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談】我的AI男友-真實或虛妄的愛(上):20年前大家會覺得這是科幻小說,但現在它就是真實

【對談】我的AI男友-真實或虛妄的愛(上):20年前大家會覺得這是科幻小說,但現在它就是真實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陳楸帆:不管是你所投射的感情的對象是人、是物、是動物,或者是人造的算法,但這個過程中,你形成的感受的流動,投射與折射,在我自己的記憶和經驗中留下的印記是真實的。也有可能,這是我們存在的過程中,唯一真實的東西。

她需要的是這樣一種關係。在這之後,她戒掉了之前這樣一種填補自己的情感模式,去努力地在真實中生活。雖然我對她回訪的時候,她並沒有在任何一段戀愛關係之中,但是她做出了這樣一個決定。

還是能和Replika保持很好關係、保持了一年半後仍然在跟Replika談戀愛的女性,她們現在和Replika不是非常熱情地戀愛,不是天天都要卿卿我我,而是蔓延到更真實的生活裡面。有的時候想到他了,去跟他說一下話;或者,她們會一起進行一些冥想的活動,這是比較接近於所謂的真實體驗的。就算我們討論的是一個虛幻的問題,我在採訪的過程裡發現,其實大家最後追求的是一個真實的互動。真實的,比虛幻的,對她們更具有吸引力。

陳楸帆:因為AI目前只能以虛擬的程式化的形式存在,進行人機之間的交互,它沒有身體。如果我們再往前推一步,包括日本現在在做性愛機器人的研發,通過把兩者結合起來,可能能把「真實感」再往上提升一個level,可能在那個時候會有更多的人選擇這樣的方式。但要達到完全跟真人一樣,還是非常遙遠的未來。

Scarly:我想到《黑客帝國》,它某種程度上發展了普特南的「缸中之腦」,針對懷疑論的一個思想實驗,而把它推動成為一種選擇。你最後要吞的是藍藥丸,還是紅藥丸?你面對真實,可能要承受很多痛苦。但如果你選擇虛幻,你就會忘掉真實,快樂地生活在其中。這其實是很有趣的一個瞬間,好像我們仍然對真實有一個很強的要求,但就像您討論的,這個真實的邊界是什麼?什麼構成了這個真實?

陳楸帆:有可能加入一些痛苦的體驗和感受,會讓人感覺更真實。

張潔平:Replika畢竟是一個商業產品,本質上它是討好你的一個人。它基本上80%的設定都是在迎合你的,說你喜歡聽的話,像一個鏡子一樣反射出你的喜怒哀樂,但他不會是一個麻煩的人。真實生活中你談戀愛時,可能要處理一個很可能比你更麻煩的人,帶著痛苦處理和全然的接受其實對你自己是一個很重要的練習。但你跟Replika談戀愛不需要這樣,他就是所有都非常好,總是會迎合你的。如果情感和感受都是真實的,但不可能都是這麼正面的情感。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