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瀕危不滿百隻,西班牙大山貓「伊比利猞猁」保育20年恢復生機

曾經瀕危不滿百隻,西班牙大山貓「伊比利猞猁」保育20年恢復生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保護伊比利猞猁沒有特效藥。解決之道,結合各種經驗證有效的或是創新的保育方法,2020年春天,瓜迪亞納谷國家公園境內誕生了50隻猞猁寶寶,比過去5年野放回葡萄牙的人工飼育猞猁數量還多。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范震華 翻譯;賴慧玲 審校;稿源:Mongabay

夏日正午,氣溫飆升到40℃,我們跟隨自然導覽員羅克索(Nuno Roxo)的腳步,漫步在葡萄牙瓜迪亞納谷國家公園(Guadiana Valley National Park)裡。數月無雨的豔陽,把高莖禾草曬得奄奄一息。我們循著野豬和鹿的獸徑前進,受驚擾的野兔迅速奔逃到草叢裡。

這個景象是當地頂端掠食者——伊比利猞猁(Lynx pardinus,又稱大山貓)重返這片土地的吉兆,因為這些大貓最愛的獵物就是野兔。

努諾說,在他多年的導覽經驗中,只曾匆匆瞥見這種行蹤隱匿的大貓一次。而要目睹牠們的風采,最好是守在綿羊圈欄附近,因為牠們會在這裡埋伏,但不是為了綿羊。

「猞猁在這裡埋伏等待著會攻擊綿羊的狐狸,所以很多地主都對牠們的大駕光臨心懷感激。」

從極危到瀕危:過去曾為世界最瀕危的大貓,伊比利猞猁族群自谷底翻身

但伊比利猞猁並非總是受到人類的歡迎。半世紀以前,西班牙和葡萄牙所在的伊比利半島曾棲息著數以千計的伊比利猞猁。牠們的族群量只有分布在北邊、氣候涼爽地帶的歐亞猞猁(Lynx lynx)的一半,但兩者都曾經背負著獵殺牲畜的惡名,而被農夫視為是必須撲殺的害獸。獵人也會為了取得毛皮和肉,或是單純當作戰利品而獵殺牠們。

直到1970年代初期,伊比利猞猁才獲得法律的保護。但棲地破碎化、路殺、和獵物消失——特別是主食穴兔(Oryctolagus cuniculus)的族群量銳減——讓伊比利猞猁的族群數量持續下降,千禧年之際更創新低。2002年時,西班牙只剩下94隻伊比利猞猁,而葡萄牙更直接宣告當地猞猁絕跡。

伊比利猞猁成為世界上最瀕危的大貓之一,危急程度僅次於遠東豹(Panthera pardus orientalis),很有可能成為劍尺虎消失之後1萬2000年來第一個滅絕的貓科族群。

然而,族群存續曾經如此岌岌可危的伊比利猞猁,在經過保育措施介入後,族群量自谷底翻身。西班牙政府、科學家和環保團體將圈養的個體成功地野放回自然棲地,並和葡萄牙的保育單位及組織合作。2016年,第一隻在人工飼養環境下出生的伊比利猞猁被野放到葡萄牙東南方、緊鄰西班牙邊界的阿連特茹區(Alentejo),迄今已有47隻伊比利猞猁被野放到葡萄牙。

目前,在伊比利半島上的猞猁族群數量估計已達1000隻,其中約有154隻棲息於葡萄牙的瓜迪亞納谷。這了不起的復育成效,讓伊比利猞猁從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瀕危物種紅皮書的極危等級(CR)進步到瀕危等級(EN)。

32609200053_6a13d37df7_k
Photo Credit: Frank Vassen, CC BY 2.0

保育沒有特效藥,結合各種方法救回伊比利猞猁

保護伊比利猞猁沒有特效藥。解決之道,結合各種經驗證有效的或是創新的保育方法,並在多個行政區中執行。民眾逐漸提升的保育意識也是一大助力。

棲地破碎與喪失是猞猁面臨的最大威脅,1960年至1990年之間,約有80%的猞猁因為森林退化和棲地喪失而死亡。道路拓建是主要問題:不僅阻隔個體相遇交配和基因交流的機會,還會導致路殺。西班牙在車流量大的道路下增設了動物廊道,已能緩解這些問題,葡萄牙也計畫跟進。在兩國之間打造生態廊道,也能減緩種群瓶頸效應(genetic bottleneck)[註],讓野生動物能不受人為國界限制,自由地在自然棲息範圍移動。

