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外長在G20會議加裝「護欄」,考驗拜登政府追求矛盾的外交政策目標

美中外長在G20會議加裝「護欄」,考驗拜登政府追求矛盾的外交政策目標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霧谷晶策》認為目前局勢依舊是美國有求於中國,因此拜登政府官員與中國的會晤,幾乎都是由美國主動邀約,中國「應約」進行會談。由此不難看出美國急欲改善與中國的雙邊關係,至少不希望在關係不佳的當下,發生意料之外的狀況。

​美、中外長強調「護欄」,兩國高層展開「密集外交」​

「20國集團」(G20)於2022年7月7日至8日在印尼峇里島,展開為期2日的外長級會議。除關注20國外長會,最受關切的莫過於美中外長會。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與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於7月9日舉行會晤,是自2021年10月,兩人於義大利羅馬G20場外會晤後,第三度面對面會談。​

過去一個多月以來,美中各部會高層展開一連串的密集互動。

6月10日,兩國國防部長在新加坡舉行的第19屆香格里拉對話期間舉行會談;6月13日,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與美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在盧森堡舉行會晤。​7月5日,美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以視訊方式舉行會晤;7月7日,中共中央軍委委員、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與美軍參聯會主席麥利(Mike Miley)視訊通話。

美中自6月10以來已有五次高層外交互動,是拜登政府自2021年1月上任後,美中互動最為頻繁的時期。而蘇利文、布林肯,乃至拜登本人日前都一再提示,「拜習會」將在數週後舉行。​

布林肯和王毅這長約五小時的會談,布林肯在會後記者會上形容對話「實用」且具建設性。

此外,布林肯表示,他在會中向王毅傳達美國擔憂北京對台越加挑釁的作為和言語,並傳遞台海和平與穩定至關重要,同時表達對香港自由的打壓、西藏少數民族和宗教的待遇、新疆種族屠殺和強迫勞工的關切。

王毅則在會中告訴布林肯且強調:「既然美方承諾不支持『台灣獨立』,就應該停止掏空歪曲一個中國政策,停止在台灣問題上『切香腸』,不得打『台灣牌』阻撓中國的和平統一進程」​、「美方還應盡快取消對中加徵的關稅,停止對中國企業單邊制裁。」

不過,拜登(Joe Biden)政府迄今尚未確定是否取消對中關稅。雖說拜登政府希望透過取消對中關稅,以遏止嚴重的國內通膨,然而多數經濟學家認為透過取消對中關稅,對美國國內通膨的幫助相當有限。​

目前拜登政府內部還分成兩派,蘇利文和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不贊成輕易取消對中關稅,而貿易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和財長葉倫則支持取消關稅。拜登本人日前對此決定仍持保留態度,表示仍需更多的討論才會有定案。​

中國外交部新聞稿特別指出,王毅在會中提到:「美方表示要給中美關係加裝『護欄』。中美三個《聯合公報》才是兩國最可靠的『防護』。只要切實履行各自在三個聯合公報中所作承諾,堅持正確方向,及時排除路障,打通前行道路,雙邊關係就不會脫軌失控,再多的『護欄』也起不到作用。」​

王毅也代表中方向美方提出「四份清單」:「要求美糾正錯誤對華政策和言行的清單」、「中方關切的重點個案清單」、「中方重點關切的涉華法案清單」、「中美8個領域合作清單」,並希望美方認真對待。​

《CNN》引述時任歐巴馬政府的國務院東亞助卿、現任紐約智庫「亞洲社會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資深研究員羅素(Daniel Russel)說:「在這場會談前,這場會議的一大關鍵目標,即尋求『拜習會』以實體舉行的可能性。」​

美、中外長談區域與俄烏​

談到美中關係間如台灣、新疆、香港等議題外,雙方自然不會遺漏掉烏克蘭問題。布林肯提到,雖然北京一直強調自身在俄烏戰爭上的「中立性」,但在此侵略行為下要保持中立是很困難的,因為這件事有明顯的「入侵者」和「受害者」。​

布林肯隨之批評,中國雖在此議題上強調中立立場,但中國的作為並不中立。舉例來說,中國不僅支持俄國對俄烏戰爭的宣傳活動,並在聯合國上支持俄國。他還提到,自俄國侵烏至今已超過四個月,但中國仍與俄國同一陣線,與俄國在全球各地的宣傳「唱雙簧」,並在國際組織上庇護俄國、且與俄國舉行聯合軍演。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認為,這次會談是考驗拜登政府,追求矛盾的外交政策目標。一週前,拜登政府的目標是要集結盟友遏制中國,而現在的目標是集結全球努力以懲罰俄國侵烏的舉動,但若沒有中國的幫助則難以達成。更遑論還有其他國家像是印度、巴西、沙烏地阿拉伯等國,不願意與拜登政府合作。​

《紐約時報》指出,有些外交政策分析員,對華府要求中國在俄烏戰爭選邊一事持懷疑態度。《紐約時報》援引「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中歐關係專家巴克金(Noah Barkin)分析:「美國和歐洲國家自2月俄國侵烏後,就一直施壓中國對俄國採取更強硬的立場。但很明顯地,中國對俄並未更強硬。」​

美、中外長積極與他國各自「會外會」​

美、中除在雙邊會談上激烈交鋒外,美、中外長也盡全力利用G20機會積極與各國外長互動,布林肯利用G20與日、韓外長舉行三方會談,他也與印度、澳洲、印尼、阿根廷和斐濟外長舉行會晤。另外,布林肯也順道訪問泰國,與泰國外長等高級官員會面。這也是布林肯上任後,首度到訪泰國這個與美國有軍事協議的東南亞國家。

相較之下,王毅則與更多國外長會面。據中國外交部官網資料指出,王毅在G20場外先後與俄國、阿根廷、韓國、法國、加拿大、荷蘭、西班牙、新加坡、德國和澳洲外長舉行會晤。另外,王毅也與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波瑞爾(Josep Borrell),舉行雙邊會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