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外長在G20會議加裝「護欄」,考驗拜登政府追求矛盾的外交政策目標

美中外長在G20會議加裝「護欄」,考驗拜登政府追求矛盾的外交政策目標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霧谷晶策》認為目前局勢依舊是美國有求於中國,因此拜登政府官員與中國的會晤,幾乎都是由美國主動邀約,中國「應約」進行會談。由此不難看出美國急欲改善與中國的雙邊關係,至少不希望在關係不佳的當下,發生意料之外的狀況。

從兩人接觸國家外長名單可看出,布林肯此趟較專注於與日、韓傳統盟友以及「四方安全對話」(Quad)成員國印度、澳洲的接觸。而王毅則專注在修復中國與德、法、澳、加之間的關係。過去一年半以來,中國和前述國家的關係都有惡化的趨勢。王毅希望藉此行程,努力修復與這些國家的關係。​

歐洲方面,過去半年,中國歐洲事務特使吳紅波努力走訪多個歐洲國家,試圖向歐洲國家展現修復關係的誠意,同時收斂以往「戰狼外交」姿態,試圖搏取歐洲國家的好感。王毅此行透過G20會外會的機會,努力修復與德、法兩國之間的信任並修復雙邊關係。​

此外,澳洲5月底剛經歷政權轉移。澳洲新任外長黃英賢(Penny Wong)就曾說要「重置」澳中關係,再者,工黨艾班尼斯(Anthony Albanese)政府對中政策較具彈性。對中國來說,現在是修復與澳洲關係的大好時機。王毅特別與澳洲外長黃英賢會晤,最大目標就是要爭取修復中澳關係。​

不過,這只能算是重置關係的第一步,過去兩年中澳關係在經貿、價值觀、軍事上的相關議題都有所分歧,短期內雙邊關係恐怕不太會有重大突破。黃英賢會後告訴《衛報》(The Guardian):「這次會談是穩定澳中關係的第一步。」儘管如此,此次王毅與黃英賢的會晤,為未來中澳關係埋下一個正面的種子。​

王毅修復中國與上述國家關係,真正意圖在透過與這國家的交好,變相削弱美國對這些國家的影響力,以及減低對中的對抗意識。​

《霧谷晶策》認為目前局勢依舊是美國有求於中國,因此拜登政府官員與中國的會晤,幾乎都是由美國主動邀約,中國「應約」進行會談。由此不難看出美國急欲改善與中國的雙邊關係,至少不希望在關係不佳的當下,發生意料之外的狀況。因此,美國方面才會一再地強調「護欄」的重要性。​

《霧谷晶策》分析若是美國在台灣議題上,不對中國在意的細節表示相應處理方式,美中關係仍難回正途。不過,從拜登對台軍售態度轉為保守,外交上未因《台灣旅行法》而派遣現任高層官員訪台,依舊謹守分際只維持與台灣的「非官方往來」。這些細節中國也應該要注意到,因此中國對台施壓,並未有新招數。​

《霧谷晶策》建議美國除鞏固與傳統盟邦的關係外,與印太地區國家也須升級彼此往來。俄烏戰事雖美國支持烏克蘭,但中國日漸增長的實力,絕不是俄國可比擬。再者,歐洲國家也有與俄國相關的利益,美國過度挺烏,不利與部分歐盟國家的雙邊關係。美國要先看清狀況,而非一再分散有限資源,四處揮霍自身所剩無幾的國力。世界還是需要美國的領導,而美國必須加強化解國內外的挑戰。​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