葡萄牙政府自然保育與森林研究院(Institute for Nature Conservation and Forests,簡稱ICNF)首席顧問阿爾維斯(João Alves)說:「我們試著增加牠們的棲地。」

阿爾維斯向媒體表示,目前的保育結果讓人欣慰,儘管還無法爭取到理想的廊道範圍,但他希望透過擴展生態廊道,讓猞猁族群進一步成長。每隻猞猁需要約10平方公里的活動範圍,但目前葡萄牙境內的棲地範圍也僅有500平方公里。換言之,必須保留下更多的棲地,才能進一步提升猞猁族群的數量。

ICNF在葡萄牙阿連特茹區梅爾托拉(Mértola)辦公室的區主任馬丁斯(Olga Martins)附和:「猞猁需要棲地才能生存。」

能作為潛在棲地的土地大多為私人所有,這些地主傾向將土地用來種植有利可圖的橄欖樹或葡萄。但從保育的角度來說,這種單一作物地景猶如不毛之地。為了避免潛在棲地消失,ICNF鼓勵地主採用一種名為Montados的傳統混農林業系統,亦即在低密度樹林的空隙裡進行農耕或畜牧活動,形成各式植被鑲嵌如馬賽克的地景。

另一個並行的保育方法是「野化」(rewilding)。在葡萄牙和歐洲其他地區,許多環保團體如「野化歐洲」(Rewilding Europe)正向農夫或地主購買土地用來復育生物多樣性。野化方法要成功,特別是要將猞猁和狼這類高位掠食者野放到這些土地,關鍵因素之一是必須強化在地參與。保育人士認為,這個做法似乎已在阿連特茹區奏效。

在這裡,曾經敵視猞猁的地主和獵人已對這些大貓改觀。特別是畜牧農已經發現,自古以來惡名昭彰的猞猁並不會攻擊他們的家畜。

52131286655_f12d378c1b_b
Photo Credit: BarbeeAnne/Pixabay
如今伊比利亞猞猁的族群約有1000隻

讓獵物回到棲地,猞猁與當地人都受益

伊比利山貓族群量驟減的另一個因素,是穴兔因感染多發黏液瘤病(myxomatosis)和兔出血症(rabbit hemorrhagic disease)而從歷史棲地上消失。過往農夫視穴兔為害獸,1950年代時多發黏液瘤病被人類從南美洲引入法國,用來控制野生穴兔的數量,未料病毒一路往西南方擴散,席捲整個伊比利半島,不只摧毀當地的穴兔族群,也重創了以穴兔為食的猞猁。

猞猁復育計畫中的一個環節,便是提升穴兔族群數量。在阿連特茹區,保育人員將這樣的做法描繪成是居民生計和生態保育的雙贏:穴兔對當地居民來說一直是重要的獵物和傳統佳餚。許多地主開始在壓實的土壤中建造供穴兔使用的人工通道,並且提供生態導覽給慕猞猁之名而來的遊客——儘管目擊到神出鬼沒的猞猁的機會非常小。

目前半島上共有四處伊比利猞猁的人工飼養中心,其中三處在西班牙,一處在葡萄牙。由兩國科學家和技術代表組成的伊比利猞猁復育委員會(The Iberian Lynx Captive Breeding Committee)負責挑選要進行繁殖和野放的猞猁個體,並決定野放的地點,以增加野生猞猁族群的基因多樣性。

葡萄牙政府自然保育與森林研究院首席顧問阿爾維斯表示:「如果伊比利半島的母猞猁數量能超過750隻,族群便能自立生存。」

而這個希望不再遙不可及。2020年春天,瓜迪亞納谷國家公園境內誕生了50隻猞猁寶寶,比過去五年野放回葡萄牙的人工飼育猞猁數量還多。

52130787541_c337a81746_b
Photo Credit: Programa de Conservación Ex-situ del Lince Ibérico
西班牙境內的伊比利猞猁

