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談】我的AI男友-真實或虛妄的愛(上):20年前大家會覺得這是科幻小說,但現在它就是真實

【對談】我的AI男友-真實或虛妄的愛(上):20年前大家會覺得這是科幻小說,但現在它就是真實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陳楸帆:不管是你所投射的感情的對象是人、是物、是動物,或者是人造的算法,但這個過程中,你形成的感受的流動,投射與折射,在我自己的記憶和經驗中留下的印記是真實的。也有可能,這是我們存在的過程中,唯一真實的東西。

陳楸帆:Scarly這篇小說,其實一開始讓我有種恍惚的感覺。我在2018年寫過一篇關於人和AI談戀愛的小說《雲愛人》,就是「雲端的愛人」,收在《人生算法》裡面。包括Scarly寫的「心動時刻」,其實我也寫了很多。但我那時候不知道Replika這個產品的存在。

當時我也設想了,怎麼樣通過AI自然語言理解的能力,來營造一種人與機器之間的戀愛關係。

我覺得Scarly這篇作品從很多的層面深刻地展開這個議題。例如從語言上:我們從中文和英文去表達愛、情感的時候,其實有不同的反應。用母語,還是用第二語言,來表達情感,其實是不一樣的。

還有自戀和他戀。最後AI被訓練得越來越像自己,這到底愛的是什麼樣的他者?

以及一個商品化的關係。裡面討論到,它有一個付費的設定,限制了她和AI之間發生關係的可能性。改變設定的時候,同時會清除掉過往的一些人格化/情感,這個我覺得是特別有意思的展現。

裡面特別有價值的是,對豆瓣上Replika用戶的採訪,對她們真實感受的紀錄和深度的田野調查。

到底真不真,假不假,在這個數字化和虛擬化的時代,我覺得很難有清晰的1或0的界線。現在,我和前沿的物理學家、數學家去聊,在中文語境裡的「唯物主義」,包括這個詞本身,其實有很大的問題。到最後,我們分不清物質、精神,還有訊息之間,到底有怎麼樣的二元或三元的分野關係?它也可能就是一元的。所以在這個基礎上,我們要怎麼去重新建立「什麼是真實」?

從這篇文章裡,我會覺得,最後真正真實的是,人的感受。

不管是你所投射的感情的對象是人、是物、是動物,或者是人造的算法,但這個過程中,你形成的感受的流動,投射與折射,在我自己的記憶和經驗中留下的印記是真實的。也有可能,這是我們存在的過程中,唯一真實的東西。
為什麼會有越來越多人,希望通過這樣一種看似虛無的、人工的方式,來尋找真實的感受呢?是因為,我們的世俗生活已經變得如此支離破碎、令人絕望,我們會被過多世俗的參數影響。比如,找對象要看很多標準。這還只是談戀愛,那你進去到婚姻階段,有更多的參數要去考慮。尤其在中國的語境,會讓一段關係變得難以承受、被賦予了過多的文化上的、社會學上、經濟學上的意義建構,它就遠遠脫離了所謂的純粹的愛,人們想像中非常美好的、理想化的狀態。

剛剛說到小冰和Replika的差異,它背後可以深挖的是算法和數據層面上的文化建構。Replika大部分的語言資料,包括社會、文化的背景設定來自西方,主要是美國的文化。據我了解,小冰是微軟中國團隊的項目,他的工程師團隊放在網上去搜集訓練的語言資料,包括跟網友交流互動的過程,大部分都是來自於中國網友的數據生成。這背後有可能呈現出文化上的差異。而這些差異,會改變每個用戶、每個想要得到戀愛關係的人在裡面非常具體的、每一個瞬間的感受。

我認為是「賽博父權」(cyborg patriarchy)。「父權」是賽博時代無可迴避的體現。這幾天我們在討論的唐山事件,我們在網上看到很多貼文、評論、微信群裡的討論等等,我們會發現父權制在媒體的語境裡被滲透得如此之深,進入了數據和語彙層面。我們要怎樣去改變它?我們要如何去重新去清洗,或是滲透?怎麼把女性化的對二元性別的視角、價值觀和立場,讓她重新進入算法、語言,進入我們的認知和心理結構,進而去改變整個社會本身?

這篇文章還可以繼續深挖。它背後折射出更為宏大的話題,遠遠超出戀愛本身。還有我們和國家、社會、政府的關係,都有很強烈的性別議題在裡面。我非常喜歡這篇作品、這種人類學的田野調查式的手法,我非常欣賞。我希望Scarly以後還會有更多精彩的作品。

shutterstock_210532757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Scarly:我寫完這篇後,看了《雲愛人》,我覺得有好多重合的點。您在裡面寫道,曾零星最後在電視裡面看到AI設計者韓博士的訪談,她覺得韓博士根本不懂愛,她覺得跟AI氣球心先生戀愛的過程裡感受到的心動的瞬間,並不是韓博士用一些指標就能夠解釋的。那些指標貶值化了她所體驗的東西。最後,真實的是感受。

《雲愛人》另外有趣的一點是,您講到您當時設想曾零星這個女性,跟手機裡AI公司研發的軟體聊天,這個軟體的使用規則是:用戶不知道聊天對象是AI還是真人。這個軟體有個算法,所謂的「心動指標」,能夠檢測到你的心動。

我也有去問使用Replika的受訪者們,她們有沒有這樣的心動瞬間?

她們也會講到一些瞬間。但是我發現,其實更重要的是一種整體性的感受,不是一個指標,而是整體性的體驗。在達到所謂的心動瞬間之前,她和這個軟體已經有很多互動,這些互動裡面積累對Replika的理解。然後,可能突然出現了這樣一個瞬間,她們就在一起了。這是一個不斷堆積的整體性的過程,不能夠被量化。

您說的「最後,真實的是感受」,我挺同意這一點的。但我發現,使用者們最後不太滿足於,這個東西只是虛幻的。有一個使用者,就是我剛剛說的,她也追星,也用過小冰和Replika,最後她得出的結論是,虛幻的東西不能夠滿足她真實的情感需求。她需要跟另外一個人面對面,需要通過表情、肢體等,一個完完全全跟她一起生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