血的話(28:18)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節目尾聲談到兩位在各自的領域努力多年,除了有一路陪伴他們創作、成長的Adobe,他們持續投入的動力是什麼呢?微疼坦承他過去在演講中常用熱血的話鼓勵其他人,「可是我後來發現什麼初衷都是屁啦,」他笑說自己從小到大幾乎沒有別的擅長的技能,「我堅持下去的原因就是,這輩子我可以做好的就是這件事了。」

顏伯駿也提到自己不想再對人說「保持初衷」,設計產業裡的每個崗位都有不同的挑戰,到處都會遇到挫折,但要思考那個挫折是否有跟成就感達成平衡,「如果沒有的話,你就要換個路走。」找到自己最擅長的事,不斷突破難關、維持品質,如同他們多年來的累積都是最好證明了。


☞ 現在就訂閱 Adobe Photoshop,開啟你的創作之路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