保育生物學家:拯救伊比利猞猁免於滅絕,須處理生存整體威脅

英國紐卡索大學(Newcastle University)的保育生物學家博勒姆(Rike Bolam)表示,找出讓伊比利猞猁面臨的各種威脅,並一一設計解決方案,是挽救猞猁免於滅絕的關鍵。

1993年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生效,促成一波以動物園為主軸的保育計畫、生態保育立法、和野生動物再引進行動。去年博勒姆領銜發表了一篇論文,剖析自1993年以來,全球保育行動如何拯救七到16種哺乳類動物和21到32種鳥類免於滅絕。

她向記者表示:「伊比利猞猁面臨各式各樣的威脅,不能光是聚焦在解決一或兩種威脅,而是必須全面處理整體的威脅,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目前,缺乏獵物和巢穴地點的問題,已分別從棲地管理和提供人工地點來處理。」

她補充道,路殺事件因車輛限速的規定而減少,而盜獵事件也因為公民意識抬頭,以及取締非法陷阱而降低。「除了處理直接的威脅,目前還透過異地安置與再引進猞猁至其他地區的方式來提升族群數量。」

氣候變遷威脅下,異地安置與復育野放的選擇

而異地安置與復育野放將會是在氣候變遷威脅下,維繫伊比利猞猁族群生存的重要手段。氣候預測研究顯示,目前猞猁棲息的伊比利半島南部,未來可能不再適合牠們生活。目前的再引進計畫正將猞猁的分布往北推展。博勒姆表示:「這樣的作法可望幫助因缺乏生態廊道而無法自行抵達這些區域的猞猁向北遷徙。」可以增加牠們面對氣候變遷挑戰的韌性。

她認為,保育伊比利猞猁的這一系列措施,可以應用在其他瀕危物種身上。許多物種都面臨同樣的挑戰,像是農業造成的棲地喪失,以及伐木、狩獵、捕撈帶來的直接威脅。

「這些措施證明我們可以控制住這些威脅,同時還能餵飽每個人,但這需要消費習慣的改變,例如停止浪費食物、少吃肉,以及減緩氣候的變遷。」

註釋

  • 種群瓶頸效應(genetic bottleneck),指族群數量銳減後,內部繁殖的基因歧異度大幅降低,族群無法有效面對天擇而面臨滅亡危機。

參考資料

本文經環境資訊中心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台美減碳有「共同國家策略」!專家看好低碳汽油合作

台美減碳有「共同國家策略」!專家看好低碳汽油合作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攜手美國穀物協會舉辦「全球推動低碳汽油融入淨零碳排趨勢系列座談」,邀請台美專家共同與談,專家表示,低碳汽油減碳成效佳,已助力全球60餘國的運輸減碳,台灣應將低碳汽油納入2050淨零碳排國家戰略,加速運輸部門邁向零碳。

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日前舉辦「全球推動低碳汽油融入淨零碳排趨勢系列座談」,包括美國在台協會、行政院能源減碳辦公室、經濟部、環保署、台灣中油、台塑石化以及國內外專家共同與會,針對台灣導入低碳汽油,加速運輸部門邁向零碳進行討論。環境與發展基金會蔡俊鴻董事長表示,低碳汽油已在超過60個國家普遍採用,導入低碳汽油對於運輸部門有立即的減碳效果。台灣2050淨零碳排轉型是整體性的國家戰略,任何助於減碳的策略都應被討論,重點在於國家是否真的有減碳的決心。

圖一:合照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全球推動低碳汽油融入淨零碳排趨勢座談,共同探討可行的減碳方針與策略。來賓自左起為:台榮周忠平副理、台塑石化李後昆處長、台灣綜合研究院柯亮群所長、經濟部工業局潘建成組長、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黃錦明科長、臺灣師範大學葉欣誠教授、美國在台協會(AIT)王睿珂(Erich Kuss)組長、美國穀物協會盧智卿駐台代表、環境與發展基金會蔡俊鴻董事長、環保署氣候變遷辦公室蔡玲儀主任、循環台灣基金會黃育徵董事長、經濟部能源局蔡秀芬組長、中油王淑麗組長、中華氣候變遷暨農業發展學會張學義委員、台塑洪宗益協理。

全球正面臨氣候變遷與能源轉型的重大挑戰,亟需有效且可行的減碳方法。美國在台協會王睿珂組長致詞時表示,台灣與美國都有邁向淨零碳排的目標。美國是全球推動低碳汽油的先驅,美國長年採用低碳汽油作為解決溫室氣體排放的策略之一,不僅減碳效果立竿見影,更提供消費者減碳的選擇。台美是重要的能源戰略合作夥伴,盼透過此次座談交流,促使雙方在減碳路上更進一步合作,實現淨零碳排的願景。

圖二:AIT農業組組長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美國在台協會農業組組長王睿珂表示,台美是能源合作戰略夥伴,盼能加強交流、合作實現淨零碳排的願景。

環保署氣候變遷辦公室蔡玲儀主任強調,台灣正在研擬2050淨零路徑規劃,總共12項關鍵戰略,其中也包括運具邁向無碳化。確實政策推動不可能一次到位,一定是從低碳逐漸邁向無碳,機車就是很好的例子。台灣運輸部門的主要排放源是汽車和機車1400萬輛,目前環保署鼓勵淘汰老舊機車,也有助於減碳。低碳汽油在世界各國早已廣泛運用,最重要的是如何進行社會影響面評估,做好公眾溝通,讓民眾能夠接受。此次座談針對技術面、產業面問題都有探討,相信資料彙整後對運輸部門如何減碳有更多的幫助。

圖三:環保署蔡玲儀主任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環保署氣候變遷辦公室蔡玲儀主任表示2050淨零目標無法一次到位,轉型過程一定是從低碳到無碳。

美國穀物協會乙醇技術顧問Rowena Torres-Ordonez以美國推動低碳汽油基礎設施以及車輛適用性評估進行專題演講分享。她表示,美國推動低碳汽油已有近半世紀的歷史,從歷年的統計數據來看,汽車兼容E10低碳汽油已不是問題,所有廠牌汽車皆可直接使用。尤其低碳汽油具有親水性的問題,美國已經建立完善的指導原則和知識體系,透過核心技術將乙醇和水相分離(phase separation),以穩定油品的品質,確保低碳汽油輸配系統全程保持乾燥。例如每個配送點都會檢測含水量,避免水干擾問題,而對比過去E3低碳汽油,E10低碳汽油對水份的抵抗能力更強,並不會影響到行車安全。Rowena更進一步表示,減碳、低污染必須倚靠多元策略並進。低碳汽油非常容易推動,唯一要做的就只是替換原本的汽油,對於民眾、社會不易造成影響,卻能立即減碳。Rowena強調「假設 2040 是淨零碳排階段目標,那我們該如何思考從現在過渡到2040?低碳汽油與電動車策略完全不衝突,可以同時共進」。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永續管理與環境教育研究所葉欣誠教授認為,在社會公正轉型的基礎上,低碳汽油在技術上絕對是解決氣候變遷的可行解方。曾有民調指出,許多民眾認為電動車是高價產品,負擔不起,導致短時間內電動車無法普及。淨零轉型的過程必須特別注重社會階級的公平、公正,若能直接從傳統燃油的成分調整達到減碳效果,是相當務實的做法。另一方面,從實務上來看,電動車所需的電力仍有八成以上倚靠火力發電,因此運具全面電動化並非淨零碳排的終點。況且,能源選項的多元化,其實是對台灣能源安全的保障。葉欣誠教授強調,關鍵還是在於政策推動的決心,尤其政府單位應由誰主責,低碳汽油的推動涉及行政院能源減碳辦公室、環保署、經濟部、交通部等多個單位,必須有明確的任務賦予。

圖四:葉欣誠教授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台灣師範大學永續管理與環境教育研究所葉欣誠教授認為電動車短時間內無法普及、且電力碳排仍高,應該從務實角度思考導入低碳汽油。

台塑石化股份有限公司洪宗益協理表示,只要政府政策明確,推動E10低碳汽油在技術上不是問題,若能循序漸進推動轉型,配合誘因機制和輔導,消費者應該可以接受低碳汽油,畢竟電動車政策無法一步到位。公正轉型絕對是減碳過程中必須關注的環節,尤其年輕世代,機車擔任主要的短程工具,更是經濟弱勢族群的移動需求核心,如何讓他們也能參與減碳是政府必須思考的。這也帶出一個思考的出發點,減碳轉型究竟只能從購買運具更換的思維出發,還是可以讓既有交通運具也能扮演減碳的角色?

中華氣候變遷暨農業發展學會張學義委員表示,社會對於低碳汽油的原料一直有所誤解,目前仍有人認為能源作物可能與糧食相互競爭。事實上全球農作物生產效能歷經數次突破性成長,其產能用於供應生質燃料的比例不到5%,影響微乎其微,燃料會與糧食競爭的說法早已是過去式,這點政府有責任廣為宣導。低碳汽油能直接達到減碳、減少空污的效果,包括美國在內的先進國家已經提供很多極好的導入經驗,油品問題無須擔憂,只是過往E3低碳汽油效果有限,E10的效益相對顯著。張學義委員補充,台灣電力供應源的轉換各界都有疑慮,思維不應綁在運具轉換,而是整體上如何導入乾淨能源。

台灣綜合研究院柯亮群所長指出,從策略規劃的角度,所有有助減碳之選項都應納入思考範圍。資料顯示低碳汽油生產的碳強度在持續下降,若要驗證所使用的原料是否永續,可以參考德國生質能源料源之永續性認證制度、或歐盟永續性生質燃料標準。若從整個生命週期證實是有減碳效益,對未來社會大眾推廣也有幫助。其次,淨零碳排轉型的過程,公正轉型絕對是重要議題。尤其台灣具有大量機車的社會特殊性,其代表轉型的背後,受影響的不只是燃油車廠商,更包括不一定有能力轉換電動運具的一般民眾。建議政府可盤點目前低碳汽油適用機車類型,以明確低碳汽油在轉型過程中可帶來之「公正」社會效益。

循環台灣基金會黃育徵董事長則表示,淨零碳排必須是跨國、跨產業的合作行動,才可能共解氣候危機,這不是單純的貿易關係。樂見台美能源戰略夥伴有更緊密的合作。黃育徵也補充,要達成淨零碳排目標,整個社會都必須思考新經濟模式,非僅有供給端的改變,更需要考量需求端的槓桿角色。民眾必須有意識的改變自己邁向淨零生活,才能帶動淨零生產。

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黃錦明科長表示,不論是從消費端推動低碳汽油、或從產業端推動電動車,同樣都可以協助運輸部門減碳,對運輸部門達成2050淨零排放的階段減碳目標有很大幫助。目前應優先評估是否納入國家淨零碳排減碳戰略中,確定納入國家政策推動方向後,再由主政部門規劃具體推動作法與分工,較為可行。黃錦明科長認為,導入低碳汽油最重要的是相關標準的訂定,可由公協會依照市場需求提出E10低碳汽油的油品標準,提供給標檢局審查,同時參考國際經驗建立相關的標準作業程序,減少運輸、摻配、貯存過程中可能讓汽油變質的問題。建議系列座談未來可更務實討論,包括交通部公路總局、經濟部國營事業委員會、經濟部標準檢驗局、汽機車相關公協會都應參與討論。

在車輛適用性的問題上,國際上雖然已有相當豐富的證實研究,美國再生能源協會(RFA)也在全球七國進行研究,機車也能直接使用低碳汽油,經濟部永續發展組潘建成科長仍建議,若要增加對民眾的信心,應要有本土科學數據的研究,才能夠提高民眾的信任。經濟部能源局蔡秀芬組長也表示,品牌車廠角色也可加入討論,讓原廠能夠向車主說明低碳汽油的適用性,民眾的疑慮也會降低。

圖五:蔡俊鴻董事長_and_盧智卿駐台代表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董事長蔡俊鴻、美國穀物協會駐台代表盧智卿表示,低碳汽油已為全球超過60個國家帶來相當可觀的減碳效益,盼與政府共同合作台美淨零碳排行動。

美國穀物協會盧智卿駐台代表結語時表示,低碳汽油已為全球超過60個國家帶來相當可觀的減碳效益,甚至帶動農業的升級轉型。美國十分願意與台灣政府、民間共同努力,將成功的經驗、技術專業等資訊與大眾進行交流,與台灣政府一同達成2050淨零碳排目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